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超時奴役致昏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6日】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我病魔纏身常常為治病費用發愁的時候,我喜得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我的病全好了,並按「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幹甚麼事情,首先想到別人,不給單位找麻煩;當別人對我不公時,我都要找一找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好,並誠懇的對人家說是自己做得不對,同事們都說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有一天,單位領導找到我說「國家不讓煉了」,我非常不理解,這樣好的大法為甚麼不讓煉了呢?於是我上北京想對政府部門說一說「法輪大法好」,他們不讓我說,在2000年11月3日,把我送王村(後遷周村)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

在那裏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在那裏強行超時勞動,佔用休息時間,有許多人被折磨得犯心臟病,血壓升高,疲勞過度。由於我長期遭受迫害,血壓高,心律過緩,一次心跳只有34次,休克昏死過去,這樣惡警肖愛華(管教科長)還說我「抗拒改造」。當時在場的人都為我哭了,說人都要死了,還這樣對待。

為了強制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惡警每天罰我們坐小板凳十幾個小時,臀部坐出了大血泡,不讓上廁所(用臉盆當便盆),體罰,不讓睡覺,洗澡等多種手段,強制洗腦。我們堅持背法,背經文,煉功,惡警們就從社會上叫一些地痞無賴手持電棍,衝進寢室見人就亂電。我們上訴要求無罪釋放,拒絕晚上看誣蔑大法的電視,惡警王所長、肖愛華叫來社會上流氓對我們瘋狂施暴,把堅定的大法弟子從寢室一個個拉到走廊用膠皮棍打,電棍電,電敏感部位、私處。堅定的大法弟子當場被拖到四樓反銬在窗戶上、椅子上,用高壓電棍電;浮萍、唐會仙、莊如萍三位大法弟子的手心、腳心、臉、嘴、胸部都被電擊。韓秀花說一句:「他們都是好人。」就被拖到四樓綁在椅子上,電手心、臉和四肢。那一年冬天,她胳膊被電得起大血泡,破了流濃血,不能穿衣服,凍的傷口爛糊糊的,這樣還要拖著走「軍姿」,每走一步,膿血就向外滲,鑽心的疼。

唐會仙、莊如萍被反銬在椅子上,當場電的大小便失禁,尿在褲子裏。惡警還威脅說:「如果把打你(受迫害)的事說出去就加期。」一個叫劉慧芳的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折磨得精神失常。50多歲的老太太劉學勝不放棄修煉,絕食抗議關押,惡警們把她靠在鐵椅子上坐在水泥地上不讓睡覺,灌食。灌食加進藥物,強迫吃,她被迫害得雙目幾乎失明。一次我看經文,被大隊長王某和一個惡警科長李某用拳頭打我胸部、臉部、頭部,打得我頭暈幾乎倒下,還用大拇指粗的鋼筋爐鉤子抽打我的臀部,使肌肉壞死黑硬一年多。惡警們執法犯法,對探視人拿來的東西收為己用。

在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天天有法輪功學員被打、電、灌食,不讓睡覺等多種迫害手段,強制洗腦。一個按照真善忍做事的這麼一個善良的團體卻在勞教所黑窩裏被殘酷折磨。以上所寫的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殘酷折磨和迫害的一點證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