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山東省第二教養院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現改名為山東省第二教養院。

1999年7.20以後,山東省第二教養院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一樁樁、一件件罪行,令人髮指。為給那些還在跟著江氏流氓集團繼續行惡、為非作歹的公安幹警敲個警鐘,讓他們懸崖勒馬,不要成為江氏的殉葬品,同時也讓所有世人看清他們的醜惡罪行,現將我看到的這些滅絕人性的迫害予以曝光:

牟祖廣,山東省棲霞市唐家泊絲綢廠
王桂偉,山東省棲霞市

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受到幹警的迫害。在九個多月的時間裏,白天黑夜不讓睡覺。輪流看守,不讓大小便。惡警們用手銬將他掛到窗子上,全身離地,長時間折磨,用電棍電、拳腳打,直到折磨得精神失常才被送回,走時已不會說話了。

莊琦,勝利油田石油管理局運輸八大隊二十九中隊博興前線北大院特車隊

只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惡警指使邪悟者對他天天拳打腳踢,傷痕累累。惡人有時把茶缸放在他的胸脯上再用掌擊打,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大小便。在嚴管室惡警用了很多酷刑折磨他,如電棍電、把燒紅的香煙插入他的鼻腔內……,慘不忍睹。

車奇聰,山東省華能德州電廠職工。

同樣因為堅持真理,受到趙姓隊長為首的惡警的殘酷折磨,長時間不讓睡覺。車奇聰曾正念走出邪惡的教養院。但後又聽說再次被迫害。

孫中華,山東棗莊師專學生。

對這樣一位學生,邪惡警察也不放過。他不放棄修煉,以惡警王力為首的打手們,用膠帶紙把他的嘴封死,不讓他出聲,再用拖鞋狠狠的抽打他的臉、手等,有時拳腳並用暴打,長時間不讓他睡覺,殘酷折磨。

趙攸強,山東省泰安市軍隊離退休幹部休養所
張連賓,山東省萊蕪市71770部隊服務社

這兩位學員就因為不說假話,堅持對法輪大法的正信,被惡警們長時間用手銬穿繩吊在樑上,全身離地,手腕的皮磨掉了,惡警們的殘忍讓人無法想像。

王成福,山東省臨沂地區沂南縣蘇村鎮夏家莊

因不放棄修煉大法,長期遭到惡警的摧殘折磨。幾個月中,白天黑夜不讓睡覺、大小便。一次,大約半夜,一個惡警走到他身邊,看到猶大們拳打腳踢折磨他,已經滿身紫傷,此惡警竟坐下來掏出打火機燒他的嘴、臉……

卜慶金,山東省東營市河口區孤東乳油廠作業三大隊

在魔窟裏,長期受盡折磨。王力、王軍、王大勇等惡警在趙、張(勞教所的惡首)直接指使下對他進行毒打,心狠手辣。不讓他睡覺、限制上廁所,不給吃飽飯、不給水喝,卜慶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已不會說話。

趙立明,山東省壽光市古城鄉俎家莊

為了讓他放棄自己的信仰,在勞教所惡警對他進行了各種卑鄙手段折磨,凶殘至極。一次他被打昏死過去,拉到醫院搶救過來,惡警們還不放過他,對他嚴加看管。勞教兩年到期要回家時,惡警們逼迫其家屬交納他在被惡警酷刑迫害後送醫院搶救時所花的醫藥費、飯食費,真是蠻橫無理至極。

趙立明因向世人講真象被惡人舉報,於2005年7月28日再次被非法勞教。

滿軍,山東省濟寧市任城區二號#雪梅村

得法後全家人生活得很幸福。他的姐夫(濟南所)因為信仰「真善忍」,遭惡人毒打後,被強行灌食冤死。他因堅持信仰,長期遭受非人折磨。惡人甚至用凳子砸他的頭,現在頭上的傷口還清清楚楚。有一次,他在走廊上喊「法輪大法好」驚天動地,使邪惡膽寒,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惡警們把他拉到嚴管室,用多根電棍同時電他,身上、大腿內、臉上、嘴上到處是燒傷,慘不忍睹。

王信文,男,1967年生,山東省萊陽市沐浴店鎮遲家溝村大法弟子。

惡警長期不讓他睡覺,不讓大小便,被折磨得遍體鱗傷,腦袋出血,眼睛腫得看不見事物。一次,趙大隊長帶著勞教所教轉辦主任(韓)、惡警王大勇、王芸勝等到嚴管室,把王信文的衣服脫去,讓坐在地上,又將他的雙手反銬在椅子上。惡警張副大隊長對他拳打腳踢,王芸勝惡狠凶殘,用手狠打他的鼻子。惡警又用多根電棍電擊他的肋部、手、腳、大腿內側等,直到把電放完。惡警們為了讓他屈服,竟想出更卑鄙的手段:王力用手使勁插進王信文的肋骨,還用鐵凳砸他,用皮鞋踢他。據說他的老鄉猶大叫趙玉峰,賣力跟隨邪惡,對王信文拳打腳踢,在寒冷冬天只讓王信文穿一件襯衣,甚至曾揚言為王信文踢破一雙新皮鞋。)

一次晚上,惡警王芸勝值班,竟長時間不讓睡覺。王信文的腿腫得很粗了,王芸勝卻夥同值班人員拼命用棍子別他的腿,一次、一次,每一次都使他疼得汗流浹背,多邪惡啊!連過年這樣的節日,惡人也不放過他。大年前一天,有人還在外邊看到惡人對他拳打腳踢迫害。經常看到這位大法弟子被帶到嚴管室。

經過絕食抗爭後,惡警帶他回隊時,人們看到他頭被戴上白塑頭盔,戴著手銬,由惡警帶領三、四個值班人員跟在王信文身邊,他的身體被折磨得很瘦。

特別是非典期間,勞教所封閉起來,暗地裏施壓,加大迫害。在教轉辦主任(姓韓)的指使下,由惡警王力帶著幫兇,將王信文帶到一無人之處,先對他拳打腳踢,企圖逼迫他放棄信仰。惡警打累後,讓幾個猶大打,打得渾身是傷,連腳趾甲都被打掉,鮮血直流。當時全隊人員都在幹活(因樓上有房間),能聽到惡警喊罵聲。接著便聽到拖鞋的抽打聲,一直不停,全隊學員心都繃緊了,靜得連喘氣都聽得見。後來再見到王信文時,他走路一瘸一拐,臉上、手上鮮血一片,腫得都認不出他來。就這樣惡人也沒有能「轉化」他。

兩年期間的非人的摧殘折磨遠非上面所說的這些。最後他已經不能開口說話了。據說,在長達四、五個月中,惡警白天黑夜不許他睡覺,多少天不讓大小便。由於嚴管,又戴著手銬,他只能便在褲子裏,為此還要遭到毒打。由於長期被毫無人性的惡警殘酷迫害,王信文精神出現異常,後拉他到濟南精神病院檢查,確定他患精神病,這才放他回家。惡警打電話讓家人來接,家人不要,最後由教轉辦主任帶領王大勇幾個惡警將他送回家。聽說惡警們原本打算將去精神病院的檢查費、飯食費及其它費用強加給家人,但到村後,家中無人,便將他送到他的母親處。老人八十多歲,半身殘廢,見到兒子回來,大哭不停,可老人怎麼叫他也沒有反應,非常淒慘。

此時做賊心虛的惡警們灰溜溜的跑了。村民都說,多好的人被迫害成這樣,以後還怎麼樣生活啊?共產黨真邪啊!

還有更多的被迫害者,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勞教所惡警們欠下的永遠償還不清的血債。在此奉勸你們這些惡人,不要為一時的金錢、地位所誘惑而不分正邪而毫無理性的放任自己作惡,否則等待你的將是在地獄中永無止境的對你自己的罪惡的償還。現在回頭還有岸,何去何從,自己選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