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6日】我談的信是指信師信法的問題,也許有人會說:修煉人誰不信師信法?不信師信法能修到今天嗎?是的,我原來也覺得自己信師信法,可我從自己修煉中走過的路一看,信師信法也存在一個成度問題,或可以說層次問題。我體悟到:信師信法成度越高,你走的路就越正,信師信法成度有多高,你就能修多高。

個人體會,個人修煉時期,信師信法成度主要體現在病祛沒祛呀、功長沒長呀或過關方面。信師信法成度高者,不管看沒看見甚麼,體沒體察到甚麼,或者好沒好病,我就認為大法好,我就信。信師信法成度低者,往往要看有沒有法輪,看沒看見另外空間,我的病見沒見效,等等方面,如果得到證實那就信。修煉的初期我就是這第二種人。因為那時都說大法好,通過學法也逐漸對大法有了一定的認識,修煉中也得到了一些證實,所以我也就一路走了下來。

99年7.20迫害一開始,整個形勢都反過來了,正像師父在《大曝光》裏說的那樣:「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面對邪惡的謊言、殘酷的迫害,有多少學員畏懼了,其實對信師信法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我當時雖然沒有乾脆就不信師信法了,但也有疑問或半信半疑,所以造成後來修煉中走了不少彎路。由於信師信法成度不夠,前進路上或膽膽突突或畏縮不前,面對邪惡迫害消極承受,甚至產生邪念。可又一想,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不是失去了這一次機緣了嗎?正像師父後來講法說的那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因此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不少魔難,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師父增加了不應有的承受。

就是到目前為止,我偶爾也出現一些個不堅信師父、不堅信大法的念頭。如身體哪地方有「病」態,就想我煉這麼多年了,怎麼還……;頭髮白了一些,身體隨著年齡增長有些老化現象,就想性命雙修我怎麼還……;誰誰修那麼好怎麼還失去肉身了?這麼殘酷的迫害怎麼還不結束啊?等等。(我悟到這些不信師信法的念頭都是後天的觀念,決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要在修煉中歸正)

記得有一位同修,當邪惡到她家抄大法書時,她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立即心如止水的盤腿發正念,結果邪惡之徒放下大法書,逃走了。還有的同修,邪惡綁架他時,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到派出所,又從派出所喊到看守所,從看守所喊到勞教所,結果勞教所不敢收,又返回當地派出所,邪惡沒招只好放人,硬是憑著正信正念闖出魔窟。這樣的例子簡直不勝枚舉。

師父在《在悉尼講法》中說:「你比如耶穌講:信我,你就能去天國。其實你得按照我教你做好人的道理去做,才是真信我,你才能去天國。」《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說:「過去在西方宗教講信,在東方是講悟,說白了就是你要堅定。你要沒有這顆心你甚麼都做不了。」我體會,因為我們是在迷中修,師父究竟是不是度人的覺者,所傳的法是不是宇宙的真理,誰也沒見過,誰也沒實踐過,那麼憑甚麼能在大法中修,就憑一個信字。你信的成度低,修煉路上就要踉踉蹌蹌,或乾脆走不下去。你信的成度中等,修煉中往往步履蹣跚,魔難不斷。你信的成度高,修煉路上就所向披靡,一切邪惡魔難煙消雲散、灰飛煙滅,勇猛精進直至圓滿。所以整個修煉過程中貫穿一個「信」字。

師父告訴我們:「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在考驗著你對法堅不堅定」。(《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確實是這樣,你看過去無論是惡人發表文章攻擊大法時,還是4.25萬人大上訪,7.20迫害開始,甚麼天安門自焚偽案,甚麼殺人案,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很多,蘇家屯集中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等一系列事件中,還有對三界內事物的著迷程度,都在考驗中還能不能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當然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信師信法的成度就是你修煉中的含金量,你相應的就是18k金、21k金、足赤金。你有多高的正信,就有多強的正念,你信師信法的成度有多高,你的層次就有多高。

一點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