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痛的教訓

——我被迫害前的不正常修煉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被郊區分局惡警綁架的。在連續兩天的突審中,我由於正念不足,經不起酷刑折磨,供出了與我聯繫的同修,承認了自己製作傳單(包括電腦製版手工製版)的事實。

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我被投入市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又被投入鄭州監獄。三年的牢獄生活,愧疚、自責,一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直到出獄後見到師父的經文《走出死關》〉,我才卸下了心中的罪惡,走出了死關。由於我正念不強,學法不紮實,不精進,給我們地區正法的工作帶來了如此巨大的損失。我希望自己能夠有機會彌補對大法造成的巨大損失,從新走回到正法中來。

回憶被邪惡迫害前的修煉狀態,我覺得自己在如下幾個方面「有漏」, 被邪惡鑽了空子。

一 「做事心」

每次出差在公共汽車、火車上看到許許多多處在不同狀態的眾生,心中就會升騰起一種憐憫的心,「有多少人知道真相啊?」想著,想著,淚便流下來了,心中升起一種救度眾生的緊迫感,我要救他們。

然而,「做事心」卻由此隨之出現,與慈悲心攪混在一起,難以分辨。慈悲眾生,加快救度眾生這件事,這並不錯,但是把救度眾生這件事,當成個單純的事來做,像完成任務一樣,把印傳單,上網,下載的事等同於「救度眾生」。做事要看結果,更要注重過程,過程中以修煉人特有的慈悲、祥和的心態把該做的做到位,同時遇到矛盾時要看自己,找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心中想的應該是眾生被救度,而不是做完這件事這樣一個單純的目地。所以,傳單的選材,製作印刷的方法,都要圍繞能使眾生明白真相為目地。但是,當時我不是這樣的,傳單的內容有的我甚至都沒有完整的看過,我刻的版印出來是甚麼效果我都沒考慮過。在這種強烈的「做事心」的驅使下,只是想著儘快把工作做完,把完成工作當作自己修煉成果的展現。這怎麼能起到好的效果呢?怎麼能做好講真相的工作呢?狀態是很不正常的,被邪惡鑽空子了啊!

二 不注重學法

師父多次在講法中提到,無論怎麼忙都得注重學法,而我對師父的警告和勸誡卻沒放在心上,後來被迫害、走彎路也是自食其果。甚麼是「以法為師」?就是師父講的法,你得照著做。我以種種藉口或對師父的話(法)打折扣,那是在修煉道路上要栽大跟頭的,付出慘痛代價的,最主要的是會給大法造成損失。這次我連累到了與我聯繫的同修,在法上我是做錯了事,給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師父《走出死關》的經文,幫我走出了這種沉重的心理陰影。我希望在今後的修煉中加快彌補對大法的損失,儘快趕上正法的進程。我也希望大法弟子能從我血的教訓中吸取一點甚麼,把學法這件事真正重視起來。師父經文《實修》「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 以此與廣大同修共勉。

三、不注重「發正念」

發正念能清除舊勢力的干擾,邪惡爛鬼的迫害,這是我們知道的。但我在做真相資料過程中,卻沒有真正重視起來。發正念也是蜻蜓點水,把工作中的異常現象看作是技術問題,設備問題,忽視了這些東西背後邪惡因素的干擾。教訓是慘痛的,「做事心」 的促使,把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做證實大法的事等同於常人做大法的事了。所以,我想無論大法弟子做甚麼大法的事,你首先是個大法弟子,這是一切的基點。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是大法弟子,那危險就來了,邪惡就會鑽我們的空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