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改字和蘇家屯事件談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2日】近日來,周圍有個別同修因聽到蘇家屯事件產生怕心。個別學員不敢見同修了,甚至不敢看《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對大法產生懷疑了;學法、發正念也少了,講真相也不敢做了;常人中的事情越來越多、魔難也越來越大。特別是《明慧》登出的「改字」:「真象」再改回「真相」後,就又有更多的人不理解,對大法和師尊產生了懷疑。

聯想到目前這個問題在跟不上正法進程、不精進的學員中普遍存在,既嚴肅又亟待解決,所以我將個人不成熟的體悟寫出來交流,旨在拋磚引玉,不妥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回想我們的修煉過程:一直是在去除自己的人心、自己的執著、自己人的一切後天觀念中,無條件的同化大法、堅信師尊、堅信大法中走過來的。而每一次的去執著、去人心、去除自己人的一切後天觀念,都是在砍掉了我們離不開人的一根根纜繩,從而走到了今天。而不修了的、走向邪悟的、甚至走向反面的,都是對大法產生懷疑後一步步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走到那一步的。

師尊已經給我們講過,在我們的修煉道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存在。也告訴過我們一直到我們修煉的最後都存在對我們能不能行的考驗。宇宙、天體、穹體太洪大了;歷史也已經歷了無限漫長的、複雜的歲月。舊勢力表面是在幫助師尊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鍛煉成熟,其實質是在把大法弟子往下拉。

那麼,蘇家屯事件能是偶然事件嗎?師尊已經教給了我們:「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無存》)咋還那麼多的「怕」呢?這「怕」是不是執著心?這不又是給邪惡找到了迫害的藉口了嗎?當然我們是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必須有人身在世才能救人!可現在,在個別學員中引起的對大法懷疑產生的波動,不正是上了舊勢力的圈套嗎?不敢見同修了、對大法懷疑了,學法、發正念少了,講真相也不敢做了──這不正是一步步走著舊勢力給你安排的道路了嗎?這不正是舊勢力在把你往下拉了嗎?因為我們修煉的人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走向神的路──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救度眾生;另一條則是舊勢力安排的把大法弟子拖下去走向毀滅的路。

珍貴的同修啊:何等嚴肅的事情!「機緣只有一次」呀!而且現在已接近尾聲!師尊已經給我們承受了太多、太多,一直在延長結束的時間。為了甚麼?不正是為了我們這些不精進的弟子嗎?!因為師尊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呀!更何況師尊在《洪吟(二)》中已經告訴我們:「志念超金剛 洪微是我做」、「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你現在不做三件事,不走師尊給你安排的修煉道路,不正是走著舊勢力給你安排的走向毀滅的路了嗎,這不危險嗎?!

師尊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已經告訴過我們:「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大法弟子走的路,這就是修煉形式所決定的必須這樣修的,決不能夠因為有任何常人的形式的變化而發生變化」。

就改字而言,從「真相」改為「真象」再改為「真相」。我(常人中有高級職稱)沒有任何想法,就是按照師尊講的做,按照《明慧》通知改。我只認為這是對大法弟子修煉的又一種形式的考驗。其實從修煉一開始,我們所走過來的道路就不是按照常人的推理方法走過來的。我們已經闖過了99年「7.20」邪惡的瘋狂迫害和血腥迫害這種瓦解式的檢驗,無論以後修煉路上遇到甚麼樣的考驗和魔難,都休想動搖我堅修大法的心!

記的一個佛教故事:密勒日巴佛修煉的時候吃的苦簡直讓人難以想像。他的師父為了讓他還業債,限制他在多少天內要從山下把一塊塊的石頭背到山上蓋房子。當房子快蓋好的時候,師父告訴說:我沒選好地方,這地方不合適,換到另一座山上去。這就要密勒日巴把房子拆掉,將一塊塊石頭搬到山下,再搬到另一座山上去從新蓋房子。背上的皮都磨破出血了,還要按要求蓋好房子。他的師母為他掉眼淚給求情,他的師父也真為他捏把汗(記的不太準確,請同修原諒)。那也沒辦法,那就是他修煉必須要走的路、必須要過的關。

而我們今天修的是宇宙大法,將要修到那麼高去,成就那麼高的果位!師尊將要給我們那麼高的榮譽,我們將要承擔起那麼偉大的責任和使命、去管理那麼多的天國眾生!不修去自己各種不好的心,沒有難度、沒有考驗、沒有自己威德的建立,甚至對師尊、對法都懷疑了,怎麼能行呢?!還想像常人一樣,名、利、情都不捨得放下、不想吃苦、甚至求安逸,按照常人的理去衡量自己修煉的路、輕輕鬆鬆的就升上去當佛,這怎麼可能呢?舊勢力允許嗎?(當然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的)未來天國眾生能聽你的嗎?那麼偉大的使命你能勝任和承擔的了嗎?!

回想9年前我剛開始修煉時,因堅信師尊扔掉了全部藥物準備還業債,全身的疾病一掃而光,以後偶爾有消業現象,不當回事都很快就過去。99年「7.20」大法被邪惡瘋狂迫害時,因對邪惡鋪天蓋地的血腥迫害不能理解,對大法稍有懷疑魔難就大,也被非法抓進洗腦班、被迫寫過「五書」;但憑著個人修煉階段法學的較紮實,很快的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投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近幾年來的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就是要按照師尊的要求做。任憑邪惡如何瘋狂,我就是要走師尊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這一念非常的堅定!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證實法、救度眾生一直比較順利。特別是出去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等,也經常有神奇的事蹟出現,當然也有過有驚無險。憑著對師尊的堅信,堅定的走到了今天。

現就個人堅信師尊、正念正行的小事與大家分享交流:

我是上了省邪惡「610」黑名單的大法弟子之一,原是城區輔導員,在省級企業工作,原是企業領導成員。邪惡迫害中,我於2000年失去了職務,2001年被非法抓進「洗腦班」三個月,2002年失去了工作。家裏人不修煉,不能理解我,在邪惡鋪天蓋地的血腥迫害中,家裏人也受到很大株連。這樣,我失去工作後,出門不僅有單位(我住在單位宿舍)、傳達室的人監視,家裏人也一直在看管,我就把自己關在家裏拼命的學法,每個星期把師尊「7.20」以後的法都學一遍。

兩個月後,我想我必須出去講真相救人了。可手頭又沒有資料,我就用硬紙片刻字,把藍色墨水放進噴頭髮的小瓶子裏。家人上班後,我先發正念,然後拿上瓶子和刻好字的紙片上街噴標語。先到一同修家,她說:「這幾天風聲正緊,聽說每個人身後都有人監視,緩兩天吧。」我當時意識到:我剛從人中走出來邪惡就搗亂,我必須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必須做我應該做的事,我非常堅信師尊在保護著我。我堅定的想:我能行!這時一陣熱流湧向全身(現在想那可能是師尊在給我灌頂),我沒有一點怕。這樣我騎上車子,大白天在居民區(省城)的牆壁上噴了十幾條小標語,如入無人之地。這次噴標語,雖然我噴的不多(第一次沒有經驗,紙片噴不了幾個就不能用了。選用塑料片的可能會好些)。但是我否定了舊勢力對我的安排,震懾了邪惡,證實了法。

在家裏學法、發正念我一直抓的很緊。後來與一同修聯繫上,每週可以給我50─100份真相資料散發,可出去一發就沒了,看見那麼多的樓房、街上那麼多的人,覺得資料太少了。我當時的心很純、很正,只想救人,我真的認為我生命活著的意義就是修煉,目前就是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救度眾生,也許我的心性得到了當時法對我的要求。

沒多久,師尊慈悲的給我安排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既不忙、收入又多、更喜人的是還能做真相資料。我如魚得水,自己做資料、自己散發資料,也能供給同修一些資料,非常方便。現在快三年了,我和我的電腦、打印機們經常對話,他們也越來越靈了,我們共同努力,做了很多我們應該做的事,我想也一定救度了很多的世人。現在我真正體悟到了師尊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志念超金剛 洪微是我做」《洪吟(二)》的高層內涵,一切都是師尊在做,一切都是師尊的安排。

2004年春天的一天,一位同修給帶來200多份真相小標語讓幾個人分頭貼,當時人們又傳風聲緊了、抓人了甚麼的,結果其他同修不敢拿。恰好當時我手頭也有50個小標語。雖然當時心裏也有壓力,但我想讓我碰到這事也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一看小標語,上面還有錯字,我沒有怨言,把一個個錯字改過來,只默默的想:有師在、有法在,我能行。我都能儘快的貼出去!那段時間我工作正好還很忙,我就利用工作之便出去貼小標語,一次進入一個大院看見單元門就往上貼,剛貼上扭回頭,就見一女士拿鑰匙準備開門,離我不到兩米遠,我沒有一點怕,我認為我做的是最正、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我發著正念,推上車子往外走,和她打了個對面,可她像沒看見我,把門打開進去了。那次貼小標語,儘管我每天上著班很忙,可在師尊的呵護下,二百多個小標語在有些同修認為風聲緊的四、五天內就貼完了,相信鏟除了很多邪惡。

前段時間下午快下班時,得到一包「九評」光碟和小冊子,只想送給電子單元門內的住戶,因為他們家裏會有VCD機器。可去哪裏的電子門能進去?我首先發正念,然後求師尊幫忙。這樣,一包30多套光碟和小冊子在師尊的引導和呵護下,在回家的路上僅用了20多分鐘時間,就安全送進了三個電子單元門裏的住戶。其中有兩個電子單元門正好都是開著的。

另一個電子單元門是這樣送進去的:我騎車走到一單位大門口,看單位門面還很闊氣,再看後面有住戶,我想這樓內的住戶一定很難看到真相,我一定能送進去。就想不許邪惡看見我,照直騎車到那棟居民住宅樓下。不知門在哪裏,只見從一斜著的樓梯上下來一人,我認定這就是上這住宅樓的樓梯,就慢慢的發著正念往樓梯上走,這時我身後正跟來一女士,我想如果樓上的電子單元門鎖著,就讓我身後這位女士來給開吧。於是,我放慢腳步走,然後低下頭整理褲腿,等這位女士走在了我的前面。上樓後,果然電子單元門是鎖著的,我一直發著正念,請師尊加持。只見那位女士打開電子單元門笑瞇瞇的對我說:你先進去吧。我說:謝謝。我進去後想好不容易進來了,我一定不能落下一家,可又不知道我身後的這位女士到幾層,於是我站在邊上笑著說:請你先走吧。她說:沒關係,我就在二樓。我心裏有了底,發著正念,徑直走上最高層,一家一家的往下發,發到第二層時,這位女士已經回家關上門了,我自然給她門口放一份資料救她。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在大法被迫害中證實法的幾年來,講真相救度眾生確實很難,表面看也確實是冒著生命危險。但是當我們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嚴格按師尊講的去做、正念很足時,能感覺師尊一直在身邊慈悲的看護著我們。神奇的事也很多。如:警察上門騷擾找不著我,因為我發傳單救人去了;我上居民住宅樓發傳單,上樓時發一正念:不許別人看見我。正好碰上單位熟人,她下樓和我走對面也沒看見我,這樣,我仍然能把傳單插到這一單元的每一家。

在師尊的呵護下,經我手發出的真相傳單、小冊子、光碟有七千餘份。相信也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當然也有產生不好的思想念頭和不順利的時候,但我一般能發正念清理自己,而後鏟除邪惡,一般效果都很好。最多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也是有驚無險。因篇幅有限,神奇的事就和大家分享這些。

這篇文章基本成型時,邪惡又來干擾,把這篇文章全毀了。我閉上眼睛,雙手結印,先想:「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然後我「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最後,我鏟除軟盤背後的邪惡,敬請師尊加持,不到10分鐘,這篇文章就恢復了正常。

昨天和同修在一起學法,同修不小心把我的電子書掉地上了,電子書屏幕顯示字跡不全,中間出現一粗橫槓。剛想埋怨同修,突然想她又不是故意的,立即發正念鏟除邪惡,電子書屏幕馬上恢復正常。我剛高興的告訴大家,電子書屏幕又不正常了。我意識到是我的顯示心加歡喜心被魔利用,我著急的當著兩位同修的面喊出了心聲:「師父,我錯了。」電子書屏幕又一切恢復正常了。我們三個同修又同時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最後,讓我們一起再讀師尊在最近《洛杉磯市講法》,共勉:

「有弟子問:師父說甚麼就信甚麼、不再更深的多想,這種狀態對嗎?師:神看一定會認為這人太好了,但我還是要他多看書多學法。」

「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圓滿的最後一步你還在被考驗著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麼一步就完事的時候可能對你都是很關鍵、很關鍵的考驗,因為每一步對你們的修煉、對你們的考驗都越來越關鍵,尤其到了最後階段。你們知道舊宇宙的那些亂神,只要它們還在,它們就要左右到最後。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辦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會捨下你,那麼它們會採取各種方式讓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會使自己發生動搖。所以越到最後對你們的考驗也越嚴峻、越關鍵」。

「長時間在這種被迫害的狀態下大法弟子還在堅定的、不斷的證實法,很辛苦,得之已經不易了,更不能懈怠。不要因為一時的糊塗、或者是漸漸的對自己放鬆了,使自己脫離了這個修煉的狀態,機緣一失就甚麼都完了」。「我希望所有得到這部法的人都能夠珍惜他,別失去這次機緣。過去在初期講法時我談過這樣的話,我要度不了你那誰也度不了你。其實不只是度不了,再也沒有這樣的機緣了,因為這一次人類走到這一步已經走到最後了」。

當我寫完這篇文章時,我覺的消除了我身上很多不好的東西,也更加堅定了我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同時我還發現:邪惡無孔不入,這樣我們就要時時都溶於法中,儘量保持正念,一思一念在法上。祝願各位同修在這最後越嚴峻、越關鍵的考驗中,一定要真修向善,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共同完成我們的史前洪願。

最後,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