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惡警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3日】在這近兩年中,那些批著警皮的江氏流氓集團的打手對我施行的種種卑劣、惡毒、下流手段,給我帶來了巨大的身體以及精神上的痛苦。

2000年十月我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被當地派出所以所謂的「利用××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刑拘後,又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即章丘市官莊鄉勞教四所,勞教二年。其間,當地公安以捏造我有「心臟病」為由,非法索取我340元體檢費。我本人根本就沒有此病。

當時我被關在四大隊,有一天晚上,突然幾十個惡警每人手中拿著兩根電棍對全所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看到誰仍堅持信仰,惡警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拉出去用電棍電。當時,它們往我臉上、身體兩肋及背部電,一群惡警電的我順地打滾……第二天,它們把我兩隻手銬到背後,拽到專整大法弟子的地方,把我的手銬到椅子上,一腳把我踢倒地上,我的兩腿被惡警踩著,它們又扒下我的襪子,用電棍往我的兩腳、兩手等處沒命的電著……

四大隊的惡警徐大隊長對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實行強制性體罰、長期剝奪睡眠不許睡覺、洗腦等辦法進行摧殘迫害。

2001年臘月初八,惡警把我叫到陰冷的儲藏室,不分晝夜的叫我站著,不許睡覺,就這樣迫害我一連十三、四天。我的腿、腳都腫了,上廁所走路都得慢慢的往前挪,半天兩腳才能移動一點,不能下蹲,甚至兩腿連上廁所的台階都得用手抬著腿,扶著牆配合著上。疼痛是難以形容的。

臘月二十九吃過晚飯後,惡警帶來十來個被洗腦的人,其中一人問我「你知叫你來幹嘛的?」我回答:「不知道。」冷不防對方一腳把我踹倒在地上。我當時跌倒後腦袋著地。等我吃力的爬起來時,它們又把我踹倒在地,來回這樣踹了多次。它們一人拽我一隻胳膊,把我的衣服脫到上身只剩內衣,下身一絲不掛,還有意的把窗戶打開故意凍我。

我被這些惡徒們按到桌子上,兩個胳膊被惡人按著,往我身上沒頭沒臉的毒打,打得我喘不過氣來,就這樣被它們打了老長時間,強迫我寫咒罵大法的決裂書。我堅決不寫,它們就拿鞋往我的臀部長時間的輪流毒打,直到奄奄一息時才罷手。它們又強迫我寫,我不寫,它們又這樣毒打我。我疼得身體一抽動時,它們失去了人性的說「還知道疼,使勁打!」

之後拿竹劈子抽打我的左手臂,打得腫起來很高,直到又青又黑。它們見這樣殘酷對待我都不見效,就軟硬兼施。惡警叫它們給我長時間下跪不起,其中一個惡人邊往我頭上、臉上狠命的打、揍,一邊嘴裏不乾不淨的辱罵著我。就這樣折騰一夜到第二天天亮,把我的下頜、耳朵、肩、背部都打腫了,眼皮被揪的腫了起來。它們在我耳邊有意講著「再不寫就找社會上的流氓強姦」等下流污穢的話語。我的臀部被打得腫的老高、變形了,過了一個月才消下去;頭部被打得一年多才漸漸恢復不疼。

幾天後惡警把我叫到她辦公室裏,把我銬在椅子上,打罵、威脅,後來把我拽到廁所,兩手反銬到窗戶上,腳後跟離地只能腳尖著地,一直銬到晚上,我的手背銬腫了。惡警在打開手銬時,藉機用鑰匙把我腫了的手背劃破。我的胳膊、手全都失去了知覺,不知道動,右手中指指尖長時間才能動一下。

它們又耍了一個更毒的點子,往地上潑冷水,把我一隻手銬在水管上,一手銬在窗戶上,背靠牆,銬了三、四天。

惡警說實行所謂的半軍事化勞教管理模式,走路叫犯人走直角。我們煉法輪功的根本沒有觸犯任何憲法,不是犯人。我不聽從它們的任何指使,惡警就指使惡人拽我的胳膊、腿,把我拖到地上來回的拽,從這個屋拽到那個屋,甚至從樓上拽到樓下。我的羽絨服撕爛了,扣子掉了,鞋也磨爛了。有次惡警把我從樓上打到樓下,威脅、恐嚇我。有時叫我罰站十八、九個小時,有時一連幾天。

有次惡警給被洗腦的開會,強迫叫我去,我不去,惡警指使惡人抓著我的胳膊、腿就拉,幾個惡警用腳踢,把我踢倒在地上,從這屋打到那屋,有一個惡警一腳猛踹在我的肋骨上,我差一點被踹過氣去。我的身子半天才能慢慢的移動,它們這才罷手。過後它們把我叫到一間屋裏讓惡人看著我,強制給我洗腦,讓我一站十幾個小時,不讓我吃飯,過後又叫吃飯反反復復,就這樣威脅、恐嚇,折磨我。

勞教所惡警滅絕人性的使盡一切手段來摧殘我們這些堅持信仰的人。其中一個五大隊大隊長叫曲秀英,表現更為肆虐。她表面對我們溫和、面帶笑意、問寒問暖,背地裏卻經常指使著刑事犯人、被洗腦的猶大幹盡了見不得人的壞事,現舉例一、二。

2002年春節前後,惡警曲秀英見我不向它們妥協,便使出了新的招術。不知道它們究竟往毛巾、肥皂、衛生紙、洗頭膏上加了甚麼,只要用毛巾洗臉,臉上如千萬隻小口子裂開似的疼,肥皂洗完頭髮後,頭髮粘到一起再也分不開了,衛生紙有股刺鼻的味,一聞到此味,口裏就禁不住的流口水,肚裏會產生氣體,不多會兒就止不住的從口裏吐出一大口水。洗頭膏洗頭,會大把大把的掉頭髮。我也不知道它們到底加的甚麼藥,在這之後我每天嘴裏會吐出一些血絲來。

我決定以絕食的方式抵制它們對我施行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我絕食多次,它們曾把我送到淄博當地精神病院和濟南一家精神病院參與迫害。在濟南精神病院裏,醫生給我掐人中時,威脅、恐嚇我說得給點刑罰。來回途中,它們把我的一隻手與另一惡警銬在一起,途中它們怕被路人看到對我的迫害、掩蓋它們的罪行,被銬的惡警另一隻手捂在我的銬子上。回來後,它們把我兩手銬在背後,別在椅子上,踩住椅子,按住我。一個惡警說用我的錢買來奶粉、衛生紙灌食用。它們把管子從鼻孔插進胃裏去,灌的不是食物而是藥。

當時我的口裏就止不住的往外吐大量的粘乎乎的東西,它們用大量的衛生紙堵住我的嘴也不管用。它們把我銬在廁所裏,把我按在抬來的一張床上,一隻胳膊被按在頭斜上方,另一隻胳膊在斜下方,兩腿都用帶子綁住,固定在床頭上,身上裹了幾層厚厚的白帆布,插進胃裏的管子一直沒拿下來,它們還往我的眼裏滴甚麼藥水,往我的嘴上塗甚麼藥。嘴就好似裂口子似的疼,張不開嘴。灌進嘴裏的水在脖子裏好像脖子裏有甚麼東西擋似的。

我被它們迫害的快奄奄一息時它們還不罷手,直到兩天後,才把綁我的繩子全鬆開。這個時候它們還不叫拔管子,我冒著危險拔出了管子,這時管子頭已發黑了。那種灌食時的極度痛苦和窒息的感覺現在我想起來都不寒而慄。

我終於本著那顆對真理堅定無比的心從那樣邪惡的環境中堂堂正正的提前幾個月闖了出來。在此我鄭重的呼籲全世界所有有良知、善良的人站在正義這一邊共同地抵制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請千萬記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