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口、不向內找的慘痛教訓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3日】我得法6年多,但由於惰性和求安逸之心長期主導著我,所以精進的時候少,不精進的時候多,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做的很差。由於長期不內修,我被邪惡鑽了空子,從2004年3月份開始我就處在病業當中,心臟時時疼痛,手、腳、臉、腿腫脹,感覺是全身的疾病又都回來了,但和得法前的病態不一樣,我能動,基本上能做三件事,所以沒在意。

從2005年9月份開始,我的病業越來越嚴重,頭腦發脹,看書就睏,全身乏力,由於學法少,心性不但沒有提高,還層層往下掉。邪惡在虎視眈眈的看著我,終於在2005年12月22日下了毒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我家11月20日開始裝修,是經過同修A介紹同修B負責裝修的,我問只刷牆、換三個門和裝修廚房需用多長時間,他說一個星期。這樣我就同意了。雖然也想到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最後時刻,不應牽扯這樣的精力,又想8、9年沒刷房了,又臨近新年,好在時間不長,在11月20日開始動工了。每天只來一個工人幹活,我說讓多來人,他說沒有。就這樣一個多月才完工。自裝修那天起,我打坐全身骨頭疼痛,我已悟到是因為裝修影響做三件事,落下了正法進程。我很痛心,我很悔恨自己。於是我就開始埋怨同修B欺騙了我。

12月22日這天,我和老伴說,我們雖然上當了,但在矛盾面前找自己,不要再埋怨同修了。話是這樣說了,但心裏還是有些不平衡。我們下午5點剛支起床鋪,7點鐘同修A就來到我家,本不想再提裝修的事,同修A主動說起裝修時間太長了,於是我就滔滔不絕的埋怨同修B言而無信等等。我開始說時左腿就抽筋,這是點化,不要再向外找了,不要再被邪惡鑽空子了,我悟到不能說了,但我很執著,話必須說完,後來兩個腿抽筋。

當晚12點發完正念後我洗澡,洗過幾十分鐘以後,衛生間另一涼水管突然猛向我嘴裏、臉上沖涼水,我也坐到地上了,腿也直了,就像有人摁我一樣起不來,我悟到這是邪惡的迫害來取命了,我一念想到師父救我,我說: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只走我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其它的我全不承認,並喊師父救我,同時喊老伴兩聲,然後我就不省人事了,這大概是午夜一點左右。我兒子(同修)打電話叫來附近三位同修給我發正念,九點多鐘我醒過來了。我明白,這是師尊帶領三位同修在另外空間為我銷毀了大量的邪惡生命,師尊又一次為我承受。

寫到這裏我已淚流滿面了,我是多麼的不爭氣呀!讓邪惡鑽了這麼大的空子!

事情發生以後,我向內找出幾個執著心:

邪惡迫不及待的安排在裝修這件事情上來取我的命,可是沒有得逞,關鍵時刻我的正念出來了。我認為承包裝修的B同修這不好那不好,是我根本沒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在這時間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延誤我的工期三個多星期,能救多少眾生呢?

我曾和同修說過,我家8、9年沒刷房了,2年沒掃房了,說有那時間不如多學學法呢!顯示我把法放到第一位了。這又是對時間的執著,才讓邪惡鑽了空子。

我和老伴說,大法弟子負責裝修,不會上當。怕上當之心不就是利益之心嗎?不就是私心嗎?如果我的一思一念都站在法的基點上,邪惡怎麼能鑽了空子呢?

裝修兩個多月之內,我的住房就發現三次一寸多長的蜈蚣,陽台上也發現過一次三大三小,這使我猛醒,難道我的空間場都是這些亂七八糟骯髒的低靈嗎?有一次我很氣憤的把蜈蚣踩死了。但因為我承認了它,亂鬼的影子直到現在還在我眼前晃來晃去。而且我認為自此以後我的很多壞思想和做的很多錯事都是來自於它!而沒有認識到是因為我沒學好法,被邪惡鑽了空子,反而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

通過學法我悟到,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衝著我的各種心來的,深挖下去,自己顯示心,爭鬥心,嫉妒心都有,在矛盾面前不修自己,總認為自己對,很多情況下都是用人的理來衡量對與錯,又不修口,經常議論同修。原來我認為我沒有嫉妒心,那只是沒有暴露的機會而已。

認識到錯了,就要做好。我一定要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追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我要做一個堂堂的證實法的神。

後記

這篇修煉體會我斷斷續續寫了一個多月,(因為總有干擾)雖然寫的不好,但我是用淚水寫成的。是為了向師尊表達一顆愧對師尊的心。如果不寫出來,我永遠也放不下。

2005年12月2日那天,我不省人事8、9個鐘頭,師尊又救了我,晚上照樣學法煉功,難道這不是最大的神跡嗎?還有寫這篇體會時,剛向內找,身體就有很大的變化,晚上奇癢,全身出疙瘩,不好的物質都出來了,身體好受了,我現在親身體會到師尊講的法句句是真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