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不能懈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雖然從我得法那天開始,走了很多彎路;從學法煉功、講真相、資料點的建立等平穩順利也好,出現矛盾也好,有驚無險也好,能走到今天,時時刻刻都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們。今天正法進程已近尾聲,堅定的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不能懈怠。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學法煉功的新學員不斷增加,同時給人們講三退也容易多了。一次我直接去找市公安局「六一零」的同學和派出所的同學講真相,他們相信大法好,「六一零」的同學明白真相後,我向他要回三本大法書,後來給他講「三退」時,他用車帶出來一袋子大法書(二十多本),還有磁帶,這都是他明白真相後,公開支持大法的立場,給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由於本地的大法弟子多,整體配合的好,真相資料一夜之間覆蓋整個市裏,震懾了邪惡,使邪惡膽寒,「六一零」頭目調度頻繁,也引起了惡黨上級的恐慌。一次上級惡黨「六一零」剛來本市蹲點不久,就鬧起「非典」,使惡黨迫害計劃破滅,不得不搬回。後來在學師父的新經文《不是搞政治》一文中:「別忘了人類社會是神在控制,叫人亂人就得亂,不叫人亂誰也亂不了。」我深深體會到這一點。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當時兒子上初中二年級,我沒注重學法,只煉功。剛得法時,不知道師父傳法的真正涵義是甚麼,甚麼是修煉不懂。有一次,在我開車回家的路上,出現翻車事故,周圍的人都說這下完了,沒命了,結果我與妻子一切平安,車只有一點劃傷,人們都說很奇怪,當時我想有神保護,還去燒紙呢,後來學法認識到,是師父在保護我們。九九年七二零惡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學校組織誹謗大法的簽名活動,毒害學生,兒子不但沒有去,還與其同學說大法好,並在日記中寫到:大法其實是很好的,自己煉功的體會等等,結果被班主任當堂批評。當我回憶起這件事,自愧不如。我由於怕心放棄了修煉,沒有把孩子帶好。

我是做生意的,整天充滿對利益的執著。二零零二年上高中的兒子突然出現了狀態,呼吸困難,醫院檢查沒病,又奔走了許多大醫院,還是沒病,一家人慌了手腳。有病亂投醫,找動物附體的人看病,沒想到把身體搞的更糟。一次兒子情緒暴躁,一拳把書櫃砸了一個窟窿,我沒在意,又一拳還是書櫃,這一拳使我們全家的命運有了轉機。書櫃裏正是九八年剛得法時請的《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我用心的學起來。

這時一位被惡黨迫害的同修回家了,在同修的幫助下,全家恢復了學法煉功不久,兒子的病狀消失,妻子和父親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飛。

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說:「當時那個環境是無法形容的,極其惡劣。但是我們無論國內國外的學員哪,當時都有那個感受,也都看到了那個邪惡在世間上表現出來的那個邪惡的程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種人的表現,而那實質上那種邪惡的因素它在操縱著人。這個東西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在極力的銷毀它,但是太龐大,因為你銷毀它再快,也得有一個過程,九個月的時間哪才把它銷毀掉,這還是從來都沒有過的,非常的大。」還有在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的講法「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

當我在看師父這兩次講法時,禁不住哭了,師父為救我們承受了那麼多,而我卻說了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我對不起師父,發誓要堅定實修。不久,我家成立了煉功點,許多有緣人紛紛入門,煉功點由幾人增加到十幾人,到現在從不間斷。

由於親身經歷大法給帶來的精神和身體上的健康與周圍人們的受益,認識到講真相的重要性,我周圍的生意人很多,發真相資料都是面對面,不知道甚麼是怕。一次被人舉報,打來電話的是公安局「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他們兩人都是我的同學,說有人舉報你發真相資料,讓我注意點。當時我否定他們,但還是有點後怕,後來學法認識到:是師父在點悟我,叫我注意安全,更應該向他們講清真相。

師父每次講法都要提醒我們多學法,在法上認識法。我認識到自己是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是溶在一起的,知道時間緊迫和做好三件事的意義。

二零零四年由同修的幫助,我家建立了資料點,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也是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擾,既是資料點又是煉功點,怎樣協調呢?開始出現很多問題,家庭的,社會的,同修之間等等。既要保證資料點正常運作,又要保證煉功點正常學法煉功,總之是跟頭把式的過來的。我體會到,平時不管遇到甚麼事,要多學法,以法為師,注意自己的言行,看到別人的不足也要找一找自己,才能闖過一道道難關。

今天正法進程已近尾聲,在這裏我想與大陸其他地區的同修說:今天我們本地區的環境如何,這與我們整體配合、協調一致、講真相,揭露邪惡,震懾邪惡有直接關係,不要再有怕心了,再也沒有時間怕了。如果大陸大法弟子每一個地區協調一致,遍地開花,講真相,最後整個大陸連成一片,邪惡盡滅,那就是法正人間的到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