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資料宜用正統字體 杜絕黨文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6日】在各地大法弟子編排的真象傳單中,經常看到被採用的「舒體」。明慧傳單和報章是不用這種黨文化中特有的變異字體(舒體)的,但很多情況下,因為大陸各地大法弟子機器上沒有裝明慧海外學員排版所用的字體,反而裝有舒體,結果顯示出的字體自動的就成了「舒體」。這個問題需要大家注意,因為在全面清除共產邪靈、清除黨文化的今天,做為大法弟子,有責任儘量使我們的真象資料製作更純正。

「舒體」亦稱「舒同體」,是惡黨奪取政權後,第一屆書法協會主席舒同創編的字體,極受惡黨推崇,在中國大陸被廣泛採用。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中講到,舊勢力為敗壞藝術,在西方是安排了畢加索和梵高,那麼在主戲台的中國,也必有其處心積慮的安排。古人重德修善,對書法的端正與否看得極為重要,甚至把其作為人品道德的一種體現和標誌,在歷代的科考中也把其作為取仕的重要內容,近代人又把它當作一種藝術,形成了獨特的書法藝術,所以舊勢力必然要在這方面進行敗壞。

幼時我曾研習過書法,個人認為所謂「舒體」,和正統的真、行、隸、篆、魏碑都對不上號。我們先拿傳統書法和「舒體」做一下比較,以佔書法主導地位的楷體為例,歐體秀美端莊,柳體鐵骨金剛,顏體豐蘊勁厚,趙體圓運流暢,雖各具特色,但都結體方正,磊落大方,觀之賞心悅目,開闊胸臆;反觀「舒體」:橫不平,豎不直,沒有筋骨,蛇形扭曲。

中國自古以來就講「文如其人」、「字如其人」,如果以字喻人,傳統書法無不表現了人的秀外慧中,鐵骨錚錚,堂堂正氣和美好光明;而「舒體」給人的感覺則是「站無站相,坐無坐相,品行不端,缺乏磊落胸襟,更無堂正之貌」。

歷代書法名家不獨書藝超拔,其人品道德更為世人所稱頌。歐陽公耿直剛正,深得太宗皇帝的信任,君臣和契,對太宗皇帝的景仰和對大唐盛世的讚歎慨然於胸,躍然於紙,遂成千古絕唱《九成宮醴泉銘》;柳公權的「筆諫」美談,顏魯公的寧死守節都和他們的書體一樣光耀千古,澤被後世。

師父講:「那麼這些所謂現代藝術的東西一般都不太好,因為這不止是對作畫的人有害,對觀賞的人也有心理傷害,對人的道德觀念也起著嚴重的破壞作用。」「大家想一想,人是有業力的,你們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們畫的一切都帶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藝術家的作品中,其個人的一切情況與被畫者的一切情況都帶在那個畫上。」「誰把畫的這個人物畫掛在家裏,那麼畫中人物的業力也從畫中散發出來」「業力是散發的,他和那個人是連帶的,是源源不斷的往掛畫人家裏散發的。」(《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師父雖然這裏講的是繪畫,我想書法作品也是同樣的道理,會帶有其本人的信息和其背後的因素。

個人體會,「舒體」不僅是舊勢力安排的對傳統文化、正統藝術的敗壞和變異,而且是邪惡黨文化的一部份,帶著惡黨的信息,大法報章如果採用了它,不但在外觀上影響版面的協調、美觀和純正,從內涵上講,其邪惡敗壞的因素也會影響救度眾生的效果,所以絕不應該讓它出現在聖潔純正、負有救度眾生使命的大法報章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