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修自己 迫在眉睫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下面將我們小區幾名同修在面對面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過程中的一些做法簡要的與同修交流,總結經驗,查找不足,以利救度更多的眾生,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同修A:此同修最大的特點是,持之以恆,善心相救。從零三年五月開始,她每天都要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每次出去之前都注重發正念,前兩個小時的整點敬請師父加持,正神相助,將有緣人引來,與自己接觸,同時正念清除所到空間場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叫自己修好的神的一面發揮最大的作用;並喚醒所到空間場範圍之內所有的眾生:你們明白的一面趕快清醒吧,我師父叫我救你們來了。

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不論嚴寒酷暑,不論時間早晚,不論路途遠近,不論對像何人,持之以恆,從不間斷。為了與有緣人接觸,給做生意的人講真相,經常買些家裏不很需要的東西。不論何時何地,只要遇到有緣人,便主動搭話,問寒問暖,熱情相助。遇到買菜的,就幫其選菜;遇到拿東西吃力的,就幫其送到家裏;遇到冷天沒戴手套的,就把自己的手套送給對方。她還將家裏的舊衣物及其它廢品都送給撿破爛的,等等,她的一言一行都體現了大法弟子的真誠、善良。這些有緣人得救了,明白真相的人們一再道謝,她真誠的說:「不用謝我,你感謝我師父吧。」

在講清真相中,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她都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用善心救度著被謊言毒害的每一個有緣人。不管是受毒害深的,還是受毒害淺的,她都以善相勸。救一個是一個,不執著數量,只注重過程。救的多不歡喜,不顯示;救的少,不灰心。她相信,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好自己,就沒有救度不了的有緣人。三年多來,不知有多少眾生在她的慈悲與正念中得以救度。

同修B:這是一位六十五歲的老年同修,只念兩年書,基本沒有文化。她慈悲純淨,心無雜念。開始勸「三退」的時候,她不知道如何講,急的直想哭。後來她反覆聽「九評」錄音,並經常與同修交流,在法理上有了明確的認識。只要自己有一顆慈悲的救人之心,師父就會給弟子開啟智慧,有師在,有法在,只管去救人。文化低,不會說,不能成為阻礙救度眾生的理由,只要心純,那無量的慈悲就會打入世人的微觀。

經過一次次的磨煉,她現在已輕車熟路了,在師尊的加持下,經常是三言兩語幾句話對方就退了。明白真相的世人,有的握著她的手表示感謝,有的在眾人面前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一次,她遇到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扛著五十多斤蘿蔔,累的呼呼直喘。她便幫忙把蘿蔔扛到家,路途有一百多米遠。婦女感激不盡,並激動的說:「你真有勁。」她說:「我是學大法的,原來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骨質增生,走路非常艱難,幹不了活,精神還不好。學大法後,一切都正常了。」這婦女不但退了,還真誠的說:「大法這麼好啊,那我也學。」

還有一次,她發現有十多個外地的民工在修路,便從家裏拿了黃瓜、西紅柿和水給他們送去,同時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三退」真相。結果十多個人都退了,大家爭先恐後的感謝師父。

一次在菜市場,她這邊講三退對方退了,而那邊也喊上了:「我也得要這個福份,給我也退了吧。」

等公交車的時候,她一看時間來不及了,趕緊請求師父相助,結果幾句話對方就退了。

有時也有不退的,她就說:「你這人有福氣呀,你如果要退了,那就是福上加福,給你送福,你還不要啊?」對方往往會說:「送福我得要啊。」也就同意退了。有的人不太情願會說:「我回家合計合計。」她說:「這事不用合計,是自己說了算的,自己的未來不得自己選擇嗎?其實這很簡單,就像一加一等於二,就這麼簡單。只要你說同意就行。」對方就退了。

同修B就是這樣無私、無怕,心無雜念,慈悲純淨的救度著眾生。經她勸退的已有六、七百人。

同修C:此同修的特點是單刀直入,開門見山。她直接問對方是否入過黨(團、隊),然後講天要滅中共,退出保平安。為了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她買菜和糧食都是勤買、少買,而且不在一個地方買。一次在早市上,有位同修給賣大蔥的人講「三退」,那人躲躲閃閃的不退,她走上前說道:「你現在不退,以後誰再跟你說,你就退了吧,這是為你好。現在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危險喊這兩句話,立刻排除危險。」那人聽後趕緊問:「你那兩句話怎麼說的?」她又告訴那人一遍,並勸他「三退」,最後那人同意了。她還經常利用家裏的自行車幫助早市上買菜人往家裏送菜,有時一早上就勸退了五、六個。

同修D:此同修講真相經常是曉之以理,循循善誘。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她隨機而行,經常變換切入點。因為直接勸退話題比較敏感,她就選和人們關係較大的話題入手,順其執著,循循善誘,一步步引入到「三退」上來。經常採用的方法是:

搭上話後問:「你看都市生活報了嗎?聯合國人權組織專家說禽流感再變種兩次就要有數百萬人死亡。」一般說沒看,她會接著說:「電視不也報了嗎?世界衛生組織專家說今、明兩年要有瘟疫。俄國醫學專家也預測出來了,說由禽流感變異病菌引起的大瘟疫將要有十億人遭此難。明朝開國國師劉伯溫在預言中寫道:『富者一萬留二、三,貧者一萬留一千』。這場大瘟疫啥人死的多?有錢人。誰有錢呢?」對方就會說:「貪官污吏有錢唄。」趕緊肯定說:「你算說對了,那些貪官大多把資產轉移到了國外,連江澤民孫子都是美國國籍了,不就看共產黨沒有幾天了嗎?都在給自己留後路呢。為啥要降天災呀?不就是人心壞了嗎?現在的人為了達到目地,甚麼事不幹呢?共產黨腐敗到這份上,人誰能管的了?過去老人說『人不治天治』、『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真打老人這話來了。」給人講這些人們基本都認可。

然後切入「三退」話題:「你沒聽說現在都在退黨、退團、退隊嗎?不就跟這場災難有關嗎?中國貧富懸殊,兩極分化在全世界是最嚴重的。過去老人說,老天有眼。人幹壞事瞞人瞞不了天,能允許那些貪官污吏隨意欺壓百姓,無度的幹壞事嗎?一個人殺了人法律還要制裁他,欠命還命。共產黨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迫害死八千萬無辜的人,它不還行嗎?天理不容啊!所以老天一定要懲治它。如何懲治?就是天災人禍。是共產惡黨其中的一份子就要跟其遭殃,退出來就可以保平安。儘管你是無辜的,如果要早點退出來,不就沒這事了嗎?我們曾經加入過黨(團、隊)的,不就是它其中的一員嗎?老天要懲罰的是真正的壞人,我們又沒幹壞事,幹嘛要給它當陪葬啊?現在全國已經有一千六百多萬人退出了,連中共的高官都用別名、化名往出退,誰不知道給自己留後路啊?名字只是一個人的代號,老天就看人心啊。你記住吧:「從今天開始,我就退出黨(團、隊)了,不是它其中的一員了,你降啥災禍和我沒有關係。該上班上班,該掙錢掙錢,啥也不耽誤。咱老百姓不求大富大貴,就求平平安安,人最重要的就是擁有生命和健康,咱不遇災禍,身體健康就能勞動,能掙錢,咱就能養家糊口。大瘟疫可是不長眼睛,你錢再多,官再大也不好使,生命都沒有了,錢再多你能花的著嗎?『三退』就是福上加福,不遭災禍,保住生命不就是得福報嗎?大瘟疫把壞人都淘汰下去了,咱老百姓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這不是福上加福嗎?誰不退出,那不就是傻了嗎?」然後問其姓名,多數情況下都是根據對方年齡、身份起出易於接受的名字。

經她這麼一講,絕大多數都滿意而高興的接受,並表示感謝。然後再問其家庭情況,幫助其家人退。「咱們自己平安了,家人也都得退呀。老天保護你看你的心,保護我看我的心,保護家人要看家人的心。所以你回家一定要把道理給他們講清楚,你一定得讓他們自己同意,只有內心同意才能得救啊。這可不是兒戲,是性命攸關的大事,所以一定要告訴他們,咱們全家都平平安安,那才是福啊!以後再有好心人告訴你的時候,你就說我已經退了,咱退一遍就好使,老天就看見了。」

然後再告訴他:「你知道我為甚麼跟你說這些嗎?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講真、善、忍,講對誰都好,我知道了這消息,告訴你就是為了讓你保平安,得福報。當大瘟疫來臨之時,在屍橫遍野之刻,你的生命能留下來。那時你才會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幸運。」然後再講清大法真相,並視其接受情況送護身符。

這樣勸「三退」,貼近生活,順其自然,如敘家常,環環相扣,最重要的是曉之以理,再加上語氣、善心、發正念,往往效果比較好。

當然也有找各種藉口不退的,比如有人會說:「怕甚麼,天塌大家死。」告訴他:「死的是壞人,咱們好人才不死呢。要是大家都死了,這個地球不毀了嗎?那不就善惡不分了嗎?老天是公正的,好人是要保護的,如何保護,就是要退出來,這不就是老天給咱的機會嗎?!」這樣一說,對方也就無話可講了。就是他最後不退,我們也沒有白做,勸退的過程就是解體他背後的邪靈爛鬼,共產惡黨的邪惡因素的過程,等他吃到了第九張餅也就自然退了。

我們這幾名同修經常在一起交流、溝通,取長補短。有時相互配合,效果也很好。在勸退過程中,也會碰到一些反對的、謾罵的,甚至要舉報的,我們都儘量用正念對待。我們與修的好、精進的同修相比差的還很遠。有時正念不足,有時由於求安逸之心而不出去救度,有時挑選對像保護自我,有時還有其他人心障礙等等。分清這都不是自己,正念解體干擾救度眾生的一切內在外在的障礙,加強學法,加強正念,純淨自己,有師在,有法在,一切都會歸正。

在勸退的實踐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大法弟子都是根據不同的對像,不同的環境,選擇不同的勸退方法與內容,而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那顆心。如果我們沒有執著與人心的障礙,懷著一顆熔化鋼鐵般慈悲的心,佛法無邊,智慧就會源源而來,眾生就會順利得救。

其實勸退的過程就是正邪大戰的過程。舊勢力要毀眾生,而大法弟子就是要救眾生,所以我們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並保持強大的正念,才能證實大法,解體邪惡,救度更多的眾生。現在已到徹底解體邪惡的時候了,師尊要我們多救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問問自己,救了多少?離師尊的要求還差多遠?救度眾生真的是迫在眉睫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