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真正渡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我今年八十三歲,九七年得法,也算是個老學員了,今天想借明慧網,說說自己的心得體會和同修們交流。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我大女兒去世一個月,兒女們去上墳,家中只剩我和老伴。情魔來干擾我,想起和大女兒在一起的情形,我抑制不住自己哭起來。由於動了情,虎視眈眈的舊勢力就鑽空子迫害我。

哭的過程中,覺的腿有點不得勁。中午,見我走路腿不好使,小女兒(也修煉)問我:是不是想念姐姐在家哭了?我說:是。小女兒說:這是舊勢力鑽空子迫害你,千萬不要承認它,以後再也別哭了,多發正念。我答應了,到整點我就發正念。可腿就是不好,還疼的走路都困難。

小女兒就把我接到她家。腿疼的越來越厲害,第一天還能走路;第二天就不能走路了,去廁所得爬著去;第三天連爬都不行了。小女婿就偷偷把我大兒子喊來,說是要送我到醫院去看。我腿疼的動不了,沒悟好,就答應了。

可到醫院做完各項檢查,一切正常。醫生最後說我膝蓋處有積水,得抽出來。這時我想:只有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才能真正的平安。就問:抽了水還長嗎?醫生說:長。我說:抽了還長,抽它幹啥?不抽了,咱不看了,回家吧。兒子只好讓醫生開了點藥回家了。

我回到自己家。二兒子在外地趕回來看我。他很孝順,到家後趕緊倒水讓我吃藥。我沒把握住,礙於兒子的一片孝心(其實是情),就吃了。過後一想不對,我是修煉的人,是信師信法的,這不是病,是看我的悟性,同時修去情。等兒子再把藥送來,我就把藥含在嘴裏,兒子看不到的時候,我再吐出去。兒子也就不再勸我吃藥。可是我的關還沒完全過去。兒子又給我買來了膏藥,給我貼在腿上。等兒子走後,我就把膏藥揭下來。老伴見我不吃藥,也不貼膏藥,就不高興。我不被他帶動,照常發正念,聽同修念書學法。

有一天,我的二女兒來看我,她讓我連信醫院,再信大法,叫我「二信」。小女兒趕緊提醒我說:就是「二信」,才沒走過來,您要想走過去,就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隨後又問我:信師父還是信醫院?我說:信師父。

又過了一兩天,一個外村同修來看我,說了許多讓我堅定的信師信法的話。我非常感動,想讓她吃個蘋果,就讓小女兒去拿。同修說:您要真心想讓我吃,就自己拿給我吃吧。其實,同修是想讓我在拿蘋果的過程中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當時沒有多想,就起身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到裏屋去,把蘋果拿給同修。

從此,我又站起來了,還經常到別的同修家去學法。二女兒看到我這神奇的變化,也走上了修煉的路。

通過這件事,我深深體會到在關鍵時刻,每一顆人心就是讓舊勢力鑽空子的機會,還可能給證實法造成損失。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去掉人心才能真正度過關難。同修的幫助也很重要,沒有同修提醒幫助,這一關我也可能走不過來。希望和我相似的同修也能吸取經驗教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