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不能用人心對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7日】在魔難中,是用正念,還是用人心對待,後果絕對不一樣。下面是我的一次經歷,也是一次嚴肅的教訓。

魔難中不能用人心對待

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被綁架,資料點同時被破壞。第二天上午惡警非法提審時,我由於怕心,有意無意的配合了邪惡的命令和指使。比如當惡警問我叫甚麼名字時,我說了,對於它們問的其它問題也全用人心對待,全是編的話,想蒙混過關,結果被惡警給打了一頓,它們說我沒有一句真話,現在明白不是它們在說話,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說話。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

後來,我們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有一天下午市610的警察來了3個人提審我,我當時沒有正念,一進屋子就感覺陰森森,心跳的非常快,幾乎都控制不住了,他們問我時,我還是編話。比如他們問我被綁架的居所的房子主人,我說只見過一次房主,言外之意就是不了解;他們又問屋裏有甚麼?我就說甚麼都沒有;他問另一屋(也就是資料點所在地)時,我說我從來都沒去過,我和我的同修只是天天在一起學法煉功,其它的甚麼也不知道;他們問我為甚麼有房子鑰匙時,我說是房主信任我,如果他不帶鑰匙時,好從我這取,方便;他們又問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我說通過我大哥的朋友認識的;又問我房主叫甚麼名字,我只告訴了他的姓;問我他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不是吧。警察又繼續問我,我說我大腦一片空白,甚麼都想不起來了。

現在想來這都是在配合邪惡,並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弟子對待,我沒有正念,配合邪惡,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另外空間的邪惡就以此為藉口操控惡警就用各種方式折磨我,拽我的頭髮來回撞,然後就猛踩我的腳趾頭來回碾。我把眼一閉,我當時怕心沒了,就開始發正念清理控制他的邪惡因素。惡警踩完之後,又掐我的脖子,當時都掐腫了,又來捏我的鼻子,又開始掐人中。過程中,我一直不吭聲,就一個勁的把「滅」字打到他身上,過一會它背後沒有東西控制了,它看我半天,呆了很長時間,它們就讓我自己回去,我不吱聲,他們沒有辦法,只好給我送回號裏。

那以後它們又來非法提審我兩次,我說我從現在開始一概不回答你們的問題,我要按法去做。我給它們背師父的經文《紅潮落》聽,然後給它們講真相,揭露惡警打我的事,越講越有了正念,它們的問題我一概不回答,另外空間的邪惡看著害怕,不再找我了。

再後來我就和一起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背法、發正念,環境開始好轉了,我們知道外邊的同修也在幫我們發正念。我在這裏謝謝所有幫我們發正念的同修,由於你們的全力營救我們很快正念闖出來了。

在拘留所的日子裏,我感受到師父無時無刻不在身邊。師父不許邪惡動我們,看護著我們,時時點悟著我們。

吸取教訓 向內找修正自己

師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中,每一件事都很主要。你們個人修煉圓滿的一切都貫穿在你們證實法中,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也一定要把自己在正法中的不足找出來、克服它。為甚麼有的地區學員配合得非常好,而有些地區配合得就不是那麼太好?不能說我們這裏有特務在干擾,強調有甚麼這個那個原因。其實我早就講過,你們心態很正的時候特務是不敢在這裏呆的,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正的場同化了,因為大法弟子發出的純正的這個場啊,會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識中不好的東西,純正的場就解體它,解體人意識中一切不正的東西,這就是救度與慈悲的另一種體現。人意識中不好的一切都給他解體沒了,他就剩下單純的思想意識的時候,人就會認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嗎?那麼,再一個選擇就是趕快跑掉,因為壞人的思想業力與不好的觀念害怕解體。」

通過學這段法我體悟這次被綁架,是因為我們的場不純、不正,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才造成巨大的損失。在之前,和我配合的同修對我態度不好,我就不願意跟她在一起,因為某些原因我們還必須在一起配合,這個過程中我總是向外求,甚至不怎麼跟她說話。如果我和同修能配合好,不斷的向內找,不管同修對我態度好不好,我都不動心,用法來衡量,不斷加大自己心的容量,就不會發生這件事情。就因為沒把我自己當作修煉人,沒有把法放在第一位,想的是怕自己受傷害,為私,才被邪惡鑽了空子,最令人痛心的是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

希望同修吸取我們的教訓,不斷修自己,向內找,特別是資料點的同修一思一念都不能放過,不能放縱自己的魔性。

在師父的點悟和同修的鼓勵下,我把這段經歷寫下來,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