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州勞教院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5日】2002年12月,大法弟子王貴令在錦州教養院新收大隊,由於不穿犯人穿的馬甲,遭到四防員毒打(參與毒打的有叫尤偉的)。一名大法弟子張旋當時站起來喊:不許打人。就把另外幾個人拽到西邊一個小屋裏毒打。把張旋打得晚上翻不過來身,前身脊背劇痛。四防員拿腳往心口窩處猛踢;把他拽到大廳裏打得起不來,晚上睡覺翻不過來身,用床板子、警棍打。大法弟子在新收有的被關十幾天的、二十幾天的,時間不等,然後來被弄到二大隊。

惡警讓大法弟子戴上安全帽,然後他們用電棍電。一天,他們把一名大法學員弄到一間空房裏,擠到一個牆角,橫上一個桌子,一邊一個電棍恐嚇,晚上不讓睡覺,連續二十四小時,造成學員腿部嚴重浮腫,感覺好像站在針上一般,在這種情況下他承受不住,痛苦的違心寫了所謂『保證』。後來被弄到二大隊,十幾天以後,有幾個承受不住,出現撞頭的。

有一個偷盜的刑事犯叫郭有民的(可能是郭偉斌,外號郭老五,已經進教養院七八次了。)毒打迫害大法弟子最為嚴重,是四防員的頭。大法學員經常聽到樓上(半夜1、2點左右)毒打人的聲音和痛苦喊叫的聲音。李松濤(教導員)直接參與迫害最為邪惡,張春風(副大隊)直接參與迫害最為邪惡,楊廷倫(副大隊)、白金龍(大隊長)。

2003年4月30日,二大隊搬到教養院大院內,迫害方法是由幾個人把腿硬盤上,再用床單綁上,從早上8點30綁到11點30,中午吃飯後接著綁,有綁到16點、20點、21點、23點不等。

2004年正月,邪惡之徒逼迫大法學員寫決裂書,張旭東不寫,被弄到嚴管隊兩個多月,在嚴管隊其中有六天,每天給他把腿單盤上,然後用床單狠狠的五花大綁上,把腳勒到後邊去,從早上8:30──11:30,吃過飯後接著再綁上,直到16:00.張旭東再一次承受不住違心寫了「保證」。郭有民打郭金山脖子上(喉嚨上)九拳,被打後,郭金山閉不上嘴。

幾乎所有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學員都被綁過,最為嚴重的是劉萬勝,綁過後,完全走不了路,由兩個人架著。劉萬勝家屬到教養院要人,被送到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

義縣學員陶猛遭迫害幾個月以後才恢復走路。張旭東兩個多月以後才正常走路。

大法學員每天被逼聽誣蔑大法的錄音、錄像帶,誣蔑大法的書。暴力毒打、折磨,強迫決裂後,還逼練太極拳。(這屬於一個項目)

後期環境更為惡劣,各號與各號房間一律不許說話,環境十分嚴酷,當聽到(看到)半夜裏毒打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聲,當聽到攻擊謾罵師父又不能站出來證實法時,知道大法好,絕不能放棄信仰,又承受不住痛苦的折磨,違心寫保證時,那種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曹仲陽被調關到二房時已經精神不正常了,痴呆、總是一個姿勢,有時坐姿不動兩三個小時,有時哭,有時笑,手拿著饅頭誰要也不給,使勁攥著,有的時候連上廁所都不知道,大家照顧他。在這種情況下,邪惡之徒仍然繼續迫害他,逼迫他寫保證書。曹仲陽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總是寫一句話: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後來他們把曹仲陽關在一個小單間裏繼續迫害。

一次,大約5、6月份,邪惡之徒逼大法弟子出操。一樓是新收大隊,賈精文(賈文政)在新收大隊上廁所,看見大法弟子在操場上,把安全帽脫下,從廁所窗戶扔出去,高喊「法輪大法好」。四防員拽著把他不知弄到甚麼地方去了。

後期這裏被封閉得非常嚴重,去洗漱、廁所,一個室,一個室分開去,由四防員看管著,誰也不許跟誰說話。

一個四防透露:隊長讓他用棒子打賈精文(賈文政),說不打就不讓他再當四防員,讓四防員看管賈精文,用手銬子緊銬在床上,折磨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