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勸三退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

一、在大法的指導下做好「三退」的大事

勸「三退」是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就天天總結怎樣講效果好,不能錯過可救度的每一個人。我每天上山遇到晨練的人就按著自己總結好的話題說:「你常上山啊,多大歲數啦,貴姓啊……」這平常的問話,他們都回答;然後我根據不同年齡的人說不同的話題。如對老人就說晚年幸福呀,他當然高興,再反問他,你看我有多大歲數啦,他們的態度一般都很友好,往往都猜測說:你也就60多歲,或有人說也就50多歲吧。我說我已經75歲啦,他們都說不像、不像,我也高興笑而回之說不像吧。

在雙方祥和的氣氛中,我又說,我問你一句話你不介意吧?他說你說吧,我說你是黨員嗎?他說是,或用很和氣的語氣說,你問這幹甚麼?我說我看出來你是個好人,中共為了它的威信對入黨人素質要求還是比較高的,他很愛聽。我再說,我們現在年齡大了,國家怎麼樣我們也管不了,對方往往隨和說對,或說是。我說,甚麼是共產主義啊,現在貪污腐敗,窮的窮,富的富,差距越來越大,共產主義不存在啦。他隨我說,是啊。我往往就說中共把中國人從古到今五千年古老文化全盤否定了,如把孔聖人說成孔老二進行污衊、誹謗;中共執政後總結出了所謂的地、富、反、壞、右、臭老九、走資派來整人;在「六四」事件中把天安門愛國青年學生、國家未來的精英殺了幾千。江××掌權後他把上億煉功人(其中有很多黨員、幹部)打成×教。它的「三個代表」,能代表誰?江和中共在監獄和勞教所製造出震驚世界的慘案,把監獄裏的法輪功學員割掉活人器官高價出賣,共產(邪)黨壞到頂啦,所以人們都說到了天滅它的時候啦。共產(邪)黨員很多都是好人(除現在貪污腐敗及少數壞人外),好人應該得到好報,不應該隨之一起被淘汰。所以為了你的生命和安全,還是退出來吧!我給你起個化名,如你姓張,就叫張常善吧,把黨退了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這樣往往都能接受,對方是黨員的基本上講一個、退一個,很多人還說謝謝等,每天都能勸退十個上下,現已達到了退黨人數有千人之多。

在這個過程中,我腦海中常常浮現出師父相信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能做好退黨的事,師父的信任使我增添了強大的正念及無限的幸福感。在酷暑高溫的夏天從早晨到中午,師父都給我創造條件安排有緣的退黨人員,整個伏天裏我都在氣溫高達30多度的山路上向一個又一個的人講,都是師父給我創造的條件,使我救度著眾生,我發自內心的感激我們偉大的恩師。

這期間甚麼腳腫啦、甚麼高溫、太陽曬啊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講、聽著我講、保護著我。

每當我想到我要救人時,第二天師父就把我想要救的人送到我身邊,由於我有時正念不足,一次講不成,師父就把我要救的這一個人幾次的送到我身邊。是師父安排我要救的人都很明顯,能看出來,即當我和他們打招呼時,他馬上對我很友好,甚至比我都熱情。

這時我就祥和的跟他說:可能我們有緣份,我們都沒有太多的時間,但不要錯過機緣,就直接說吧!你是黨員嗎?對方說是,我就按上面講的過程講,有時幾分鐘,甚至不到一分鐘,就勸退一個人。

有一次遇到一個警察,穿著便衣,同樣把他也給勸退了。其過程是:本來賣地瓜的2.5元賣一兜,他卻要4.5賣我兩兜。我買後自言自語來到一個人面前說;我真貪便宜,花了4.5元買了兩兜。他說「挺好啊。」我和他聊起來。我問他在哪單位工作,他說是防暴的。我說你是警察?他說是,我說:你要對法輪功的人好好的,他們都是好人,你對他們不好要遭報應的,多可怕呀!人一生中當警察才能當幾天,考慮後果呀!不要毀掉了自己。他說我也不願意再幹啦!我馬上及時說,你肯定是黨員,我立即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和中共迫害大法弟子及活摘器官,天滅共產邪黨。你是黨員為了保證你的生命和安全,我給你起個化名把黨退了吧,你叫「大勇」吧。他馬上和我緊緊的握手,點頭一再說「謝謝,謝謝!」我看出他是發自內心真正得救了的態度。

師父曾告訴我們對警察和迫害我們的人也要向他們講真相,給他們得救的機會,我又一次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正如師父在《洪吟(二)》中寫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二、勸「三退」過程中去掉執著心修好自己

退黨的人數是應該有數,目地是救人,是我們神聖的職責,是大法弟子份內的事,但是不應該出現歡喜心。如我講退到500人時,感到成績不錯啦,正念就減弱了,表現出顯示心來。如在遇到警察時就有歡喜心和爭鬥心,和警察講就是不告訴你姓甚麼,哪單位的,不是用慈悲強大的正念去救他。這種顯示心一出現就被邪惡鑽了空子。第二天同修在給我打電話講甚麼研究所要找我談話(實際就是派出所),要我做好準備(這時我正在上山路上),並告訴我要正念啊。我沉思一下發現感到邪惡已經鑽空子了,把邪惡引到我身邊了,這時同修集體發正念鏟除我身邊的邪惡,我真是感謝同修。那幾天講「三退」停頓了,造成了損失。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有時我把人分成了哪個人好退,哪個人不好退,在帶有人的觀念,正念不強的情況下真出現了問題,如對認為和我不錯的人勸退時不是發自內心強大的正念去救他,認為講一講,說一說就沒有問題,就能退掉,結果受到了阻力沒退成,感到只是認識一般關係的人反而順利通過。真正用強大的正念和慈悲去救他時,講一個退一個。

在勸退過程中使我深深的認識到我所表現出來的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帶著名、利、情的各種心都是執著心,是修煉人必須要去掉的,使我進一步認識到我還修的很差,一定要去掉它。

三、環境寬鬆,形勢大好,去掉怕心,抓緊救人

在半年多勸退的過程中大多數是接受三退的,並有很多人表示謝謝等。沒退掉的人中只有少數人想不通或嚇跑的,有極少數人出現反感。但近兩個月以來反感的人幾乎不出現了,在正念不強時才出現干擾,我勸退上千人,這個過程中無一人舉報。所以有怕心的同修請放心,現在環境真是寬鬆多了,不要看到有少數出現問題被抓的,那都是有漏不在法上,正念不強,帶著各種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才出現問題。

在這所剩最後瞬間即逝的時間裏,我們大法弟子特別是存有怕心的同修要去掉怕心,師父在保護著我們。抓緊時間救度應該救的大量眾生,樹立我們的威德,隨師回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