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海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我是凌海市大法弟子,現年56歲。修煉前我一身是病:有風濕性心臟病、氣管炎(年年打針),還患有頸椎病、骨質增生、神經衰弱等病,苦不堪言。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所有的病都沒了,一身輕。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我如飢似渴的拜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懂得了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時時處處用大法來要求自己。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

可是,邪惡的江澤民流氓集團為了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地,竟然對這麼好的大法發動了邪惡的、非人性的迫害,尤其是,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導演了殺人的醜劇──「天安門自焚」造假事件,栽贓嫁禍法輪功,欺騙無辜的眾多的善良百姓,毒害了無數眾生。

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要把真象告訴眾生,為此,我也曾經歷過邪惡的迫害,也曾經有過迷失,一步步走到今天。

下面是我受迫害的親身經歷:

我在2002年4月中旬,因為看揭露「天安門自焚」的真象光盤被人舉報。凌海市分局的付良早上3點鐘就來到我家裏亂翻,翻到一個江邪惡迫害大法的像,並和幾個警察把我帶到分局。崔勇把我關在一間屋裏審問,對我罵罵咧咧。在分局我被關了三天,罰款三千元才被放回家。

2003年7月21日晚,我到新建樓去發真象傳單,下樓時被巡防大隊的王福金和另一名警察抓住,他們把我帶到了巡防大隊,給我戴上手銬。惡警王福金和康慶祿對我拳打腳踢加上罵。打了幾個回合,打累了才住手。辛青海、康慶祿和一個50多歲的穿便衣的警察到我家非法搜查,把師父像和真象圖片拿走,還拿了戶口本和鑰匙,又把我帶到巡防大隊。後辛青海和康慶祿用車把我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每天被迫下地幹活,我被迫害得身體虛弱,26日下午休克倒在地裏。幹活的人把我抬回了拘留所。管教用救護車把我拉到醫院。等我明白過來時,女兒正和分局局長商量要求放我回家,周保說:罰款一萬五千元,不拿錢就判刑。孩子嚇得背著我把賣房錢拿去不夠又借外債給了惡警,才放我回家。這還不算完,他們又把我交給錦州政法委處理,經研究為了照顧我丈夫腦血栓病監外執行一年。

2004年9月22日上午在公園向人們講真象,突然一個巡防大隊的警察過來惡狠狠的抓住我,把我按倒在地,然後騎在我這個60來歲的老太太身上。一手按住我,一手打手機叫來警車把我綁架到分局。崔勇叫劉隊長審問我,劉隊長對我連打帶罵一陣。不知他寫些啥,叫我簽字,我不簽。他們就用車把我拉到家裏亂翻。有崔勇、付良、劉隊長,把護身符和明慧資料拿走,又把我拉到分局。由於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上車、下車全是他們在地上拖著,他們又一次把我送進拘留所。

到拘留所,我就開始絕食抗議,我在心裏發出純正的一念:我沒有犯罪,這裏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講真象救度眾生。絕食第五天,突然昏迷、半身麻木,醫生怎麼扎針也不動,他們就把我送到醫院,然後找分局來人看著,分局來人一看我皮包骨、臉蠟黃,通知我家人一聲就走了。

我悟到這是我不配合邪惡,師父給我演化出來的病態保護了我。我要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努力做好,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最後想跟參與迫害的警察們說幾句:

參與迫害的警察們:你們也是受害者,我們之間沒有仇和恨,是江澤民的邪惡謊言使你們迷失了心竅。你們趕快懸崖勒馬吧!難道你們真的善惡不分了嗎?不要再為邪惡賣命了,不要被眼前的蠅頭小利所誘惑,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善惡有報是天理,醒悟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