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一次勸退的經歷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今天去裁縫小攤改衣服,我像往常一樣發出一念:「我要徹底清除我所遇到的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以及干擾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求師父安排有緣人來聽我講真相。」發著正念一直到小攤前,迎面走來一位年輕婦女,也走到小攤前住腳(小攤除了裁縫阿姨還有一位鄰攤的理髮阿姨),年輕婦女似乎跟她倆挺熟悉,手裏拿著一本小本子,說是剛才一個幫她療傷的和尚給的,還說這和尚是修煉人,修佛的,將來一定成佛。看她滿臉對佛的敬仰之情,我立即悟到這位一定是有緣人,她聽我講真相來了。

我馬上與她搭話:「像你這樣的年紀能那麼虔誠信佛還真不簡單,毛××年代教唆人們砸廟宇、毀佛像,強迫人們不信神、不信佛。但是我知道很多人都不聽它那一套,你和我就是其中的兩個」。她像遇到知音似的走近我,翻開手裏的小本子:「你看,很多名人都信佛。」我緊接著引出話題:「剛才聽你說修佛,我就知道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他們信仰真、善、忍。我有親人和朋友都煉,他們都是很好的人,身體也很健康。」她說:「是呀,法輪功是修佛的,我也知道他好,只是為甚麼要去天安門自焚呢?」我就給她們講了自焚栽贓真相與惡黨在這幾十年所幹的壞事及現在的三退大潮。

我說:「惡黨壞事幹絕,還迫害佛法修煉的真、善、忍,它是自取滅亡,老天一定會消滅它的。你們趕快退出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吧,在大紀元網站一句話就可退出,既不花一分錢又買了個人身保險,你投保每月還要花錢呢,可天災人禍誰能保你呢?誰都自身難保。」理髮阿姨連忙點頭:「是呀,是呀,我也聽說了,可怎麼個退法?」正在這時,來了一位女的要縫裙子,她站在我身邊時不時的看看我,這時我產生了一絲顧慮:「等來人走了我再給她們講我可以幫她們退吧。」卻在這時,年輕婦女說有事先走了,我一陣後悔,她是來聽我講真相和幫她三退的,可我卻因為私心而耽誤了她,我真對不起她。我一邊發正念清除怕心和自身周圍的干擾因素,一邊發正念叫來人馬上離開。不到一分鐘,那人急匆匆走了。我接著對她們說:「你們想退,我可以幫你們,真名化名都有效。」我問理髮阿姨姓甚麼,她說姓李,我說:「那我幫你用李萍退了吧?」她說:「不好,用李妹吧,這是我的小名。」裁縫阿姨還在猶豫,她說她不信佛。此時迎面又走來一個老年阿姨(同修),理髮阿姨認識她,正招呼她,並對我說她是煉法輪功的,然後指著我對同修說:「她說退了黨團隊,就是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你也是這樣說的吧?」同修上下打量我,警惕的不置可否。因為我倆不認識,我也不急於和她說甚麼,依舊發著正念對裁縫阿姨講真相,聽著聽著同修坐到了我身邊,趁我停歇時問我:「你父母帶你煉的挺精進噢,你也煉吧?」我拍了拍她,笑著說:」我肯定要煉的。「她說:「煉就煉吧,還怕我嗎?」真令我哭笑不得。我不想跟同修周旋,救人要緊,我接著對裁縫阿姨說:「你還是趕快退了吧,這可是真的,我也是為了你好啊。」她問:「我老伴當年在部隊入了黨,可好久沒交黨費了,他也算退了吧?」我說:「不行,一定要通過這個形式誠心表態,神佛才會保祐你。」「那你給我留個電話,等回去問了他同意我就告訴你。」她顯然很關心老伴。針對她這個心,我便讚揚似的樂她:「你還挺無私的,心裏總裝著別人而不關心自己,你也得退呀,一家人都平安這多好。」聽我這一說,她心裏美滋滋的,剛才的猶豫之情一掃而光。理髮阿姨及時鼓勵她:「你就快起個化名吧,人家在好心等著呢。」「那我幫你用劉柳這名字退了吧。」她欣喜的說:「這也行?太謝謝你了。」我說:「你也不必留我電話,等你問過老伴,我還會再來的,祝願你闔家幸福平安。」

她倆目送我的背影好遠好遠,回過頭來,一陣熱流向頭頂衝出,我的熱淚也奪眶而出,心裏呼喚著:「師尊,謝謝你!謝謝您的巧妙安排,謝謝您對所有眾生的慈悲救度!」又一次讓我見證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一博大精深的法理。

我這裏還想闡述的是,在這次勸退過程中,我驚訝於這位同修的迷惑。當我弄完這一切後,她對兩位阿姨說:「你們這得自己寫份聲明,簽上自己的名字才有效。」兩位阿姨隨即面露難色,我立即糾正:「不是的,神佛只看人心,只要你選擇了不以邪惡為伍,就等於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這個形式上的名字,不是我幫打上網站的嗎?決對有效!」突變緊張的場面才得以緩和下來。同修還嘀咕著:「如是這樣,我早就幫她這了。」

同修啊,正法已到了最後,是甚麼原因障礙了我們救度眾生呢?《明慧週刊》曾刊登了許多同修介紹自己勸退的經驗,我們認真看了嗎?我們做到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了嗎?如果因為自己的忽視而錯過了該救度的眾生,那將是多大的遺憾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