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大法弟子證實法記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聽到咱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徵稿的消息,我自己不會寫,心裏急的了不的,這幾年,光我講明白真相的世人,不知有幾百,甚至上千,我也記不清了。我想寫出來,不是想證實我自己,我是想說大法救度了多少人。我丈夫提筆忘字,寫不出來。我就更著急,感謝師父安排了同修幫我寫出來。

我和丈夫九六年一塊得法,我得法前渾身是病,有氣管炎,支氣管哮喘,後來又發展成肺氣腫,還有坐月子落下的病等等,一年四季拿藥當飯吃。得法後兩天,就再也沒有吃過藥。漸漸的身上的病都消失了。是師父救了我這個已沒有希望的生命。不然的話,我這個人早就沒有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的對大法迫害後,我和丈夫都沒有動搖,法照學,功照煉。原先我們的學法點在同修家裏,七二零以後就挪到了我們家。從那以後,無論邪惡多麼猖獗,七年來我們的學法點從沒有間斷過。看到師父遭誣陷,大法遭魔難,我常常流淚。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呆在家裏不動呢?我要替師父喊冤,替大法喊冤。我要把大法的真相告訴給世人。

因我丈夫曾去北京替大法喊冤,邪惡經常上我們家騷擾,但是動搖不了我們證實大法的決心。開始我們沒有真相資料,只憑著一張嘴,先向親朋好友和周圍的人講,然後再向陌生人講,趕集趕會,走親訪友,我都不錯過一個機會,把真相告訴給人們。並用我自己的經歷,向人們證實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有一天上午我去走親戚,路過一個村子時,大街上站著十幾個人,看見我走過去,有一個人說:「你這個煉大法的人別走,你給我們講講你啥時候升天?」我一聽,扭頭又走了回來,對他們說:「今天你問我,我就給你說說,我要給你講不清,道不明,我就不走了!」我就開始講四•二五是怎麼回事,「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平時,聽到別人念真相資料上面的詩,我都用心把它記下來,現在派到了用場。我把帶有自焚真相的詩歌背給他們聽:「…… 修煉殺生是大戒,自殺更是造大孽,大法弟子千千萬,七個自焚是騙局……」,還有《好了歌》等。

十幾個人聽的津津有味,不斷叫好,我足足講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他們都說:「原來是這樣,這下我們可明白了。」有一個退休的老支書,當時就想學法煉功。

師父發表了經文《快講》後,我牢牢把這首詩記在心裏:「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我感到非常緊迫,吃飯睡覺都想著怎麼救度眾生。有時幹了一上午活,收工後顧不上休息,跑出去講幾家,再回來做飯。我們這裏很多人都知道我修大法,所以在人多的場合下,經常有人對我說:「你這個學大法的,給我們講講真相。」我感到師父在給我開智,不管有多少人,我都不驚不懼,堂堂正正,滔滔不絕的講給他們聽,我給他們背:「芸芸眾生皆法生,好人都愛法輪功,順應大法得福報,違背天理遭報應。法輪大法到國外,世界各地人人愛,唯獨中國定「邪教」,你說奇怪不奇怪。……」他們有的直點頭,有的臉上笑開了花,我知道師父又安排這麼多有緣人得救了。

一天我到一個集鎮去榨油,見有兩個婦女也來榨油,就琢磨著怎麼給她們講。我問她們:「你們見到過大法真相嗎?」她們說:「沒有,你見過嗎?」我就說:「見過。那上面寫的可真好:常念法輪大法好,身心受益得福報,誠心默念大法好,災難來時命能保。」她倆聽了非常高興,說:「俺記不住怎麼辦?」我就說:「別人給我幾個護身符,還剩兩個,你倆可真有福,給,一人一個。你們只要相信李老師,相信大法,按照這上面的字去念,就能得福報。」她二人高興的接在手裏,其中一個說:「三天前我碰到一個算命的,說我三天內能碰到貴人,過去兩天了,也沒碰到,今天正好是第三天,原來這貴人是你呀。我得好好謝謝你。」我說:「不要謝我,貴人是李老師,你要感謝李老師,感謝大法。」

二零零五年春天的一天夜裏,我在睡夢中,突然聽到電話鈴聲,我抓起電話一聽,是大哥的聲音,大哥說:「二弟肚子疼的厲害,鄉村醫生診斷是胃穿孔,你趕快打你們那兒的『一二零』急救,讓救護車快點來。」我聽了忙說:「你趕快讓弟弟喊法輪大法好」。然後我就打了「一二零」。後來大哥又打來電話說救護車把弟弟拉到醫院,一檢查甚麼病都沒有,肚子也不疼了。第二天,我去了弟弟家,這時他已回到家,還在床上躺著,甚麼事兒也沒有了。我就問他:「你說實話,你喊法輪大法好了嗎?」他說:「我喊了,我一喊就不怎麼疼了,後來到了醫院,就一點都不疼了。」我說:「是俺師父救了你啊。俺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姐姐煉大法,你當然也要受益的。」弟弟非常信服的點點頭。通過這件事,我的父母、哥哥、弟弟全家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打這以後,人人都相信大法。(以前他們都不相信,還反對我修煉。)

零五年冬天,我父親正好好的突然得病,躺在那裏像個植物人,不能動,也不會說話。我得知後就去了娘家。滿屋子的親人都愁眉苦臉,母親見了我就哭著說:「你大(就是爸爸)從來沒有得過這樣的病,這下可夠嗆了!」看到父親這樣,我心裏很平靜,我坐在他床前,對著他耳邊說:「大,你腦子還清醒嗎?我平時總讓你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沒聽你喊過,不知你相信不相信大法?」我問了好幾遍,突然聽父親說道:「我咋沒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好?!」周圍的人都驚呆了,我知道師尊在救他,就給他穿上鞋,嘴裏說著:「正好好一個人,怎麼就不會走了呢?」在親人們的注視下,我扶著父親走了好幾米。從那以後父親就神奇般的好了。親人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父親是幾十年的邪黨黨員,以前我勸他退黨他就是不退,這下他也主動退了黨。家裏其他人也都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

我在外地某大城市的姨母得了半身不遂,打電話讓我去,我心想:「也許是師父安排我去救他們了」,便去了那裏。姨母全家人見了我,對我說:「前些年我們每年都給你郵寄那麼多的藥,突然收到你家的信,讓我們今後不要再郵藥了,我們都以為沒有你了呢,後來聽說你身體好了,也不知你咋看好的?」我就把大法的真相和美好告訴了他們。姨母當時就得法修煉了,從此身體漸漸好轉起來,現在他們全家十幾口人都相信法輪大法好。

一天我去集市上賣菜,鄰邊有個老年婦女也在賣菜。她給人稱菜時秤砣不見了,我就幫她找。她說她記性差,還有高血壓病。我就給她講大法真相,並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她說記不住,學不會。第二次趕集,我又專門找到她,拿出一個護身符對她說:「你照這護身符上的字念就行了。」只見她臉一沉,然後掏出一把錢來對我說:「得多少錢啊?」我說:「你花多少錢也買不來的,我們師父慈悲,是專來救人的,不要錢。」她高興的接過護身符,說:「俺孩子他爸身體也不好,能給他個嗎?俺還有個寶貝孫子,能給個嗎?」這樣,我給了她三個護身符。

一天我去醫院看一個病人,同屋有個住院的中年婦女,因有病,還得花錢,內心非常痛苦。我就給她講大法的美好,講「真善忍」,修煉大法的人不生氣、不和人計較,並把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法講給她聽,她聽後非常感激的說:「你說到我心裏去了,你這人真好,真能開人心。」之後我就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高興的抓住我的手非要和我拜乾姊妹不可。

我的姑母六十多歲,得病四十多天不能吃東西,在市醫院醫治也不起作用,都說是看不好的病了。一天我去看她,給她講大法真相,她擺擺手不讓我講。見此情景我就坐在一邊給我的一個叔叔講。我給他背「好了歌」和一些真相詩歌,當我背到:「頭腦裝有大法好,你就能夠留下了。」這時姑母聽了這句話,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見她坐了起來,我知道她聽進去了,就繼續講,後來她又站起來了,整了整衣襟,很入神的聽我講,聽完大法真相後,姑母的病漸漸好了。一段時間後見到她,我對她說:「你知道嗎?我一給你講大法真相,你聽進去了,治不好的病就好了,這是師父在救你,大法在救你。」她非常信服,從此相信大法。後來,她一次給我要了五本「九評」傳給她的家人。

我有個鄰居,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平時我經常給他講大法真相,他非常相信,見到大法真相小冊子就珍藏起來。一天他上到六米多高的樹上去掛玉米,一下摔了下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老母親見此情景哭著就喊人。當人趕來時,老漢已醒了過來,去醫院檢查,只有一點輕微骨折。老漢也沒住院就回家了。了解實情的人都說:「他因相信大法得了福報。」

因為我碰到的有緣人太多太多了,我非常高興師父救了他們,大法救了他們。這樣的事情我覺的三天三夜都說不完。除了抓住一切機會給有緣人講真相之外,我和丈夫還經常到周圍的村子發真相資料。有時候要過春節了,家家戶戶都要忙大年了,我們騎車來回走百十里地發放真相資料,回到家裏已是午夜,感到非常欣慰,身上也不覺的累。有時候晚上碰到警車,面對直向我們射來的車燈,我們發著正念,堂堂正正的走了過去。

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推進,邪惡越來越少了,環境越來越寬鬆,越快到結束,眾生能得救的時間和機會都越來越有限了,我覺的自己的責任越來越重。我要更加精進,用大法給我開啟的智慧,做更多更多證實法的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