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惡黨迫害 大法修煉志不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我從小就過著非常勞苦的生活,我看電視《八仙過海》中的何仙姑修行,我就想:我遇個神仙去修行也好啊。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幸運的得了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為了證實大法,不斷的被本鎮迫害大法之人抄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然而,大法在我心裏扎了根,在師父的點化下,規正自己,走在師尊安排的正法路上。

我記得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自從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邪惡第一次來抄我的家。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儘管邪惡不准集體煉功(集體煉功點在橋頭公園),但同修們就是要堅持集體煉功,大家就是想去煉功點煉功、切磋、交流。後來邪惡開始抓人了,把我抓到防暴大隊,然後通過新華鎮派出所接回。回到派出所,他們就非法抄了我的家,惡警黃昌軍提來滿滿一桶水,拽著我的頭髮就把頭往水桶裏壓,溺水,連溺三次。最後一次不知溺了多長時間,才把我的頭拽起來,當我睜開眼睛時看見水桶裏還在冒泡,但我沒有一點閉氣的感覺,我就知道慈悲的師父在保護弟子,現在回想起來,我深切的感受到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裏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一.正念正行 抵制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邪惡把法輪功學員弄去辦「學習班」。派出所那些邪惡誹謗師父和大法。他們說師父有好多萬元,你有沒有?他們又說師父的房子如何豪華。我說給廣漢好房子照張相,說你在裏面住,你在裏面住了嗎?他們說不過我,就把我從三樓拉下來,銬在上面窗子上。那天晚上我沒有回家,第二天,就把我單獨關起來,由村幹部守著我。第三天把我叫進辦公室,裏面已坐三百一十多個基層幹部,我從何祚庥、羅幹如何反對法輪功,到十四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開心得交流會,會上八十三歲的老幹部都靜靜的聽著。講完後,他們沒叫我寫甚麼保證,也沒簽甚麼字,就讓我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我去給鎮政府發真相資料,在回家的路上就被鎮派出所非法劫持了。他們打電話喊來了廣漢市國安局的姜天興,他們抄完我的家,就開始迫害我。打得我鼻青臉腫,晚上十二點,姜天興拿來了三節電筒,射我的眼睛,叫我把眼睛轉向他時,把姜天興嚇得大叫,跑了。第二天,我被送到廣漢看守所。看守所裏只有一個同修,我就和同修一塊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這年的農曆臘月二十五這天,我正在看電視,鎮派出所的馬上來人敲門。我沒有給他們開,他們用腳把幾道門踢爛了,進門後就搶我的書,搶我的東西,還要綁架我。邪惡拉走我,我不動,他們就抬。他們把我抬到車上。我給他們講真相不聽,反而打人,他們把我送到三十里遠的高駢鎮糧站,那裏已經關押了幾十個從北京上訪回來的學員。

這裏,被所謂「轉化」的就在倉屋裏,可避風雨;沒「轉化」的和新抓去的就在外面壩子上站著。我就背《論語》和《洪吟》,在嚴寒大霧中光著腳,也沒感到冷。

第二天早晨四五點鐘,有大霧,惡人就領著學員在壩子裏跑步,舉拳頭讓罵師父,說邪惡的標語。我傷心的流著淚水,我想師父為度我們,承受了那麼多,而在惡人指使下,就這樣對師父,我的眼睛模糊了,當我睜開眼睛時,面前顯示好大一朵紅花。後來惡人叫我們罵師父,讀邪惡的誹謗大法、師父的標語,我們沒有理他。在大霧中,我們被送去看守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二.傳經文 遭綁架

二零零一年,師父的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發表了,我拿出了幾張,上街給同修看。派出所的陳少勇在那,我給他看一張,他就把我非法抓進派出所,下午送到廣漢市公安局。晚上他們來了十幾個人,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靜靜的聽著,然後把我送去廣漢市看守所。

幾天後,廣漢市公安局的姜天興來非法提審我,裏面的犯人說別理他們,獄警就來清人。我心一想,叫你看不見我,我就站在幾個人後面,獄警就是看不見我,後來拿來點名冊點名。

在出門時,要我說再押犯人出所。姜天興問我時,我就說:你不要迫害大法學員,就會有美好的未來,你知道你迫害法輪功的後果是甚麼嗎?叫我簽名,我不簽,我就寫「法輪大法好」。

三.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和廣漢和興洗腦班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把我從看守所非法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從九中隊轉到七中隊。在惡人張小芳的帶動下,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又狠又毒。特別是那些邪惡者,他們的心比蛇還毒,那些犯人都說他們的心太狠毒了,在殘酷的迫害下,叫我寫「轉化」,我說不會寫,他們就寫好讓你抄,當把抄的拿到邪惡辦公室,我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後,馬上我就大聲痛哭,要我看邪悟的書,我就去找那上面師父的話來看,我越看越傷心,我問自己:為甚麼受不了迫害,要妥協邪惡,就這樣天天流著眼淚,眼睛都哭腫了。

幾天後犯人又叫我簽字(因為犯人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轉化」,可以減刑二十天)我不簽,並且馬上聲明以前的「轉化」作廢。從那天起被加重迫害,邪惡的張小芳說七中隊還沒有一個敢反過來的,你帶頭反過來,她打我耳光,扯我耳朵,穿著皮鞋踢我小腿,每天都生活在打罵之中。慈悲的師父不斷的點化我。我被加了七十二天刑期,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回家。

回到家,房子也壞了,門也叫人撬爛了,家裏東西叫別人拿完了,灶也叫人挖走了,家裏空空四壁,院裏長滿了雜草。當時我看到這一切,我心裏沒有難受,我想這些物質利益本來就是我應該放下的。

在勞教所由於長期挨打罰站,足腿都受到嚴重損傷,回家後十多天不能走路。在以後的日子,又匯入了講真相的洪流中。

二零零三年八月,邪惡又把我送到了廣漢和興洗腦班,在邪惡的威脅和偽善下,我在「保證上簽了字」,一個月後回了家。剛進家門,就看見一個大法輪變成了一朵大紅花在面前慢慢往下掉,越掉越小,掉到足上又升到手腕,漸小看不見了,回頭又看到一個大法輪變成一朵也是往下掉,又升到小腹不見了。我才悟到:是我在洗腦班簽字了,掉下去了,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想洗腦班雖沒有說破壞法的話,但妥協了邪惡。認識到了,我又從新走正。

四.歸正自己 講真相

我每天都去趕集鎮講真相,認真負責,講一個,他們相信一個,我都給他們發真相資料和護身符,真相光碟。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我女兒帶了兩個朋友回家,我給他們講真相,給他們真相資料看,朋友走了。在沒有注意的情況下,邪惡來到家,又抄家了。當時我發正念,女兒說:「媽,快點」。這樣我走了,流離失所。

派出所惡人四面八方找我,追我,大車小車自行車,小路大路田埂路都找遍了,在我家圍了一個多星期。當時我走到夜深人靜,不知走了多遠,也不知走到哪裏了,找不到路了。我就朝有燈的地方走,見有拉沙子的車,就搭車去了一個小鎮。我見邪惡還坐在場口的茶館裏。我便走田埂小路,去了一同修家,住幾天。聽別個常人說邪惡發了通緝令,說是抓著我,有五百元獎金。

後來,我回到娘家,弟弟不理我,妹妹說,前些日子晚上派出所去了七八個人到她家去看,妹妹也不理我,對我言語不多。住了不到一個月,我走了,到了廣漢縣城裏幫人,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有時晚上我出去講真相,看見惡人還在找我。到九月份,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我趕集時,派出所有人看見我,笑一笑,我也對他們笑一笑,後來一警察叫譚本建的,見了我說,好久回的,回來了也不來找我們。我說找你們幹甚麼,找你們就算帳,老帳,新帳一起算,把他趕走了。我又回到講真相的洪流,每天趕集講真相,很多人都相信,但我周圍的人看見惡人那樣整我,他們嚇怕了,不敢接觸我,不敢聽真相,怕派出所抓。

五.堅定正念 斥惡警

今年三月三十日,我和幾個功友去廣漢松林鎮講真相,在路上被人舉報,把我們抓進松林派出所,晚上當地派出所來接回,又抄了我的家,每次要出甚麼事,師父都會點化我,但我就是悟不到,到事出才後悔,我真是對不起慈悲苦度的師父,我的心裏很難受。

晚上學習師父的經文,都學過去幾行了,前面「正念」二字亮了一線。第二天邪惡之人譚本建,集宗軍就要我簽字,我說你們拿我東西還要我簽字,把東西還給我。我說你們像不像日本鬼子,日本鬼子進家翻箱倒櫃,還沒有上床翻嘛,你們連床上都翻透了,你們像不像土匪,強盜。以前我給你們講不要迫害法輪功,你們說是「上面」。我說頭長在你自己身上,你們連好壞都分不清了,我說這是宇宙大法,是天法你們知不知道。我給你們講真相送資料、寫信,你們卻三番四次的迫害我,連性命都快賠進去了。他說那些小冊子,光碟是不是給他們留下的,我說那是給你們留下的,你們好好看看。我繼續說,從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到現在多少年了,為甚麼沒有鎮壓下來,現在還越來越多的人來學,現在世界上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學。我說:「我上你們的黑人榜,那你就上我們的惡人榜,把你的電話告訴我。」他嚇壞了,趕快說沒有電話,沒有電話,就這樣灰溜溜走了。

我會一如既往的走在師尊安排的正法路上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