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正證實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個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四十天才得法的弟子,那時因為我男朋友身體不好,有一位同修為他請來了一套《轉法輪》寶書,讓他學大法。當時我抱著一種好奇心翻開了書,結果我把《轉法輪》書一氣看完。當時我的感受很大,就感覺腹內有東西在轉,書上的字都閃著金光,我看到了師父、菩薩,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原來以前電影、電視裏那些神話故事都是真實的,人也有這樣的本事。從此我對《轉法輪》愛不釋手,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的大門。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當時對我衝擊很大,我痛苦過、徘徊過,最後我還是下定決心: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沒有錯,我要跟師父堅修到底。

緊接著,各種壓力接踵而來。當時我開了一個煙酒門頭做買賣,我的隔壁鄰居做小吃生意,本來我們相處的也很好,結果他們夫妻二人看我賣東西輕快、乾淨,而自己的小吃店又累、又髒,就把門頭也改成了煙酒門頭,和我對著搶生意。結果我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做,幾乎到了虧本的地步。

來自家庭的壓力也上來了,我小叔子說我學法輪功做好人不和人搶沒有買賣,婆婆說我敗家子、不擔財。在這痛苦中我持續了一年,我只是一味的忍。那段時間,我切身體會到了人情的冷暖,世態的炎涼。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的幫助下,我認識了大法弟子淨蓮。淨蓮對我幫助很大,她和我一起學法向內找,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氣恨、委屈,一味的忍受,現在想來那只是做到了常人之忍。師父說:「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接著師父的正法口訣下來了,通過發正念、學法向內找,我的環境也慢慢變好了。

二零零零年後,許多老弟子進京證實法,也有許多老學員由於怕沒有走出來,那時真相材料也有了,我就和淨蓮一起結伴發資料、貼不乾膠。我們負責的片區就我們兩個人年輕的,其他都是上了年紀的同修,貼不乾膠她們都走不遠;一有資料、不乾膠我們就多拿。那時我們倆人就感到壓力很大,狀態不好時,我們就在家學法、發正念;狀態好我們就出去發資料。

那時邪惡還很瘋狂,我們都在晚上發。一開始我們在城裏發,靠城邊的農村發;後來因為城裏大法弟子多,資料也不缺,我們又去偏遠的農村發。我們去過農村的娘家、親戚家,反正能去的我們都去了。一路下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有驚無險。發資料時我們倆正念都很強,在漆黑的夜晚,在農村的巷子裏,我感覺像白天一樣,甚麼觀念也沒有,身體輕飄飄的,走多遠的路也不累。

當然,也有不順的時候。在城裏發資料目標容易找,去農村有時走很長的路也找不到村子。有一年夏天,我們走進了一片玉米地,四週甚麼都沒有,只有呼呼的風,我們倆人走在小路上,我產生了一種怕,那種怕當時壓也壓不住,只感覺四週莊稼地裏有不好的東西,我緊緊抓住淨蓮的胳膊;我們一句話也沒說,走出了那片莊稼地。

零四年後,我們又結識了大法弟子香蓮和清蓮。《九評》出來後,我們四人結伴出去發。後來認識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我們感覺輕鬆多了。我們幾人有時也發生矛盾,意見不一;但我們在師父的法理指導下向內找,都能迎刃而解,沒有甚麼困難能難住我們。今年瀋陽蘇家屯集中營曝光,我們幾人更沒有懈怠,傳《九評》、勸三退,曝光邪惡,沐浴在師父的法光之中。一開始我就有一個很強的正念,做證實大法的事任何邪惡不配來干擾我們。

寫到此,我想起了師父,弟子很想見到您,我代表我們四人向師父問候:師父您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