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師父正信到底有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8日】由於人的觀念的影響和修煉層次的限制,我們往往對不符合自己觀念或者認為不太可信的事情產生懷疑,用人的思想衡量大法,經常產生「是不是這樣?」、「可能嗎?」等不正的念頭。當師父有新的法講出來的時候,由於我們跟不上正法的形勢,也會被人的觀念所障礙,從而偏離正法之路。

修煉說到底就是一個「悟」的問題,也就是西方講的「信」,能不能完全徹底的、不折不扣的信師信法,將直接關係著大法學員的正念。師父講過:「你能不能堅定,能不能修到底,這是至關重要的。」(《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可是有多少學員被當前的形式障礙著不想向前走了,甚至有的學員因為不理解師父講的一句話竟然不修了。

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以後,有多少學員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放棄了大法,根本上還是對法不堅信呀。師父曾經舉過一個例子,「過去有一個修道的人在街上一邊走一邊喝酒,忽然看到一個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這個人,想收他為徒弟。他問這個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說:「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來呀?」他說:「我敢!」「我去哪裏你都敢跟著嗎?」「敢。」「好,那你跟我來吧!」他說著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壺往地上一擺,打開蓋,一下跳進酒壺裏去了。他一看師父跳進去了,也學著師父的樣子一跳,也進了酒壺。看熱鬧的人們都來趴在那個壺口往裏一看,哎喲,一看裏面是一個廣闊的世界呀,非常大。」(《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對大法許多大法弟子是從根本上相信的,所以我們才能走到今天。可是也往往有一些法我們不那麼堅信,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影響了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

比如:師父講過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安排,正念制止邪惡,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邪惡就不敢迫害。可是面對邪惡的時候,看到邪惡強大的外表,往往我們的心就開始膽突了,不想跟邪惡產生「衝突」,連真相也不敢講了,產生了消極的狀態,那麼可能就會遭受到更大的迫害。其實大法弟子講真相是為救度眾生的,無論是誰,他首先是一個生命,對那些受矇蔽的眾生,我們是本著救度他們的願望去講真相的,不是跟人「鬥」呀。

再如,對於出現病業的同修,特別是病業表現較大的,是不是真得把自己當神一樣,根本就不在意,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嗎?那些查出「絕症」的,是不是覺得還是不放心,才到醫院的?是不是覺得還是應該採取些甚麼醫藥的手法才踏實些呢?那麼這不還是對法不堅信嗎?

我們是師父親自度的弟子,別說常人的醫院,就是宇宙中任何一個其他的神都不敢動師父親自度的弟子的修煉的路,那麼不信師父,信誰呢?對法的不堅信,就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魔難。

還有師父講過煉功是解除疲勞、補充能量的最好辦法,可是我們許多人包括我,往往就忽視了煉功。在特別疲勞的情況下,往往想到的還是睡覺,否則就覺得撐不住。但從那些每天堅持煉功的同修來看,他們往往每天睡三四個小時,都還精力充沛的做證實大法的事。我們真相信煉功對改變本體的巨大作用了嗎?

再有,當1999年7.20迫害大法後、當「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當「九評」推出來以後、當中共秘密集中營事件披露出來以後,多少學員被後天的觀念障礙住了從而脫離了大法呀!甚至有的人走向了邪悟,自心生魔了,還覺得自己修得高。可是,出現的這些事情,師父早就在法中講給我們了,我們信多少?理解多少?

未來正法修煉的路還會存在著對法根本信不信的問題,每一步對大法弟子來講都很關鍵,就是到最後,也還在考驗我們「對法的本身能不能認識」(《精進要旨》)的問題,一定要保持正念呀,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信師信法,走好證實大法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