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經驗和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們走過的路,要能回過頭來看看、就能找到教訓,就能在今後的路中歸正未來。

一、堅定在法上

今年四月因粘貼真相資料被惡人跟蹤、非法把我硬性抓到一個派出所。我想:放下生死甚麼也不怕、就堅定在法上。講真相、發正念,不配合邪惡,不告訴他們名字,只承認是大法弟子。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邪惡迫害大法弟子不斷的升級勾起了我的爭鬥之心,我怒視他們說:「天滅中共,善惡有報」。以後他們問我甚麼我就是不說話。一上午,他們弄來了區委書記、區610、還有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很多人,我除了講真相其它的甚麼也不說。他們氣急敗壞用手銬將我反扣起來。

我不停的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晚上七點多他們準備送我去看守所,十幾個協勤的男人押我一個手反扣著近七十歲的老太太,惡黨真是恐慌。在幾個人簇擁下,惡警推我上「一一零」車送我去看守所的前一秒鐘還不到,女兒、女婿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真的好驚奇、我想喊出來:慈悲的師父真偉大、這裏不是我管區的派出所,離我家很遠,還安排的如此巧妙。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定能闖出這一關。可這一念裏也隱藏很多、很深不易覺察的人心。這是後來學法、向內找,才認識到的。這就是教訓。

女兒擋住了押送我的車,大聲哭著說:「媽呀!我爸常年有病啊!我有家、有孩子還要上班。再說爸爸、媽媽、都是快七十歲的人了,你們不能帶走我媽。」沒有人性的惡人推開女兒,強行將我送入看守所。

二、在看守所裏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除惡、煉功

在看守所裏。在我周圍,我的年齡最大,我把所有好吃的、好用的包括我自己買的「五一」看守所給的,我全都讓給她們或生活困難的人。她們較長時間關押在裏面慾望又很大、真的很饞,瞅她們很可憐。都是惡黨害了她們,若允許大家學大法都會好起來。她們個個心煩意亂,因一點小事就大打出手。我想我要證實法,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來。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從不與她們嘮家常、嘮案子上的事、和撲克牌算命、玩等。跟她們說話就是講真相、勸三退。我呆的房間裏有二十一人,其中三退的有四人,也經常用大法來調解她們的矛盾。她們經常因為涼水(從水管接出來的水,時間長了就溫些)不夠用而爭吵。我想我要證實法,就直接用剛從水管流出來的涼水洗澡、洗頭。四、五月份真的很冷很涼,我不在意。每隔三~四天洗一次。不但保持了乾淨、整潔,而且身體很好、腰很直、不痛不癢、睡覺不多精力充沛、步履輕快、動作敏捷,而且從不吃藥也不感冒。她們羨慕的說法輪大法真好。有的說以後也學法輪功。

師父說:「大家知道,我們真正修煉,是講究良性信息的,講究同化宇宙特性的,你不得講善的問題嗎?」(《轉法輪》)我發出良性信息,不讓任何與我有來往的人、同修受到牽連、儘量善念對待所有的人、物、事,我自己做不到的請師父加持安排。所以她們(犯人)對我也很好,牢房裏有監視器,就在她們的掩護下動功、靜功,發正念一次不落,只要有時間我就除惡、背法,我不會背很多法,但我不停的背,不讓邪惡信息打進我的頭腦裏來。我想邪惡雖然關住了我的身,但關不住我的心,我的心要時刻在法上。在看守所裏心很靜,只要一坐下來就能入靜、入定,總是在另外空間除惡,看到我處理很多奇形怪狀的魔,也有惡龍。有些東西很低、很髒。在牢房的二十六天中,我基本都在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除惡等。師父說:「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和解法》)可是我有一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定能闖出去,想出去執著親情,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這就是嚴肅的教訓。

三、心性多高功多高

一天,所謂的辦案人員提審我說:「你老頭病的很厲害,我們想讓你回去。」(當時我沒動心,只是發正念,決不背叛師父、決不出賣同修。)他們接著說:「你的態度得好些,否則怎麼出去。」我腦子裏迴盪著。他們沒有審問的口吻,也沒追問甚麼,態度很平和,我想這一關我過去了,是師父安排讓我出去。「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可這一念就是長期功底的基礎。我被惡人的偽善迷住了(有執著)聽從了謊言,把他們拿來的事情經過看了看,覺得差不多,就在上面摁了手印、簽了名。就這樣惡黨欺騙了我。十多天後他們依據我的手印、簽名判我一年教養。邪惡一面害人,一面又裝作正人君子。當時我還認識不到甚麼地方不在法上。只是想一年就一年吧,也快,我把心放下做好了。他們開著車東奔西跑一上午拉著我去了兩個教養院就是送不進去。偉大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現在想起來還常常落淚,真的對不起師父,被親情所帶動。

惡人在無奈中請示他們的上級,讓我交待出上線就放我回家。我堅定的說:「沒有上線(心想決不出賣同修)。」他們在無可奈何中拉我又回到了派出所。做出了院外教養的決定。三個月後我拿到了判決書,心很痛。我沒有識破惡黨的邪惡、謊言、偽善,還是有執著,有怕心,所以蒙住了我的雙眼,迷住了我的心,使我看不清法理這就是沉痛的教訓。我借此機會鄭重聲明一切不在法上的做法、說法全部作廢,不承認院外教養,不受它任何限制,全盤否定,今後努力學法,做好偉大慈悲師父安排的三件事。

我不會寫文章,人心又很多,難免在這裏表現。我感謝同修,感謝同修的正念加持,感謝家人不斷努力要人,形成整體。感謝所有幫助我的人。我有很多不在法上的地方,有時還一下子認識不到。我寫出來這個教訓是願大家吸取我的教訓,不要犯同樣的錯,我謝謝大家,並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