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大法弟子李廣芹在獄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自九九年夏天開始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鋪天蓋地,全國各地大法弟子走出去上訪、證實大法,正邪的較量驚天動地。

濟南大法弟子李廣芹為了使更多大法弟子能進京證實大法,7.20之後,就曾在一天內包了四輛大客車和五輛出租車滿載150人浩蕩進京證實法。當地的惡人並沒有發現他們的行動。

150人分赴北京,有的到了目地地,有的在中途被惡人堵回。李廣芹和幾個同修在離北京50公里的古安被截回。截回後有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歷城看守所,有的被送到劉長山看守所。

在劉長山看守所搜身時,李廣芹趁惡警不注意跑步把一本《轉法輪》送進了監室。在無書可讀的牢房,這部寶書在各個監室的弟子中爭相傳閱,使許多許久沒有讀到大法的大法弟子都讀到了這本書。邪惡雖幾次搜監,都沒有查出。惡警幾次問李廣芹送進去了甚麼,得到的回答都是「無可奉告」。

李廣芹和大法弟子們要求回家,抗議非法關押。惡警把李廣芹的上衣全部剝光,她就在走廊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破壞大法天理不容!」長達二十分鐘。惡警把她拖倒,她繼續喊「法輪大法好」。一個穿大皮鞋的惡警狠狠踢她(不久那個踢她的惡警遭了報,大病了一場)。

在所謂「轉化」班裏,歷城區大法弟子由於煉功被惡警揪到走廊上罰站幾個小時。李廣芹和幾個大法弟子手挽手去向惡警要人,結果惡警雖然放了人,卻把李廣芹等六人又送到歷城看守所。惡所長對她們又踢又打,並把李廣芹和一個同修鎖在樓梯口兩天兩夜;兩個同修被鎖在樓梯大柱子上(手銬不夠長,是把兩副手銬接起來銬的);另外兩個同修被關進50公分高的籠子裏長達30個小時。

為了爭取學法煉功的權利,李廣芹和部份歷城區弟子開始絕食。幾天後看守所所長只好說,如果煉功,幹警可以裝作看不見。當然邪惡從來是說話不算數的。大家學法煉功時,惡警還是不斷騷擾。於是學員就喊:「法輪大法好」等口號抵制惡警的破壞。一個月後,李廣芹等人又被送到了「轉化」班。

因李廣芹堅持修煉大法,被惡警送到漿水泉山東女子勞教所迫害。在三年的勞教迫害中,李廣芹由於對正法認識不足,一度配合了邪惡,走了彎路。回到家中,李廣芹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她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甚麼,覺的心中無比開朗。師父在正法,要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弟子要助師正法,就要徹底否定舊勢力和邪惡的迫害,她從新回到大法之中。

學習師父的新經文,李廣芹逐漸理解了正法時期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她心潮起伏,她想師父從地獄中把我撈出來,是偉大的宇宙大法拯救了我,而大法蒙難時,我怎麼能坐在家裏不出去呢。我怎能不到北京去證實法呢。她決定到北京去完成幾年前的夙願。

李廣芹又一次背著材料走到天安門。在廣場上她向警察講大法被迫害的事實真相,她把材料送到警察的手上。那些警察很不解的問她:「你這樣做為了甚麼?你不怕勞教嗎?」她說:「我就是要告訴你,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不要迫害他們,你們如果不改正做惡的習慣會遭報應的。我還告訴你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你不要幹壞事了。我敢這樣做,是因為我把個人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李廣芹又一次被送到山東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半。

一次,惡警兇惡的訓斥一個剛被非法關進來的大法弟子。李廣芹想,要支持這個弟子,於是她就喊:「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法輪大法是正法!」許多的同修也跟著喊。這一下,黑窩震動了,惡警氣瘋了,就用寫小結的辦法整參加抗議的大法弟子。由於大家不寫,惡警企圖把一個學員帶走,於是李廣芹把這個同修護在床上,使惡警不能達到目地。惡警們就又叫來兩個男警察把李廣芹和這個同修揪出去關進了小號。李廣芹在暖氣上被銬了三天三夜。惡警對李廣芹說:「你要遵守所裏的紀律,我們就可以放你。」李廣芹說:「我們沒有犯法,你們把我們關起來,你們是犯法的,我不能遵守你們這些邪惡的紀律!」所以在整個關押期間,當李廣芹一聽到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就立刻高喊:「破壞大法天理不容!」這次,惡警又一次把李廣芹銬了十一天,在這中間,惡警非常不解地問李廣芹:「這又不是你的事,你為甚麼多管閒事?」李廣芹告訴她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你迫害任何一個大法弟子就是迫害我。」一般人銬到四天就受不了了,所以在第四天惡警找李廣芹談話,要求她悔過,但是李廣芹沒理她們。直到第十一天,才把她放了。

一次,惡警又逼大家寫所謂的「改造小結」。李廣芹在小結上端端正正的寫了「法輪大法好。」惡警劉端芹對她拳打腳踢,在毒打過程中,李廣芹不停地喊「法輪大法好!」劉端芹把她的嘴用膠帶纏了三圈後,抓起她的頭髮往牆上撞。最後惡警累了,又把她銬在小號中6天。一次惡警劉端芹當著許多大法弟子的面揚言:「你們都是社會渣滓!」李廣芹立刻駁斥她說:「你們才是邪惡的,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不是來給你做苦工的。我們才是真正的好人。」劉端芹氣壞了,把李廣芹關在一個沒有暖氣的房間裏,李廣芹的腳被凍得淌水,但是李廣芹還照樣給警察講真相,談法輪大法是正法的道理。

一次在惡警逼寫小結時,李廣芹由於照樣寫「法輪大法好」被關了小號,由一個在押人員看著她,每天從早六點銬上,下午二點放下來,下來就讓她坐在水泥地上,共銬了九天。看的人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們這樣對待你,太殘酷了,我看了心裏很難過。這種形式是不對的」。她拿給李廣芹看時被惡警發現了,就命令這人寫檢查,並且給此人加了期。九天下來,李廣芹抵制邪惡迫害,照樣義無反顧的去證實法,就又被關了兩個月小號。

李廣芹就在勞教所的種種酷刑中度過了勞教所中兩年半的時光,出所時她一個字也不給邪惡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