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我經常背誦師父這段講法:「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就我而言,我比較擅長演講、唱歌、寫字,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我是這樣做的。

一、用心去講真相

我平時總是這樣想:大法弟子無論走到哪,就要把真相講到哪,走到哪就要正到哪。每當去集貿市場、早市、公交車、火車上、商店等公共場所,一定不放過該救度的人,通常是先給一二個人講,一會就圍上來很多人,主要先講共產邪黨的罪惡,講三退,有時講了很長時間,三退名單也寫上了,人們很有興致聽,就抓緊講法輪功是甚麼,讓他們有機會,有緣份的時候學煉法輪功。

一次是在集市上(連去四次),這次印象很深,很多人圍著我,我站在集市的中心,開始講:「共產邪黨的歷史,就是殺人的歷史,它執政這麼多年來,多次搞運動,搞運動就殺人,它殺人的數量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它的殘暴比法西斯更甚,它的邪惡、貪婪與欺騙令人神共憤。如今,神就要滅共產黨了,我們善良民眾快退出黨、團、隊組織吧,你們能得救度。」我當時給他們逐個編了名字,在場的人全退了。其中有一個人問我:「你為甚麼這麼會講,這麼敢講,你怎麼不害怕呢?你不擔心被抓嗎?」我告訴他,同時也在告訴身邊的人:「我會講,是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是我師尊為我開啟智慧,我敢講,是因為我認為沒甚麼不敢講的,現在法輪功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我師父獲得世界一千多項獎啊,我原來是一個多病纏身的人,你們看看我現在,都五十多歲了,這麼好的身體,不是活生生的見證嗎?」這時,他們幾乎不約而同,脫口而出:「簡直像個年青人。」

我常到外地去講真相,每次出去都與當地同修約好,共同為我發正念加持。一直到回來為止。最近去北票也不例外,但干擾還是很大。當時,一名同修送我到公路等公交車,車來時那輛車服務員卻不讓我上車,我倆同時悟到這是干擾,我們齊發正念清理周圍空間場。一會兒,我順利的上了另一輛車,在車上我忽然頭暈噁心抬不起頭來,我不停的發著正念,堅持到下了車。下車之後,頭暈的竟站不起來了,無奈只好求師父,心裏在跟師父說:「師父,弟子頭暈支撐不住,求師父幫助。」說話間,我就站起來了,身體馬上恢復正常。此時,我激動的背誦著師父的法:「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我用近四個小時,在這裏的大街小巷發資料、貼標語,然後來到街面上講真相,很多人在聽,有賣菜的、賣飯的、過往行人,當我講到三退時,令我深受鼓舞的是好幾個人說,你不用給我編名了,就用真名退。這次外地之行,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只要堅信師父、堅信法,師父會幫助我們闖過任何艱難險阻。

我在單位上班,給同事講真相,同事連同他們的家人全部退出團、隊組織,零四年我在網上真名實姓退黨,零五年在單位公開提出退黨。這下可驚動了上層,單位領導找我談話:「我實在頂不住上邊的壓力,咱們單位上下都知道你煉法輪功,你再看看這些信都貼到咱單位門口了,全是寫你是煉法輪功的,黨票你可以不要,你的公職還要嗎?你這不是自找麻煩嗎?」我當時心靜如水,心想找你講真相還沒找到機會呢,這下行了,我捨得時間,也不讓她走,跟她足足講了三個多小時。主要以講《九評》為主,讓她認清共產惡黨的邪惡本質。之後,又講了法輪功在世界的洪傳盛況,讓她回想我的工作情況,(因為我工作是非常努力的),又談了我的身體情況,節省了多少醫藥費,之後她口服心服的退了黨。還問我,她的黨費不能不交,我告訴她,就當是強盜搶去了。後來,她當著我的面,把檢舉信全燒了,過了些日子,我把單位裏其餘的黨員全勸退了。

二、用心去寫真相

很多人認為我的字寫的快又好,我何不利用這一優勢救度眾生呢?由此,我平時無論到哪裏,兜裏都帶著彩筆、油色筆、蠟筆,把更多的不乾膠留給其他同修。堅持四年多了,每年我都比較系統的把市裏及我居住的周邊的十幾個村莊的公共場所、電線桿上寫上真相標語。

當我第一次聽到蘇家屯事件時,和在場的同修交流一下,認為應儘快把這一消息告訴眾生。於是我立即(下午五點)向同修要了一盒彩筆加上自帶的,來到大街上,到街道上、樓群裏寫。主要寫:中共天良喪盡,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出售,眾生快醒悟,三退保平安。記得當時是脫掉鞋子,光腳寫至午夜二點,筆已用盡,我想回家吧,這時,自行車卻找不到,找了幾個來回也沒有,鞋子還在車筐裏,沒辦法只好求師父,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找不到車子了,求您!」這時,再一抬頭,車子就在眼前。其實類似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每每遇到危險和困境都是師父幫我闖過來的,師父恩重如山,我無以言表,我更加抓緊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讓師父多一份欣慰。

次日,太陽落山時,我又上路了,當時同修給我很多資料、不乾膠,又帶上筆,逐個村莊去寫、去發、去揭露中共的暴行。當我做到第八個村莊時,跟過來一輛摩托車,車上坐一個很大個子的人,顯然是蹲坑的。與我保持五米左右的距離,總跟著也不說話,此時已是後半夜了,我也不理他,我的心態是心靜如水。當我上公路時,這人掉頭回去了。我又接著往下個村去做,一直把所有備用品都用完,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是從哪裏來了一輛幽靈般的警車向我迎面駛來,狼嚎似的吼著從我眼前閃過,我當時心裏平靜的想著師父的法,師父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我再一次見證了師父法的威力。

平時,我抽時間寫勸善信,寫勸三退的信,郵往各地時,每個郵箱只放一封,如放兩封就採用不同字體寫封面,用八開紙,用筆名寫三退聲明,張貼在公共場所,經常在人民幣上寫「天滅中共,三退是福」、「法輪大法好」等。

三、用心去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

我去講真相、勸三退時,有很多時候是眾生聽我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三退的、理髮店、浴池、生日祝壽、開業、婚慶、同學聚會等,我絕不放過這救度眾生的大好時機,歌曲《為你而來》、《法正乾坤》、《法輪大法好》等都是我必唱的。有一次我的同學小聚,聊了一會,我便把話題轉入了法輪功,向他們訴說我修煉之後的身體狀況。當講到三退時,還沒等我的話說完,在場的一人(我的同學的妻子,姓仁)站起來就說:「你說的法輪功我了解,要三退,我不退,我吃的黨的飯,花的黨的錢,當然擁護黨了,法輪功好,你們師父咋跑美國去了,你說法輪功好,你在家煉吧,你別跟我們說。」這時,我平靜的跟她說,你提了這些問題,我得跟你介紹真實的情況啊,我師父到美國去,是因為我師父傳的是宇宙的法,當然要傳到世界很多國家。我跟你們講真相、勸三退,是救你們啊,接著我提出給大家唱支歌,我先唱了《為你而來》,又唱了《法正乾坤》,好像是唱著唱著就把他(她)們害怕邪黨的那顆心給唱沒了,完全沉浸在歌曲之中,包容在慈悲的場裏,接著又唱了《祝願》等。唱的時候,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邊唱邊流淚,在場的人全都哭了,那個姓仁的朋友,流著眼淚不好意思的說:你這一講一唱,我還真明白了,我代表我全家退隊,我能做他們的工作。緊接著全屋的人都同意三退了,我也轉悲為喜,也分別為他們編了名字。

有一次在理髮店,我發現屋裏有很多人,我覺的機不可失,就說,我給大家唱支歌吧,一個年青人說:快唱。我飽含著深情,為他們演唱了《為你而來》,根據歌詞大意,略帶一些動作,過往行人以為這裏在開演唱會,也過來聽著,這一唱全屋的人都高興了,問這問那的,我都給以解答。有一個年歲大的人說,我聽你唱歌怎麼忽然非常舒服呢?我告訴他,那當然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是煉功人,我是有能量的,周圍的人能受益啊,況且我唱的是大法弟子創作的歌。他們一個勁的讓我再唱一支,再唱一支,不住的稱讚,不斷的鼓掌。我又唱了《你我有緣》、《古怪歌》。這時我不唱了,開始講真相:大家聽我說幾句話:大法歌聲留耳邊,心生正念退黨團,眾生得救多美好,清清白白在世間。現在都有一千多萬人三退了,你們也是眾生的一員,你們也都退了吧。這全屋的人都高高興興同意三退了。

有時,親朋好友、鄰居見面時,他們並不叫我的名字,而是直呼法輪功來了,法輪功來了,給我們唱個歌吧,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充滿著甜蜜,我似乎看到了一張張得救的面孔,一雙雙醒悟的目光,多麼幸運啊!我是主佛的弟子,在按著師父的要求救度著眾生,師父給了我們世上最高的榮譽。師父說:「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賀詞》)

我在這幾年的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我所面對的多數是一群人,我想這樣能救度更多的人,也是按著師父的要求在做,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講清真相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做的過程中,無論遇到任何危險情況,都能心態穩定,沒有生死的概念。體會到了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的內涵。

以上是我在學法修煉、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所做、所悟的一部份,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