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證科學對我修煉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5日】近日學習師父評註《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我聯繫到近40天來的經歷,內心頗有感觸。遂決定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以供有類似經歷的同修們借鑑。

我是1998年得法的弟子,修煉的路上經歷了風風雨雨、摔摔打打,走過了7個年頭。最近經歷了一次最為嚴峻的生死考驗,也是一次名副其實的「血的教訓」。講出來與老年弟子及從事實證科學的弟子們交流,希望能有一點啟示。

今年6月末,我突然陰道流血,當時沒能在法上認識,而是覺得自己50多歲了,早已超過了閉經的年齡,雖然是比正常例假提前了十多天,但是以這個年紀而言例假不規律是正常的。幾天後依然流血不止也沒能引起我足夠的重視,心想就這點血,對我的體格而言甚麼也不是,流就流吧。直至17、8天以後,流血還是不止,我又想: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既然到現在還流血不止,那就說明原來帶的節育環就應該取了,以自己從醫30多年的經驗分析,如果把自己帶了30年的環取下來,促進子宮收縮,血就會止住。其實這個時候,我的一隻腳就已經踩在懸崖的邊上了,被黑手以偽善的科學鑽了空子,完全站在了常人的基點上,滿以為取環後血就會止住的。

誰知取環後的第二天,突然大量流血,這時我又以為取環後來例假了。(因為以往來例假都是大量的流血,兩至三天就完了)當持續7天後仍然不止,這時才我知道事情嚴重了。打入我腦中一念:照這樣流下去,邪惡顯然是要取我的命。於是我每天不停的發正念,鏟除邪惡爛鬼和另外空間的靈體對我的迫害。

可是幾天下來效果並不明顯。我開始尋找原因,發現每次發正念時,《轉法輪》的內容不停的往我腦中打入,一句接一句背成一大段,使我不能靜心專注於除惡。以至幾乎整個的發正念時間都用來背誦《轉法輪》了。我跪在師尊的像前,目中含淚,誠心祈求,希望師尊能幫我度過難關。但由於自己主意識不強,在流血繼續增加的情況下,甚至動了上醫院刮宮的念頭。我的腦中時有兩個念頭在糾纏不清,一個說:都流了怎麼長時間的血了,流的可不是自來水啊!人體總血量不過6、7斤,我這一天就要流失近1/10,這怎麼能行!不如到醫院刮刮宮,子宮內膜一清除血就會止住。(因我在婦產科工作已20多年,大流血的病人我見過太多太多,刮宮、止血、必要時輸血,整個一套治療方案明明白白不時打入我腦中)另一個念頭卻說:不行,我是一個修煉人,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只走師父給我的道路,我要發正念鏟除邪惡。

在身體不適的這段時間內,我一直都堅持做到三件事不落,雖然狀態在反覆,但堅信大法,堅信師尊安排的道路的信念不變。可是由於對自身執著認識不清,挖根不深,身體每況愈下,最後已經對我向世人講清真象產生了嚴重的干擾。我的身體像被邪惡戳出了一個缺口,經血之氣在不斷的外泄,我的生命也似乎隨之不斷的流逝。在持續失血40天後,我身體出現了此生最接近死亡的恐懼感:渾身無力,全身輕度水腫,輕微活動即呼吸困難,心肌缺血性疼痛。

我看著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悲從中來:天下眾生熙熙而來,攘攘而去,有多少人還被邪惡的惡黨所迷惑,有多少人還不知道他們生存的真正意義,有多少人即將面臨著被銷毀的命運,更有多少人在等待我去解救。難道我就這樣離去了嗎?在失血最嚴重的瞬間我打出一念:我現在背水一戰!堅決走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死也不改變!一天在煉動功時,從我的心底發出一個聲音:師父,救救我呀!我不想死,我想正法結束,跟師父回家!

這堅定的一念,使我從死亡的邊緣回來了,我親身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嚴。

此時,我意識到了我在此問題上的根本問題就是,沒有百分之百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以上是自己的教訓,寫出來,一是揭露舊勢力的迫害,更重要的是讓有與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引以為戒,認清實證科學對修煉的干擾。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幫助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