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創造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齊美玉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農村婦女,沒上過幾天學,今年已五十多歲了,雖然文化不高,讀法的速度很慢,但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雖曾一度遭受邪惡的迫害,但她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絕不配合邪惡,在修煉的路上大步前進。

她是九九年三月份得法的,得法沒幾天,集體學法的環境被干擾,煉功點被解散,到處是邪惡的造謠宣傳,廠子裏對大法弟子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逼著放棄修煉,寫所謂的悔過書,從上到下這種無理取鬧的做法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壓力。齊美玉當時學法不多,文化又不高,但她深信師父,知道大法好,所以無論邪惡怎麼迫害,她始終毫不動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齊美玉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她與同修打出了「法輪大法」的橫幅,在天安門廣場喊著發自內心的:「法輪大法好」的真心話,不料被便衣惡警非法抓捕,把她綁架到濰坊駐京辦事處。在這裏共產邪黨對大法弟子們實施經濟上的迫害,通知家裏人或單位裏要交出兩千元錢才能放人,這分明是敲詐勒索。當單位把她們接回後,又把她們非法關押在單身宿舍,當時正值冬季,天氣非常寒冷,不給她們被子蓋,把她們非法關押幾天後,又把她們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在共產邪黨執政的國家裏,人們沒有信仰的自由,連講真話的權力也沒有,做好人還要被罰款,非法關押,這也是共產邪黨的邪惡之處。

在遭受了非法關押,回到廠裏後,廠裏領導又配合共產邪惡的要求,把她脅迫到洗腦班,所謂的洗腦班,就是叫你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要你像共產邪黨一樣,造謠、栽贓陷害李老師與大法。她深信大法好,任憑共產邪黨怎樣用猶大、人渣、欺騙威脅,她都不屑一顧,這種流氓行徑是欺騙不了真修弟子的。

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廠裏也對她們實施了經濟上的迫害,每月只發給她們一百多元的生活費,卻讓她們從事和別人一樣的勞動。共產邪黨這種從上到下一級一級的對大法弟子實施迫害,直到廠支部。共產邪黨沒有權力罰大法弟子,廠裏也沒有權力罰,無論他們甚麼理由,甚麼藉口,因為大法弟子堅持的是真善忍,廠裏還屢次想對她實施非法軟禁,都因她的不配合而作罷。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廠裏把一年輕大法弟子非法送入勞教所後,又想進一步迫害她。她也聽到了風聲,所以時刻注意他們。不幾天後的一天,聽到有人敲門,她問是誰,同一廠保衛科的一個姑娘回答說是她,令她想不到的是,一開門,此姑娘身後卻跟著好幾個穿便衣的人,她感到不好,但已來不及了。他們一哄而進,其中一個拿出一張紙,說:「局長想請你去一趟。」齊美玉當時說不去,那個惡人卻說「這是強制性的」。她一把抓過惡警朱鵬德拿的紙,說「我的事與別人沒有關係,我得換一下衣服。」然後她就和那姑娘進了裏屋,讓那姑娘念那張紙,一念才知道是勞教判決書,判二年。齊美玉和那姑娘說:「我不能配合邪惡,你得離開這裏。」姑娘點頭同意,她就打開房門,把姑娘一下推了出去,然後又插上了,這時邪惡急速的敲門,她一看屋裏沒處躲,沒處藏,就毅然從三樓跳了下去。

跳下去後,走了兩步還行,心想:「這不沒事嗎?」可是走第三步的時候,她卻倒在地上,暈了過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把她送入了醫院,當她醒來時,已經是晚上八九點鐘了,丈夫守候在床邊,邪惡已經不見了蹤影,醫生已經拍過片子,說是不知哪個地方已經骨折,希望她在醫院裏多呆兩天。

齊美玉突然想起自己是個煉功人,怎麼能呆在這個地方,便對丈夫說:「你早聽我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希望你聽我一次,把我送回家去。」醫生不同意,說如果那樣的話,出了事概不負責,要她寫了保證,齊美玉毅然簽了字。

回家後,三天三夜不能動彈,這時同修來看她,說:「你怎麼沒正念呢?大法是無所不能的,你想走就能走。」同修扶著她坐了起來,待同修走後,她發了一願,如果今天能蹲,第二天就能走。她試了試,果然能蹲,當她試圖站起來時,不料卻倒了,在床上翻了個滾,上身在床外,懸空在外面,屁股在床沿上,她意識到是師父在保護她,如果她發願能蹲就能站,她就會立即站起來的。

第二天凌晨,她讓丈夫扶著她先兩腳著地,然後慢慢的站起來,果然,她成功了,站在那裏,甚麼事都沒有。等到第六天的時候,她便能做家務了,這證明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一個骨折的人三天能下地,六天能幹家務,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邪惡之徒不死心,於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又來迫害她,綁架她去勞教,這時齊美玉出現高血壓症狀,朱鵬德等邪惡分子卻硬走關係勞教了她,她在勞教所裏呆了一段時間,由於不配合邪惡,同時又出現高血壓反應,邪惡只好放她回家。

信師信法,這是她最深的體會,她雖文化淺,讀法慢,但卻能穩步、堅定的在修煉的路上大步前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