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何時都堅定相信師父和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31日】我是九六年四月二十號左右,在晨煉時很「偶然」的被一種奇妙的音樂聲吸引而走進大法煉功點的。當時我看著一個八個月的小外孫,他一直跟我聽師父的講法,二零零零年我孫女八歲也跟我學大法。

那時因為就我們三個,他倆可聽話了,悟性也好,早晨五點鐘爬起來一起發正念,晚上學完法還找一找自己今天哪兒做錯了,有時業力來了,他知道有師父在管,不用吃藥馬上就好了。有一次,我外孫女高燒,好幾樣「病」狀都出來了,蓋三個被還說冷,我就給她讀師父的大法《轉法輪》,我問她明天能不能上學?她說「能」,讀到十二點她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背著書包就上學去了。

我身體上的病也不知不覺都沒了,特別是那個頑固的皮膚病。所以我從學法那天起直到今天,無論甚麼時候,我一直是相信大法和師父,邪惡多麼猖狂,我從來沒說懷疑過大法和師父。在一篇文章中我看到一個國外學員說:在中共邪黨的迫害中,他看見師父的頭髮都白了,我的淚水一下子就抑制不住,不停的往下淌,師父啊!偉大而慈悲的師父,為了救度眾生,為了億萬眾弟子你承擔的太多太多了。弟子沒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只有做師父讓做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才能對得起慈悲而又偉大的師父。

十年來,我就是相信師父和大法,出門就發正念,有師父看護,山南海北的帶著資料去救眾生、講真相,甚麼事也沒有。遇到矛盾、麻煩向內找,信師信法,為了親朋好友、同學、老師,我一共去了六趟山東,還有青島、濰坊。在濰坊,為了我一位四十年沒見面的老同學,我在幹休所給小兵講真相,他們和政委說了,把我同學嚇壞了,我說沒事,我做的是好事,我就發正念,走哪發到哪兒,後來政委看見我,和我說了半天的話,他也沒提大法的事,晚上和同學講到半夜,她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想只要念正,有師父在,甚麼事也沒有。還有,我給在日本的孩子郵資料,叫邪惡查出來,給她們嚇壞了,接了電話我就向日本那邊發正念和請師父加持,第二天來電話說沒事了,師父呀,如果沒有您的呵護,弟子能平平安安的到今天嗎?大法太神奇了。

今年是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七年整,在七年前的七月二十號,我們在公安局裏看到邪黨開始播放陷害大法的電視,心裏不知多麼的難受,從此家裏的外邊的壓力一擁而上,老頭本來脾氣不好,一看電視就罵我,有時還真打,連頭帶臉的,可是我就想:有大法他打不壞,一點也不疼。到現在他還是罵,我就忍著,自己認為是因果關係。可是有一天我從明慧網上看同修寫的文章,我才恍然大悟,是邪惡爛鬼利用他那張嘴在干擾我,我修的是宇宙中最正的法,我只要做的正,師父一切都會給善解的,我修的是神,他有甚麼資格來管我。我明白了,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爛鬼,情況就有所改變了。邪惡爛鬼真的是無孔不入啊,我們一定要多學法,多發正念,不讓其鑽空子。

另外使我最痛心的是:雖然家人也知道大法好,大法給我的一切他們也都親眼見證,但是就是怕抓,所以在二零零四年,外孫,孫女兩個孩子就放棄了,不學了,真是太可惜了,可怎麼辦?全是這個邪惡的黨幹的壞事,常人真是永遠也不會理解煉功人,明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讓孩子學。

師父呀,弟子用語言是沒法表達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我是閉著修的,甚麼感覺也沒有,甚麼也看不見,我就是憑藉著對師父的正信,對法的正信,一直要和師父走下去,今後我要多學法,跟上整體的形式,多發正念解體所有的黑手、爛鬼、惡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