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救度世人勸三退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在正法修煉的過程中有兩點體會,先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是怎樣救度世人勸三退的

開始勸世人「三退」的確很難,他們不聽,還說你反黨,搞政治。後在學法中深刻體驗到師父為度我們操盡了心,為我們的提高付出了一切,所以我們救度眾生也得體現出覺者的慈悲。我還悟到,在法中修好自己,修出大慈悲心,正念很強才能救度眾生。說話的語氣,加上善心,修出無私無我,一切都是為別人著想,你說出的話就是可信的,就能打動人們的心。

隨著時間的推進,家人、親戚一個個的都退了,難退的我就常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讓他們得救。平時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講真相勸三退就不難。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做好,用清靜的心,思想裏沒有任何想法,只想救他,一定救得了他。

街坊鄰居,買菜去商店,坐車……,凡是我能接觸到的人都要講真相,勸三退。有時明顯是師父給推到跟前讓我救的,每天都是順其自然的去做。當然也有不聽的,說不好的話的,甚麼樣的人都有,但是不聽的人很少。

一次我走著走著看見一家藥店門前坐著個老太太,我想我過不過去呢,突然頭腦裏想起一定要救她,我就過去了,坐在老太太的跟前和她搭話,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天災人禍保平安。正說著一個老頭走出藥店也坐了下來。原來他們是倆口子。我又跟老頭講真相。老頭說他是黨員,我說退出惡黨保平安吧。我告訴他為甚麼說惡黨是邪惡的,為甚麼三退能保平安。我說,少先隊員,團員,黨員舉拳頭發毒誓了,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你把命都給它啦,你是它的一份子,被打上獸的印記了,到大難來時,就是淘汰的對像了。咱不說遠的,就說近的,人人都知道的文化大革命,是不是迫害好人?他說是;我又說,六四是不是殺害學生?他說是。我跟他說:你聽明白了你就是好人,快退出惡黨吧,為自己保平安吧。小名,筆名甚麼名都可以。共產黨的腐敗和邪惡人是治不了了。老天要治它了,天要滅共產黨誰也擋不了。老頭說:「我退!」我給他一本九評讓他和兒子、孫子們看,讓他們看後更明白。老倆口抓住我的手一個勁說謝謝你了。我的心裏不知有多麼的輕鬆,深感大法弟子救人的榮耀和責任的重大。

對不聽真相的人,我就邊走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

有的知道了大法好,但給他講三退,他只是笑而不退,我就再講:你看現在世間多亂呀,甚麼都是假的,共產黨腐敗,壞事幹多了,天怒人怨,人治不了它,天要治它了,不久的將來天要滅共產黨,你也是它的一份子,你是好人為甚麼要跟它走啊,咱們有緣份也是你得救機緣,快退了吧,保你平平安安,多好啊。他就退了。有的人還是笑而不退,我就採取明慧網上同修的方式說:給你取個化名退,她很高興說:好,謝謝你。有的還是不退,我就告訴他,如果有別的人來告訴你三退,你一定要退出保平安,他說行。有的人要做二、三次才能退,需要一顆對眾生慈悲的心和耐心,堅持做下去。

時刻想著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甚麼環境下都要正念正行。去年底我老伴查出肺癌到晚期了,當天就住了醫院。我想不能讓他拖住我,我就跟師父發了一願:師父啊,我是真修弟子,請您幫忙安排,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做好三件事。結果,從他住院到他走,一點也沒影響我做三件事。孩子們都說不用我去醫院看他爸,每次我去了一、二個小時就讓我回家。即使我在醫院裏也做真相資料,有機會講真相,勸三退,很自然。和老伴同病房的老頭我給了他一個護身符,講大法真相,讓他常念法輪大法好。他接受了。大法弟子走到哪裏就得把大法的福音傳到哪。師父說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希望。

我老伴在世人中都說他是好人。他在我個人修煉期間給我製造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讓我放下很多的執著心,幫我消去業力。「你幹別的事情他都不怎麼管你,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轉法輪》)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幾年裏,他聽信了他們的謊言,由於怕心,對大法,對師父,對我做了壞事。他是黨員也不肯退,最後他得了肺癌遭報了。老伴得了肺癌後,我和同修都想救他,孩子們也讓我給他念書聽,他同意了,後來大法弟子拿來師父講法帶,他很愛聽師父的講法,我也給他講真相,他明白了。我弟妹幫他退了黨,寫了聲明。我告訴他如果有一天你要是走了也不會下地獄了,你的生命變得美好了。他很高興,但是他一直在吃藥,其實藥已經對他不起作用了。我勸他放下藥,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師父管你。他說他做不到,我不吃藥我有事了孩子們怨你呀。他聽了四個多月的大法,肺癌晚期也沒有遭罪,學說了三聲法輪大法好,平靜的走了。我真為他高興,他的真正生命得救了。他去世不久,小女兒在夢中看見他飄飄的來看她姊妹三人,我告訴她們你爸爸沒下地獄是升天了。

我老伴還沒走時,我出去做真相被人看見了,舉報了派出所,派出所給壓下去了。我想我一直正念很強,還三退兩人怎麼被邪惡鑽了空子,想了半天想起來了。前些日子,發正念不太認真。一次上同修家,同修說多少多少號邪惡要到大法弟子家去翻,你是掛了名的,你把書好好的放一放,這也不是怕,是保護大法書。回家後想想不對勁。但是後來我還是把書挪動了地方,這不是心動了嗎?大法弟子修到今天,差一點都不行啊,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啊,不能有一點疏忽。我在發正念時加一念:我是堅定的實修大法弟子,舊勢力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全是師父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