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大法弟子修煉、反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小時候家窮上不起學,跟別的孩子淘氣偷鐵賣錢花。十四歲那年得了丘腦血管出血症,右側偏癱,生活不能自理,沒錢醫治。父親不在家,母親著急上火幾年後就去世了。半殘的我,為了活命,拖著不聽使喚的右腿和一隻抽聚在一起的右手,靠賣雪糕為生,身心痛苦沒處說。

九七年我二十二歲,喜得大法。開始只知道到煉功點煉功,動作不到位,右手抱輪手總往下落也不知道。很長一段時間下來不知道咋修。後來參加學法小組,法學的多了,漸漸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也知道遇事用法衡量,找自己的不足。明白了要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知道了善惡有報是天理。在生活中開始約束自己的行為。心性提高了,身體也越來越好了,右手能伸展了,並能用力握東西。不但能養活自己,也能幫助別人了,沒讓國家救濟,心情也快樂多了。

大法遭陷害後,我想去北京說句公道話,想說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對社會有利沒害。二零零零年上訪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在看守所關十個半月。我煉功犯人就打我,逼我寫不修煉保證,我不寫,他們說寫個假的也行,我說不能說謊,他們就說不寫關死在裏頭。過一段時間又一犯人說:「我替你寫,你交給所長,等你出去了再煉」。當時法理不清,人心多,還認為是個好主意,沒分辨就同意了。

出來後才知道做錯了,我很後悔,寫了「嚴正聲明」,聲明那份「保證」作廢。我跟同修說,再進去一定不寫了。同修糾正說:「這不是正念,不應該這樣想,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這是舊勢力安排的,不要承認。」但我還是放不下這事,不能靜心學法,發正念總好困也突破不了,講真相效果不好。

二零零五年,國保大隊找一個女人設計我,她到我那說,她是鄉下的,以前煉過功,法輪功被迫害之後就不煉了。我信以為真,把資料和《九評》給了她,真心讓她從新修煉。她把資料放在我車上走了,不一會惡警就來收車抓人。關了一個月又送我去勞教。路上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看守所警察對國保大隊惡警說:這樣的人你抓他幹啥?我被送到勞教所體檢不合格退回,惡警仍把我關在看守所。我後來悟到了正念正行的法理,去掉了怕心,求師父加持,才被釋放。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邪惡在市場再次綁架我判三年勞教。我的繼母聽說後到國保大隊要人;同修也在明慧網上曝光邪惡,在當地揭露邪惡,集體發正念營救。我晚上睡覺聽到同修讀法,我求師父加持。第一次送勞教所不收,公安局又湊錢買通勞教所硬把我送了進去。我反思自己三番五次被迫害,是因為有許多心不正,遇事處理的不理智,且始終學法心不靜,人念冒出來也覺察不到。但我始終抵制邪惡,二十三天後,勞教所叫國保大隊接我走,惡警氣急敗壞繼續把我關押在看守所不肯放我。我絕食抗議幾天後回到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