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大法弟子更要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尊敬的師父您好!同修們好!

我是市郊農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九歲。感謝師父慈悲,又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一次整體交流的機會。看到明慧刊登第三次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的消息,我又高興又著急,因為自己做的按法的要求還差很遠,下筆寫也有困難,但想到這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們的共同提高的機會,我還是把一些經歷和淺薄的認識寫出來,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大法讓我身心受益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以前我有腦神經痛病、腰痛、腿痛、鼻炎、神經衰弱、肩周炎等多種病,出門走路睜不開眼睛,回家不能幹活,被病痛折磨的覺的活著沒有意思。我只有幾年小學文化,可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時,一下就看進去了,兩天時間就看完了。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書裏講的道理太好了。當時把自己的病也忘了。不長時間,在不知不覺中病都好了,我活的有勁頭了,幾十年來第一次嘗到一身輕的滋味,對師父的感激無法表達。

剛學法時,光知道大法好,不知道修心性,每天學煉的挺積極。有一次孩子說難聽的話,我一腳給他踢倒在地上,他哭也不讓他哭,回想那時遇到矛盾不知道找自己,一點善心都沒有。

師父說:「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轉法輪》)

這一段法使我真正明白自己的不足,師父叫我們對誰都好,何況親人呢!遇到任何矛盾先對照法找自己。大法讓我看到了以前的我多惡呀,要不學大法,自己根本覺察不到。只有大法能讓人看到不足,能徹底改變人。

通過學法的深入,我努力嚴格要求自己,一心同化大法、提高心性、做一個心存「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現在家裏、外面的人都能感到我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兒媳婦都說:「上哪找這麼好的婆婆。」

二、認識到學法的重要

九九年七月,看到慈悲的師父被誣陷,大法被迫害,我心裏難過,三次進京上訪,四次被抓(兩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收容、一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九月從獄中出來後,我開始抄寫《轉法輪》。心想這麼好的大法,我一定完完整整的把他寫下來。用了兩個多月時間,終於抄寫完一遍。這對我來說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小時候在農村就上過幾年學,早就不會寫字了,幾十年也沒寫過字。說是抄寫,其實是照著大法書畫字,一開始怎麼看自己寫的都不像,但我堅定信心,拿格尺擋著寫,三百多頁的《轉法輪》,我是帶著對師父和大法的敬意抄寫完的。抄法時心靜,越來越感到大法的神聖。

有一天,同修發現我抄寫的「煉」字的右邊都寫成「東」了,少了一個小橫。我當時想:還是煉功人呢,「煉」字都寫錯了!後來悟到,這幾年光注意表面幹事了,證實大法時摻雜著為私、怕落下自己、爭鬥心等。「煉功人」不就是「修煉人」嗎?光煉不修哪行,這也是造成自己被迫害、被勞教時走彎路的原因啊!我把「煉」字都改過來了,以後注意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更好的救眾生。現在隔三差五,周圍幾個同修就到一起學法。

三、大法弟子是一體 互相促進救眾生

二零零二年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同修,說她們那兒不能及時得到師父經文和真相資料,一些同修走不出來。我想:看不到師父經文不行,缺少真相資料怎麼救眾生?從那以後我去市裏找同修,想辦法讓他們得到資料。我們離市內幾十里,我那時天天帶著十幾個月的小外孫子,每個星期都去取資料,風雨無阻。我明白法理後,任何事情也阻擋不了我正法修煉的路。現在那個地區的農村同修已經形成整體,自己獨立做資料了。

我家住在邪惡的黑窩裏(教養院家屬區)。我們幾個同修用幾個晚上的時間做了一百多個條幅,掛在了教養院大道兩邊的樹上,震懾邪惡、救度眾生。有時聽說同修家屬到教養院要人,我就趕緊通知同修,配合發正念,去發揭露教養院的真相資料,以便早日徹底結束勞教所、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

晚間和同修一起出去發資料,七八點出發,半夜十二點前回來,個別時候走的遠,後半夜兩點到家。出去時多發正念,一般都挺順利。我想周邊只要有人的地區,就讓《九評》和大法真相遍地開花。

我有一個親戚住的偏遠,那裏真相少。以後我隔段時間就坐車去一趟,每次去都背一大包真相資料。開始先打聽好村裏誰家有影碟機(給光盤),誰家有文化(給整本《九評》和字多的真相)等等,護身符面對面發。大概打聽好,發時心裏有數。有時也不一定太侷限,發正念,讓有緣人看到該看的。

剛開始面對面講「三退」時,我先是跟親朋好友講。我們這裏有個老年同修沒文化不認字,但後天觀念少,對大法特別堅定,天天出去講真相,她真心為眾生好,說的實在,總能勸很多人「三退」。這對我是個促進,也下決心去和陌生人講。第一次講受到打擊,人家都不退,回家消沉了兩天。

師父說:「有的學員哪,在講清真相中也經常碰到那些個不聽的、不接受的、甚至於反對的。大家不能夠因為一個人的反對就使你的心裏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眾生的勇氣。大法弟子,甚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常人中壞人的一句話算甚麼?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歷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師父的法讓我振作起來,又走出去講,遇到過路的、買貨的都講,一直講到現在,很多人都明白真相,「三退」了。

四、建立小型資料點

以前資料不夠時,我就到市裏買桃型的賀卡,回家寫上大法真相,和同修發出去,花花綠綠的,農村人也愛要。那時也沒想過自己做資料。今年年初,我本打算去市裏的甲同修家,不知怎的找到乙同修家了。乙同修就提出建立小型資料點的事,我覺的挺好,師父早就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了。自己印資料,還能帶動周圍的同修,也讓更多的世人知道大法好。另外還減少同修的負擔,也不用花在路上很多時間去取材料了。

我在市內同修的幫助下,小型資料點很快建立了,比我想像的簡單,關鍵農村大法弟子得突破沒文化的障礙,那都是人的觀念,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沒能力師父給。現在師父的短篇經文和真相資料傳單、小冊子都能及時送到周圍同修的手中。有時機器運轉有誤,我就聽師父講法。我深找自己的不足,多學法。

有一天正印資料呢,老伴突然回來看到了,生氣的問「幹甚麼呢?!」因為他是警察。第一次我敷衍過去了。第二次他又突然回來看見了,說「又做哪!」我說:「哎呀,做這個怎麼啦?」他就不高興。後來我向內找,他為甚麼害怕、不高興?還是我有怕心,心裏沒堂堂正正。另外我還不夠善,一直認為誰也阻擋不了我正法修煉的路,但是這裏面有爭鬥、為私和不圓容的成份,我決心突破過去。

現在有時同修中出現麻木、懈怠,主要是私心和怕心。師父在等待我們提高,我們得把世人抓緊救上來。農村人口這麼多,家家都得講到,別落下,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到。我們農村同修儘量把自己身邊、周邊的地區做好,畢竟比市裏的同修來做方便。所以我們農村的大法弟子更要精進。

師父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

通過這段法理我更清醒認識到,師父給我們安排有緣人一個也不能放過,叫他們有美好的未來。讓我們理智、智慧的講清真相救眾生,一思一念用法要求自己,同化大法,共同隨師圓滿回家。

最後,用師父的《洪吟(二)》〈征〉激勵我們精進不停:

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