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海市看守所惡警暴行:特等勞模遭毒打、指甲被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9日】自九九年七月份以來,與全國各地其它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我們地區的法輪功修煉者及我個人,都受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無理鎮壓和不同程度的迫害。我個人也受到嚴密監控。他們在我的住處設保安小組,醫院專門設值班人員早晚夜間看守,門前蹲坑,夜間常有警車在門前停著,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身份證被吊銷,強迫按指紋、寫三書,各階層官員找我,我的家庭成員都很緊張。四年多沒有過平安的日子,稍一動就被舉報,下鄉看病時,在各村、屯都被人監視、跟蹤。邪惡之徒把一個修大善大忍的好人當成了壞人來嚴密看管。一次,功友王忠民剛從勞教所回來,第二天,因鄰居來看病,趁機只說了幾句話,剛回到家,派出所的人就找我,厲聲厲色地訓斥。還有一次更可笑,雙休日,我騎車到二十里地外接孫子去,邪惡之徒知道了,馬上派專車後面追趕。

2000年春,聽說要召開人大會議,我們幾人準備聯名簽字,把法輪功修煉者的心聲通過信訪的方式,合理地交到當地市人大,就在2月28日當天,派出所把我們四人扭送到市看守所,無理拘留23天。在此親眼目睹了法輪功學員在人間地獄受到的酷刑。

我們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飲食,一日三餐玉米麵窩頭,喝的帶有幾片菜葉,沒有一滴油的鹹菜湯,吃不飽,還要幹超負荷的挖魚塘勞動。正月的天氣,正是嚴寒,邪惡之徒挑選他們認為最堅定的十七名法輪功學員給以『特殊』對待,連續五個晝夜在外凍著,白天在陰暗處坐著、站著、跑步,看到有睏意的學員,邪惡之徒就往其脖子裏澆涼水,歲數最大的有63歲的,惡警揚言讓這些人都感冒發燒。

這裏最邪惡之徒是所長叫王洪余,外號王大巴掌,最狠,經常打人,打過多人,包括打六十三歲的老太太,他對民辦教師吳豔秋打的最狠,一次連續打幾十警棍,累得自己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學員吳豔秋雖遭受最大酷刑,卻慈悲地對別人。打後,親眼看過其人的傷勢,背部、腿部……整片淤血,紫黑色,高度浮腫,多少天不敢走路。還有對王忠民及對雙羊初中陸老師的毒打、灌濃鹽水,戴手銬,夜間綁在電線桿上凍著。還有個叫朱志潔的所長帶一個姓李的胖子對錦州市特等勞模李剛的毒打,慘不忍睹。李剛回屋時,手指甲被惡徒用打火機燃燒,看後的人皆泣不成聲。(所長王洪余現已退休,宅電:0416─8120884)

管教范會計敲詐勒索進到那裏人的財物,全部沒收,據為己有,所有的人都很氣憤。

2000年10月,雙羊鎮政府、派出所舉辦一次強制洗腦班,搞人人過關,二十幾人,十餘天,強行逼迫寫『三書』,罵大法師父,罵大法,直到寫『三書』才放回家。對我個人的處罰,先是開除黨籍,後又改留黨察看和經濟罰款等。

幾年來,我因修煉法輪大法,曾遭到縣、鎮、街道、單位、派出所幾十次無時無刻的騷擾,我的妻子、兒女、親屬痛苦不安,成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憑我個人能力、事業,我的家庭應該過著平安、充足的生活,而我卻失去了這一切,這是江氏集團執政以來對法輪功鎮壓造成的,我只是千千萬萬受迫害大法弟子中極普通的一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