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和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8日】

一、說說假設

7.20以來,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那一刻起,我帶著強烈的對時間的執著,盼望著這一切的結束。那時明知有師在、有法在,卻怎麼也正念起不來。於是,用常人的「挺、靠、等」,人的執著,一個一個日子的盼,一步一步的有意無意的順從著舊勢力的安排,甚至於在背法的時候,都在想:如果萬一被抓,也有法可學呀。(假設已經是在求了)最後,被邪惡迫害,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一邊想著應該回家,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一邊又想:如果現在把我送到勞教所,我很可能會被迫「轉化」,那麼多「學的好」的都「轉化」了,我就更不行了,還不如先在這兒呆著呢,寧可判刑,也不去勞教所。(在承認迫害中進一步假設)於是我開始背法,在背法的過程中,自己慢慢的清醒了,每背一篇,我在認識上就清醒了一分、在正念上就堅定了一分,那一段時間,我真正的體會到了甚麼叫「溶於法中」。但是由於怕吃苦,始終沒能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時我認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是形式上還是舊勢力的安排,只是在這過程中做好就是否定了(後來明白那是錯的)。在這種錯誤的基點上,一方面順從著邪惡的安排,一方面抓緊背法,想:如果去了監獄,頭腦中多裝法,在面對監獄裏邪惡的洗腦時能做好一些。(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師父說的「大法弟子能夠證實法並不是為了承受這場迫害,更不是為了在世人中講真象,是因為迫害出現了、造成了這樣一種狀態,我才叫大法弟子去講真象。說清楚點,大法弟子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講真象而存在,是舊勢力造成了這場迫害,使我們不得不這樣做的,我們是在反迫害中利用這場迫害,在講清真象中樹立大法弟子更大的威德。」(《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

甚至在我即將從監獄裏走出來的時候,還在想610會不會來接,如果來了怎麼怎麼辦,當意識到這麼想不對後,就趕緊清除。邪惡更是抓住這一點,反覆的用各種方式提示、干擾。

在我走過的這段日子,很多時候都是事情一出現,先不自覺的設想了很多情節(做常人時的習慣),前思後想的,之後又覺得這樣不對,再清除;再想,再除;人為的給自己增加負擔。

現在,我明白了,這一切所謂的假設,都沒有跳出一個字,那就是:私,是為我的,都是後天所形成的觀念,是在黨文化中,在惡黨的暴政下,形成的委曲求全,退而求其次,保護自己的無能的徒勞的做法。它就是讓你設想,讓你生活在不安之中,讓你對它妥協,讓你受它控制,你這樣想了,它就得逞了,它認為你認可它了,承認它的安排了,那就走到它安排的路上去了,假設可能真的就成為現實了;從另一方面講,一味的想,這也屬於在求了,是自己人為的在增加執著,增加難,所以,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分清,那不是真正的自己,一定要抑制它,使它不發揮作用,並嚴肅的清除它。

寫到這兒,我忽然想到了「三思而行」,我曾一度認為我的這種前思後想就是所謂的三思而行了,但此刻我覺得,真正的「三思」,應該是做事前,先想這事能不能做,這樣對別人有沒有傷害,符不符合做好人的標準。

師父告誡我們:「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那種所謂的假設,就是修煉中要去的人心 。

二、說說環境

我被送進監獄的時候,由於先被送去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和艱苦的付出,有的監區開創了較好的環境:學法,煉功,不戴牌,不勞動,不喊報告等,同時在師尊的呵護下,及同修的整體配合下,有力的抑制了邪惡。當然,邪惡的迫害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在那樣艱苦的情況下,大家堅持做好三件事,努力開創環境。

有一次,某個監區的一個大法弟子被關進了小號,消息很快傳到了我們所在的監區,大家經過切磋,決定一起通過監區的管教向監獄要求放人,管教當時大呼小叫的,說了很多搪塞的話,但大家的心態很平和,於是在第二天,我們被告知,人已經放回來了,因邪惡經常說謊、騙人,我們又要求證實,派人前去探望,邪惡也答應了。(後來知道,當時其他監區的大法弟子也都用行動聲援了)這樣的事例很多。

在一段時間內,由於大家的不斷努力,環境越來越好,在當時感到是充滿信心的,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在一定程度上是滿足了現有的環境,是把開創環境做為一個目地,而不是一個過程 。那麼再需要提高的時候,新的問題就出現了,有時在證實大法的事上出現了分歧,又沒有很好的在法上切磋和溝通,造成了在一些問題上認識的不同,而使整體的配合上出現了漏洞,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如:想突破,又想維護所開創的環境,對有些弟子的正念正行不認同;滿足於現有的環境,有等結束、靠時間的思想,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這場迫害,從而給向前突破製造了障礙;把希望寄託於整體的帶動,而不是自身紮紮實實的提高,遇到問題時,不是完全用正念去面對,有時不免用人的方式周旋,尤其在面對偽善的時候,容易用人心去對待,而造成前進的步伐緩慢而沉重。

在獄中,時刻都面對著邪惡,就要求時刻都保持著強大的正念,有一點漏洞,邪惡就會鑽。長時間在這樣的環境中,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在痛苦的煎熬中需要有堅韌的意志、無漏的正念。走不出來,根本原因就是固守了一個根本的執著---自我。「放下執著輕舟快」(《心自明》)呀。

修煉是嚴肅的,「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

以上認識如有不當,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