我在錦州教養院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7日】我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以後,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同時也懂得了如何做人的道理。1999年7月,法輪功被當權壞人迫害,我去了北京要說句公道話。結果回來以後,被非法勞教,送到錦州教養院。

在教養院裏,我吃了許多苦,每天幹活非常地繁重。2000年10月,法輪功學員被教養院「高壓」管理。從此以後,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一直都被體罰坐凳。2000年11月,教養院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二大隊。也許您在電視上曾經看到關於教養院的新聞,諸如:甚麼愛心轉化,樹立新人……可是我告訴你,這都是假的。我在教養院的親身經歷可以證實。

2001年2月上旬的一天,我被二大隊惡警楊廷倫從三樓騙到樓下(騙說我愛人來看我)。可是到了一樓才知道上當。在一樓的空房裏,我被七八個猶大圍攻。從此以後,他們白天整晚上整,沒完沒了。惡警想利用「車輪戰」打垮我,所以天天換人,死磨硬泡。後來惡警開始罰我站著,站了三四天時間。接著,他們又罰我蹲著,連續蹲了一天一宿一個半天。我承受不住了,坐在地上……惡警李松濤、馬勇過來使勁打我,李松濤把我的耳朵打得甚麼也聽不見。他們又取來電棍,對我進行電擊。之後我回到二樓。

在3月一天的上午,惡警李松濤突然把我叫到一樓,讓我把幾盆花搬到後院去(誘騙我去後院)。到了後院以後,他們就不讓我出來。在後院平房裏,惡警叫我念誹謗書,我不念。他們就把我弄進小屋裏,叫「四防」孫維臣、姜志鵬(刑事犯)把我銬在大鐵椅子上。惡警吳東手拿一根電棍,李松濤手拿兩根電棍。對我的頭部、頸部、前後心、手心及腳心等敏感部位進行長時間電擊。我感到非常地痛苦。從鐵椅子上下來時,我已經不能走路。被兩個犯人攙著回來。

我希望我的親身經歷能使更多的人明白,錦州教養院一直都在迫害學員。根本就不存在甚麼「愛心轉化、樹立新人」,只存在「酷刑轉化、樹立壞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