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正念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尊敬的偉大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向偉大師尊和各位同修彙報和交流的題目是:放下自我,正念救度世人。

一.在火車、汽車、面的、板的、三輪車上講真相

我出門的機會較多,我就儘量的利用好這機會講真相勸「三退」。坐車時,只要有站著的,我就儘量的把座位讓給別人,上下車有困難的,東西帶的多的,我就儘量的去幫助他們,然後再給他們講真相,一般效果都很好。

有時只針對一、二個人,三、五個人,更多或者全車廂的人。時間允許,我就多講一些,時間短的,我就開門見山,哪怕只有一、二分鐘我也不放棄。同時我會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不同的切入點和不同的方式方法和他們講好真相。使很多有緣人不但知道了大法好和九評真相,而且還做了「三退」,有的甚至表示想學法輪功。

但有時也有一些顧慮心或者確實感覺很累,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想說,可是休息了一會,看看車廂裏的人,想一想師父的慈悲苦度,諄諄教誨和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馬上歸正自己的心態,發一會兒正念就又講了起來。有時正念足,場清理的好,講的整個車廂像被功覆蓋住了一樣,有時我講完半天,人們還沒有回過神來,有時下車了司機還沒有表態,我就利用付錢時和他說:我用化名幫你退了吧,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你曾經入過的黨、團、隊,祝您行車平安順利,生命永遠幸福美好。一般他們都能欣然同意。

一次上車前,我想今天有特殊情況,就不講真相了,可是剛一上車,乘務員就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問了起來,他說:「法輪功,你還煉不煉哪?」我說:「不但我煉,現在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不但煉的人身心受益,就是沒煉的人,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的人,一身病都好了,甚至一些麻煩事,危險事都化險為夷」。

剛開始講時心裏有些搖擺,但他不斷的問,我不斷的回答,心裏也不斷的平穩,後來把心一放,站在機器蓋子旁邊,面對全車廂的人大聲講開了真相:從江澤民妒嫉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編造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栽贓誣陷大法,到其在多國被起訴;從邪黨理論的斷言到東德、西德拆了柏林牆、蘇聯和東歐共產黨一夜之間和平解體、中共高層到普通百姓已無人再信共產主義;從中共許諾民主共和、人民當家作主到運動不斷、殺人不斷、八千萬冤魂慘死在中共的屠刀下;如今的中共已無官不貪,腐敗透頂,如今的中國在共產黨無神論的強力破壞下,黑社會橫行,娼妓遍地,五湖四海全被污染;從二億七千萬年前藏字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到聖經《啟示錄》的怪獸和人們被它打上的印記;從邢台、海城、唐山地震和吉林的隕石雨到共產黨血債累累,天滅中共已在劫難逃的定數天理;讓人們趕快用化名、小名抹去邪惡的印記,三退自救保平安。整個過程自然流暢,氣氛祥和,全車上的人都靜靜聽著,有的臉上還露著笑容,只有對面的那個人有些不安,乘務員說:「某書記,你也好好聽聽吧。」有位姑娘竟坐過了車站。司機說講的真是太好了,聽的太過癮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安排和加持,讓我放下自我,正念救度世人。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誡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因此我悟到某書記的不安是我有了分別心把他當成了特殊人。女孩的過站提示我應該珍惜機緣,時間有限,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轉瞬即逝,沒有及時幫助世人三退,我還是很遺憾。

二.在浴池裏講真相

我在浴室裏、休息室裏講真相。有一位明白真相的搓澡工只要我一去,他就喊,「法輪大法好。」有人說,你幹啥去了,好幾天沒來,再給我們講講吧。有一位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老幹部在早市上看見我時大聲說:法輪大法好!我為世人覺醒後的義舉而欣慰,同時修煉的實踐告誡自己:說好說壞都別動心,金剛不破才能解體邪惡,救度更多的世人。

來洗澡的人各個階層的都有,每次洗澡我都儘量延長時間把真相講好。經常有人說。「你是甚麼學校畢業,你講的咋那麼好。」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用別人的嘴點化我,鼓勵我,讓我「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洛杉磯市講法》),抓緊時間講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所以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大法好!我們的師父好!《九評共產黨》這部天書好!法輪大法不但使我們身心受益,還給了我這樣的智慧,我們的師父教誨我們時刻都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自己,做甚麼事都要首先想到別人。大法弟子人在俗中、念在方外,是不求世間得失的,更不會要世間的甚麼權力。大法弟子頂著這麼大的迫害和壓力,只是告訴大家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如何給每個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與永生,甚至包括那些曾經參與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大法弟子心中只有慈悲,沒有敵人,只有救人的份。

某教養院曾經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名警察,明白真相後非常激動,我用化名幫他做了退黨聲明。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形勢雖然發生了很大變化,可是擺在大家面前的壓力並沒有小,救人現在是很緊迫的,而不明真相的人又大有人在。」說起來我和這名警察還真有緣份,那天我特意去一個陌生的理髮店理髮,剛理到一半正準備刮臉時,他走了進來,理髮員問我忙不忙,讓我先等一等,先給他理。我就利用給他理髮的機會,繼續講真相,理完髮他默不作聲的走了。

我幫店裏相繼而來的兩個人和店主三人分別退了黨、團、隊以後,我就來到了浴池,在浴池裏看見他時,我們倆都很驚訝。他說他從來不到這裏來洗澡,這是第一次。我們的緣份真是太大了。

我問他看過《九評》嗎?他說看過,我和他講迫害真相時,他說:我們那裏也曾經關押過兩名大法弟子,但是我們那裏沒有打人。他們回家後還都給我來了信。當我說出二個參與迫害人的姓名時,他說:我就是那個隊的隊長,你怎麼知道這些的。我說你們教養院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都被詳細的曝過光,全世界都知道,很多參與迫害的骨幹還被上了惡人榜。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過是非常大的,有很多參與迫害的人,都遭到了不同的報應、麻煩、疾病、橫禍、絕症、有的甚至沒有了生命。因為大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如果真的能在明白真相以後,發表嚴正聲明,真心懺悔,加倍彌補,從此以後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退出共產邪惡組織,也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他說:我真的很佩服你們,你們真的很了不起。我和他講的時間很長很透。同在休息室裏還有一位是某局的退休書記,此人曾追隨江氏集團在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某某某被非法關押期間,做過該大法弟子的洗腦工作和代寫過不修煉保證書。另一個是此書記的兒子,也是一名政府官員,爺倆都聽過我講真相,但還都沒有三退。記得以前有一次他做著手勢惡狠狠的說:共產黨還是手軟,要把你們「脖齊」了,看你們還煉不煉。我說老百姓用血汗養活了共產黨,而共產黨宰殺起老百姓來,一點心都不軟,手都不軟,這樣的黨不危險嗎?!我一邊用眼睛直視著他,一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他一頭倒在床上,呼呼的喘著粗氣。我知道我自己還有對迫害不公和對其黨的恨、氣,爭鬥心還很強,這是我救度眾生中的最大障礙,我必須得把它修去。

以後見面我還是和他先打招呼,後來真相聽的多了,他也變了樣。一天和我說某某要找你煉法輪功呢。我想只要我有慈悲化鋼鐵的心,就一定能使他們得到救度。我曾去過好幾個浴池,使很多各階層的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三.在買菜、購物和來往行人中講真相

我家離菜市場很近,早晚人很多,我就利用買菜、購物和來往行人講真相。買菜時不計較,算帳時不抹錢,有困難需要我幫助的,我就儘量去做。不管是甚麼人,我都想辦法和他們講真相。勸退時用最大的慈悲心和耐心儘量的順著常人的執著做,害怕的、拒絕的、說不好話反對的、我也儘量不放棄,有時一走一過就能勸退幾個。有天早上一個多小時就勸退了十人。

一天下午,市場上一名六十多歲的男子攙著自己的老伴艱難的行走著,我返回身來問他們,老頭說老伴是腦血栓已經幾年了,我說我告訴你們一個最好的辦法,就是虔誠的默念九個大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說有次我遇著一位老熟人,今年六十一歲,腦血栓八年了,嚴重時右腿不好使,右胳膊彎著伸不直,右手指叉叉著。我遇到他時,他說他已經好了三年多了。我問他咋好的,他說他家大門外邊的電柱桿上用紅鉛油寫著「法輪大法好」,電視上演李老師給學員治病學員跺腳的事,他說電視上說不好,我偏試試。我天天跺腳,伸胳膊,動腿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一晃已經好了三年多了,手、胳膊、腿全都活動自如了。

還有位婦女得了一種怪病全身動不了,到哪也看不好,後來請來一位高人,高人告訴她:就是你們家掛的那張毛××像做的怪,你們趕快處理它,家人照辦以後,第二天病全好了。現在馬克思和毛澤東的書被評為全世界最壞的書裏排名第一和第三。如果你們家裏有他們的書、畫像、照片、塑像趕快把它全都處理掉。

我問他們看過《九評》沒有,他們說沒有,我說那本書寫的真好,有機會你們一定好好看看,共產黨謊話說盡,壞事做絕,因為《九評》中說的都是事實,無法用語言回擊。

去年的保鮮、重溫黨章黨史、從新對血旗宣誓,皆因此而起。歷史上很多預言都預示了天滅中共在即,並且要有大的自然災害和瘟疫淘汰人,唯有知道「法輪大法好」和發表嚴正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才能在劫難中留下。他說他是黨員,老伴是少先隊員,我說那我就用化名幫你們退了吧,他們表示同意。老頭說:「你說的話我們聽明白了,回家照你說的辦。謝謝你啊。」

四.向偶然相遇的人講真相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教誨我們「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

農貿市場裏有兩個四、五十歲像是很有身份的中年男子,一邊走一邊嘮著打不打台灣的問題,我順勢跟過去說:「其實台灣問題只是一種炒作,一種掩蓋內部矛盾,煽動民眾情緒,轉移老百姓視線的一種手段。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江澤民將黑龍江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三十多個台灣大小的大片土地拱手送給了前蘇聯,這片土地是俄國沙皇用戰爭搶奪的我國土地。國際法《尼布楚公約》規定靠戰爭和暴力強佔的土地不予承認,清政府、列寧、斯大林、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都不承認,給子孫後代留下了一個像香港、澳門一樣討還的機會。江澤民不惜重金收買各國政府和出賣國土的目地,是掩蓋其治國無方、迫害法輪功、充當蘇俄特務、編造假出身和其淫亂的歷史。歷史上早有預言預示了台灣只有在中共解體以後,才能和平回歸。因為物質運動是有規律的,中共在各種運動中迫害死八千萬人,迫害了各種信仰和修煉真、善、忍的人,同時也打倒了自己,目前中共這掛列車已經開到了懸崖上,你不趕快跳下來就一定會和它一起車毀人亡。」我用化名幫助一個人做了退黨聲明,並大聲對走在前邊的另一個人說:「寧可信其有,也別信其無,我說的話你一定要好好的想一想,早日給自己的生命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通過那名還沒退黨的男子的教訓,我悟到黨文化的強制洗腦和歷次運動、政治運動的恐怖訓練,使中國人都太怕共產黨了。大法弟子必須給他們壯膽,用強大的正念,慈悲心和智慧去救度他們才能不錯失一個有緣人。

一天早市有兩名白白淨淨的老年夫婦買蔥時,我順著他們的執著,啟發他們的良知善念,很快使他們明白了一些真相,但是再往前走時,他們卻突然間躲進了一個賣魚人的身後,圍著買魚的人很多,我笑呵呵的衝著人群大聲說:「言猶未盡哪,這麼善良的老人,我不把我心裏的美好祝願告訴您,我真是太遺憾了。」二位老人被我強大的正念、真誠和善良所感動,雙雙退了黨。

五.時刻保持強大正念,才能慈悲救度世人

一天有幾個人在樓下聊天,其中有一位婦女已經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對她丈夫,我誤以為以前我們認識過,從而放鬆了自己。我過去和他們講真相。她丈夫說:「你不要講了,我們不信,在監獄裏他們把你打成那樣,不讓煉就別煉了,你還和人家對著幹,要叫我也打你。」那邊他外孫子大哭起來,他們急忙跑過去照顧孩子。我一邊發正念,一邊繼續講真相。

其中一位五、六十歲的男子不但不聽,還說些抵觸和反對的話,然後轉到我的身後,捧起我的衣服,把頭鑽進我衣服裏,用鼻子在我後背上聞來聞去,我心態十分平和的端坐在那裏,一動不動,一句話不說,我知道我任何一個不善不正的念頭,一個過激的言行,都會被邪惡鑽空子,使他不能得救。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加持著我,我想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誰也動不了,這一切一定能解體邪惡,打到他的微觀上去。

第二天,我又和他在那裏相遇,我主動上前和他們打招呼,善意的和他交談了一些家庭和工作上的問題,他說他在縣裏的某個部門工作,他問我在哪個單位上班,我平靜的做了回答,並且有意壓低聲音和他講《九評》真相,勸「三退」的意義和方法。他說。「我是黨員,你幫我退了吧。」臨走他向我連連擺手,合十致謝,他說你的好意我知道了,謝謝你呀!後來我悟到通過這件事暴露出了我修煉中的很多不足,三件事沒有同時做好,執著於做事,忽視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和自身的修煉。是自己的場不純,講出的話不在法上,被邪惡鑽了空子,使那名男子和其他幾個人失去了一次明白真相和選擇未來的機會,關鍵時刻是師父加持和呵護了我,也讓我本性的一面發揮了一點作用,並給了我從新做好的機會。

為了講好《九評》真相,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我經常抽出一定的時間閱讀《九評》和其它真相資料或光盤。師父在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新年問候》經文中教誨我們:「我們沒有參與政治,我們沒有與人類的這個真正邪教對著幹,更不會要人類的甚麼政權。迫害中必須認清我們是在救度被黨文化迷惑了的世人,因為這部份人對這個邪教相信到了連真相都不聽了;同時也是叫在這方面不清醒的學員認清其邪惡的本質,這也是必須放下的人心與證實法中必須走的一步。」是偉大師尊把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溶在了一起,《九評》是大法弟子證實法中的法器。學好才能更好的在法中歸正和純淨自己,學好學透才能運用自如,才能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不同的切入點、不同的方式方法把大法的殊勝、美好,中共的獨裁、殘暴講好講透。才能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清除共產邪惡,爛鬼,喚回人們的本性良知,才能救度更多的被黨文化迷惑了的世人與眾生。

我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早已給我們鋪好了回家的路。大法弟子只是圓容表面,在講清真相,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把我們鍛煉成熟,而師父卻把這偉大的榮耀與威德給了我們。這就是我在講《九評》,勸「三退」中的一點心得體會,意在互相交流,互相促進提高,不足之處望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