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年十一月,八位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其中,黑龍江省和吉林省各三例;甘肅省和新疆自治區各一例。女性法輪功學員有五位,佔百分之六十二;五十歲以上的老年人有三位,佔百分之三十八。

八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迫害致死在二零零六年的一至十一月期間,有四人被迫害致死在剛剛過去的零六年十一月。明慧網資料顯示,二零零六年一至十一月期間,至少一百五十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證實。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七年多以來,二千九百九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突破中共嚴密封鎖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

從這些迫害致死案例中可見,中共至今還在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中共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處仍然非法關押著大批法輪功學員,並對他們進行喪盡天良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的惡性事件還在持續發生。

部份近期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

自二零零六年八月起,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再次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李桂芹與丈夫付志明同時被正陽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抄家,遭到各種酷刑折磨。警察逼迫李桂芹出賣同修,她堅決抵制。五天後的九月九日李桂芹被迫害致死。李桂芹的丈夫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市看守所遭迫害。

新疆阿克蘇法輪功學員曹愛華,曾因患乳腺癌割去一側乳房,一九九八年夏天修煉法輪功時,剛化療完,頭髮幾乎全部脫落,體重不到八十斤。煉功只一星期曹愛華 就強烈的感受到身體在淨化,在康復。作為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曹愛華堅持向公眾講清真相,卻因此多次遭到非法關押、勞教。曹愛華的母親曾跪在公安面前哭訴女兒煉法輪功身體受益的巨大變化,要求他們不要勞教她的女兒;她的丈夫在她被非法勞教期間,每月都跑上千公里外的勞教所看望她,他知道是大法給了妻子第二次生命。二零零六年夏天,曹愛華再次被公安綁架,並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送往新疆兵團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僅僅兩週曹愛華就在新疆兵團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劉永春,男,五十二歲,家住甘肅省武威市柏樹鄉柏樹村六組。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劉永春因發真相資料和粘貼大法標語,被武威市國安大隊惡警陳豐剛及同伙 綁架、毒打,隨後被武威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在蘭州大沙坪監獄。獄警何理慶叫嚷:「別人都不打,專打法輪功,往死裏打!」並指示犯人毒打劉永春,多次 用電棍電擊其全身,好幾顆牙被打掉。二零零四年及二零零五年,劉永春先後被轉到武威第三監獄和酒泉監獄。監獄方面利用各種邪惡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摧殘。迫害手段包括:開水燙、煙頭燙;用爐鉤子打、燒紅的爐鉤子燙;活兔子塞到褲襠裏讓兔子又撓又蹬;銬住你讓你站不起來、蹲不下去;扭住胳膊、按住脖子 往牆上撞等等。法輪功學員經常被打的滿臉鮮血、滿頭青包,身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不「轉化」就一直不讓睡覺。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酒泉監獄突然打電話通知劉永春家人,聲稱劉永春十一月三日「生病」死亡。家人去後,監獄方面只許家人遠遠的看了一下頭面,頭部以下不讓看,也不允許家人接近遺體。

三十六歲的楊洪權被活活折磨致死  留下沒有生活來源的老母親

楊洪權,男,三十六歲,吉林省人,生性善良、憨厚,九八年年末與妻子一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楊洪權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多年的 腰腿痛也不翼而飛。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開始了。楊洪權本著向政府澄清事實的心,準備到省政府上訪,可是走到半路被公安攔截,並被非法拘留在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楊洪權到北京上訪,被天安門警察毒打的頭破血流,後來被押送到門頭溝看守所。那裏的惡警把他綁在椅子上進行野蠻灌食迫害,直到楊洪權暈倒才釋放了他。回家後,他經常遭到騷擾,逼迫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三年,楊洪權再一次被延吉市國保大隊綁架,被毒打、被用木板刮肋條骨、拽著頭髮將他掄圈兒,邊掄邊打、被用塑料袋套住頭部窒息,看人快不行了就鬆開一會兒,然後再反覆套……

二零零四年二月,楊洪權又被綁架,在延吉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不僅失去人身自由,甚至失去了大小便的權利。

楊洪權經歷多次的身心摧殘和酷刑折磨後,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並患了尿毒症。在得知妻子在勞教所被迫害的出現精神障礙而勞教所還拒不放人時,楊洪權落淚了,身體每況愈下,於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留下了沒有生活來源的老母親。

滅絕性迫害政策下 林世雄被剝奪了一切直至生命

林世雄,男,四十六歲,原吉林省延吉市三菱汽車修理部經理。林世雄原本有屬於自己的事業和幸福的家庭。但是在中共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性政策下,他被剝奪了屬於他的一切。

迫害之初,林世雄為法輪功和平請願,給延吉市市長寫了封公開信,卻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被釋放後,林世雄繼續給世人講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延吉市國保大隊在延吉看守所非法關押林世雄長達兩年後,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給他判十三年重刑,送到吉林監獄繼續迫害。期間,他被迫放棄一手建起的工廠的經營權,被迫跟妻子離婚,被迫放棄孩子的撫養權。

長達七年多的迫害給林世雄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林世雄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在他患有嚴重肺結核時,吉林監獄方面仍不肯釋放。不久林世雄的病情急劇惡化,生命垂危,吉林監獄方面不得不在林世雄家人的擔保下釋放他。

回家後,吉林監獄方面和延吉市政法委系統的人員,依然沒有停止迫害,經常騷擾恐嚇他。林世雄根本沒法在家裏安心養病,終於二零零六年在十一月二十日左右在家中去世。

歷經摧殘 黑龍江穆稜市醫院護士沈景娥含冤離世

沈景娥,女,四十五歲,原黑龍江省穆稜市醫院護士。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轉淋巴癌已經做了兩次手術,右側乳房切除,右側淋巴摘除。醫院給她下的結論是:最多能活三個月,沒有再治療的價值了。

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終結的時候,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觸了法輪功。她知道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她非常堅強,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月、 兩個月、三個月……她堅持煉下來。醫院給她的死亡期限早已遠遠的超過了,她不但沒有倒下,而且身體在一天天的好轉。手術後的刀口平合了,飯量增加了,精神 頭也來了,完全沒有了昔日的病態。

她要把大法介紹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受益。於是,她和同修一起到穆稜、共和、河西等許多地方洪法,把神奇的大法洪揚光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開始瘋狂打壓。她仍然堅持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並向親朋好友介紹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的一天,惡警找每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問煉還是不煉,煉就抓。她被抓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堅持煉功,惡警們強行讓她和其他三位女同修一 起在露天水泥地上「打坐」。戴著手銬、戴著四十八斤重的腳鐐,穿著薄絨衣、絨褲,在地上坐了兩個多小時,天上飄著輕雪,惡警孔慶增、王永安、看守所所長耿忠賢、管教葉某在走廊裏看著她們。在看守所裏關了幾天後,她因絕食身體非常消瘦、虛弱。看守所政保科向她母親勒索金錢後才將她釋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因在體育場參加集體煉功,被穆稜市公安局政保科孔慶增、王永安等人綁架。在看守所,她因拒寫「三書」同另兩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臨走時,孔慶增向她家人索要一千五佰元錢)

因雙合勞教所拒絕接收她們,六月二十七日又將她們送進牡丹江四道勞教所。在勞教所,她們齊聲背法,惡警就用膠帶纏她們的嘴,打她們,拿電棍電她們,將她們手腳綁在椅子上。

沈景娥住的寢室對面是男寢室,她在寢室煉動功,正煉抱輪時,惡警不讓煉,她仍堅持,惡警將她褲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煉功時,惡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潑;拽開衣領往裏倒冷水。打她、罵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屢見不鮮。

兩個月後,由於她絕食反迫害,勞教所將其退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進京請願,被惡警從北京綁架到八面通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又一次絕食反迫害後被釋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八面通公安局逼迫所有大法弟子踩法輪功師父的像,不踩就抓。她堅決不踩,還把惡警放在地上的師父法像從地上撿起來,抱在懷裏,因此又一次被綁架到看守所。四月份她再一次絕食反迫害,闖出看守所。

她本人遭到迫害的同時,邪惡的魔爪又伸向了她的家庭。她丈夫單位的領導找到她丈夫,讓其與她離婚,以此來威脅她放棄修煉。在單位的施壓下,丈夫與她離了婚,原本美滿的家庭被強行拆散。

五月三十日,她在家中躺著,由於多次被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消瘦。當孔慶增等幾名惡警到她家時,她大聲喊著,不去看守所,惡警們將她抬上汽車。之後的一段時間,她幾進幾出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她在下城子鎮梨樹溝村做真相資料時,被下城子鎮惡警綁架。這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她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

在集訓隊,她因堅定自己的信仰而被關進小號,小號冬天沒有暖氣,一天兩頓玉米麵粥,而且給她上了背銬,整天不給打開,上廁所都不能去。後來有學員去看她, 發現她跪在鋪板上,頭貼在鋪板上,雙手背銬在身後,一動不動,大便也便在了褲子裏,已經是昏迷狀態。經法輪功學員的再三要求,才將她送進醫院。

監獄對她的迫害仍沒有停止。惡警指使刑事犯人經常毒打她,多次打的她大小便失禁;給她上大吊(將雙手背後吊起來,雙腳離地);多次下胃管灌食;不讓她睡覺……。

一次給她上大吊時,剛吊上她就昏死過去了,將她放下來,她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而且雙目失明。惡警經常讓她整天站在洗漱間(水牢)的通風處凍她。她在那裏站著,唱著感人的歌:「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無論是學員還是刑事犯人,聽到她的歌聲,都流下了感佩的淚水。

熬過了漫長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殘,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終於回到家鄉。但她的身體已極度的虛弱,每天只有少量進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 十分衰竭;政府不給退休金,生活得不到應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懼的陰影中。沈景娥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離開人世,時年四十五歲。

*  *  *

中共和江氏集團發動的這場對信仰「真善忍」的無辜善良民眾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是對全人類道德良知的挑戰。七年多過去了,法輪功學員在巨大的承受中,始終平和理性的告訴世人這場邪惡迫害的真相,呼喚良知。任何具有正常良知道德的人,都不會對這種褻瀆人性的虐殺沉默和容忍。現在愈來愈多的正義人士正在加入到解體中共邪靈,制止迫害的行列中。願所有想為自己的良知負責,為自己生命負責的人們能夠冷靜思考,順應天意,唾棄中共,共同結束這場罪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