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女學員在山東王村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30日】這幾位大法學員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王村勞教所遭受非人迫害。

李平,山東臨沂人,五十多歲,2004年9月30日被非法勞教,在王村勞教所,因堅決不背叛大法,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李平一個月之內只睡過三宿覺,白天坐小板凳,晚上罰站,因長期不睡覺,罰站時多次摔倒,頭臉多處摔傷。

一天深夜,好多天沒睡覺的李平被惡警燕豔、猶大朱玲、安德華滅絕人性的折磨得大聲痛苦地呻吟。

2004年11月14日,惡警王華等用繩子把李平捆綁起來扔進幾平方米的廁所牆角,這一呆就是整整半年沒邁出廁所一步。半年裏,李平完全與世隔絕,沒洗過一次澡(包括過年),沒洗過一次頭,偶爾的改善生活,比如炸魚、包子等都不給她。

2005年5月20日,王村勞教所搬進新樓,李平才從廁所走出來被關進圖書室,這時惡警仍不許她出房間,派專人看管,大小便給提尿桶。經過長期的精神、肉體折磨,在恐嚇、威逼的巨大壓力下,李平被勞教所逼得精神失常了,如今就會反覆的說幾句話:「我犯了甚麼罪呀?我不就煉煉功嘛?」

高銘霞,山東青島人,40多歲,2004年5月被非法勞教,2004年10月底,惡警把她關進禁閉室進行迫害一個月。惡警李英、李媛用約束帶把高銘霞綁起來,四天不給飯吃,說餓死了就算自己絕食,晚上不准睡覺,用手銬成怪狀銬起來,不讓上廁所。自從高銘霞進了王村勞教所,睡覺時一直打地鋪,幾個月不讓洗澡換衣服,大小便都在屋裏用尿桶。

王傳蓮,山東煙台牟平人,20多歲,2004年6月被非法勞教。從6月底到8月初一個多月的時間裏,王傳蓮沒躺下睡過一次覺,惡警孫副大隊長、吳秀麗等親自出馬日夜輪番進行精神肉體摧殘,派猶大劉光霞(濱州)、苗玉香(膠州)、於瑞英(海陽)等三班倒換著誣蔑法輪功,晚上罰蹲、罰站,不讓上廁所;被逼無奈,王傳蓮數九寒天尿在褲子裏。罰站時如果坐在地上,惡警吳秀麗就讓猶大王玉萍(壽光)往地上潑水。2005年1月1日,以孫副大隊長為首的惡警們在房間裏掛上窗簾,把王傳蓮綁起來,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進行種種迫害,為期半個多月才拿下窗簾。

姜翠,山東威海人,二、三十歲。2005年3月6日姜翠被非法勞教,因她不配合壞人行兇,惡警們就把體弱有病、行走不便的姜翠四仰八叉的抬進勞教所洗腦,不聽就剝奪睡覺、洗澡、換衣服、大小便等等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不聽,猶大高建新(濱州)、惡警范乃鳳就用拳搗她的前胸,用判刑、加期、不讓回家、酷刑折磨等污言穢語嚇唬、謾罵。雖然惡警們使盡招數,極盡迫害但均未得逞。2005年8月初,姜翠公開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即刻就把她送進綜合樓裏的禁閉室,那裏有死人床,床很矮,四個角都有手銬,迫害詳情不知。

姜翠娥,山東威海乳山人,63歲,2005年4月6日被非法勞教,在邪惡的王村勞教所裏,六十多歲的老人仍未倖免。惡警、猶大們每天將近20小時連續不斷的散布謊言,詆毀法輪功,老人均不聽、不信。

2005年7月1日姜翠娥被關進禁閉室進行迫害,迫害最狠毒的毒招就是數十天不讓睡覺,這次迫害為期一個月。月底回學員宿舍樓,姜翠娥現在仍被隔絕在惡警辦公室,大小便派人提尿桶,每天睡很少的覺。

朱麗新,山東萊西人,三十多歲,2002年9月30日被非法勞教,經過長期迫害,不讓睡覺,擠在牆角畫個圈不准動,吃飯、大小便的尿桶都在圈內,三幫人三班倒輪番攻擊,污辱、打罵均不出賣法輪功的情況下,於2003年11月21日聯合青島勞教所又對其進行了瘋狂的迫害。2003年11月21日,青島勞教所政委姜洪興帶領二名惡警姚處長、王某某及兩名猶大孫某某(即墨)、王玉興(平度)來到王村勞教所,會同王村勞教所惡警張桂榮、燕豔、黃博,猶大潘淑傑(濰坊)、張家梅(煙台牟平)總共九人,在王村勞教所肖科長、王慧英大隊長的直接指使下,滅絕人性的摧殘朱麗新將近一個月。

王村勞教所會見室二樓中間的大房間是作案現場,那裏沒有暖氣,有意讓大法弟子挨凍。剛開始,姚處長、惡警王及猶大們表現熱情,用偽善不起作用就轉為強制洗腦,誣蔑大法,目的是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六天後,11月27日壞人仍未達到目的,便連續整整二十天不准朱麗新睡覺,其間有幾百個小時不讓坐下,不讓吃飯,不准洗臉、刷牙,十多天不讓正常上廁所,只後半夜二、三點鐘准許去一次。每天惡警王某高興了能讓朱麗新趴五分鐘。有一天到了五分鐘她睡死過去醒不了了,然後猶大王玉興(男)、潘淑傑(女)兩人架著她往牆上使勁撞頭,往地上摔,拖著在地上跑,不知折騰多長時間才把她震醒。

由於長期不睡覺,朱麗新的雙腿腫得像水桶一樣粗,不讓坐,就在地上一步一步的挪,無法走路時,惡警黃博還拽著朱麗新滿地跑。朱麗新雙手長期下垂,最後變成了豬肝色,血管像要裂開一樣;腿腳腫得不能活動。惡警燕豔、張桂榮、黃博、陳處長(青島勞教所,姚處長走後代替其繼續行兇)、王某(身高一米八五以上,山東省散打亞軍)罰朱麗新蹲下,不服從就用電棍、毒蛇、判刑等恐嚇。

朱麗新苦熬不住坐地上,惡警王某氣急敗壞把她按地下讓其坐老虎凳,把雙腿架在高凳上,王某在腿上使勁踩。這時的朱麗新已全身發抖,由於飢寒交迫,不睡、不坐、不尿,被惡警們折磨得奄奄一息,喘氣已很困難了,可是壞人仍不罷休。每天後半夜,惡警王某都用硬塑料棍或凳腿打朱麗新的頭部、臉部,嘴唇被打得裂成兩半,頭上到處都是雞蛋大的包。

猶大張家梅專踢朱麗新小腿上的硬骨頭,猛擊後背、腰部(大約連續十多天的時間,每天打幾十下),猶大孫某某每天打朱麗新的肩部,把右肩打得矮了半截。十二月份天很冷了,朱麗新站著打盹,惡警王某就往她的頭上澆涼水,把她舉起來往地上摔,惡警燕豔、王某說:「給你打上毒品,等你毒癮上來時看你還煉不煉?」

罰蹲時,朱麗新不配合坐在地上,惡警張桂榮、陳處長等扒開她的衣服在後背上寫罵法輪功的壞話。三年不讓朱麗新往家裏打過一次電話,惡警劉青、吳秀麗不准班裏任何人和她說話,不准買水果及所有食品,進所初期,一位猶大對她說:「你看勞教所對你多好,還讓你睡覺。」朱麗新曾問惡警:「你們說我們邪,可我們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這樣狠毒的對你們,到底誰正誰邪?」

假如以上被害學員的家人、親屬看到此文,希望你們能更廣泛的了解親人受害的真象,認清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本質,為營救親人作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吧,她們都是最好的人,卻在勞教所裏受著最殘忍的迫害,請所有善良的人一起呼籲:停止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