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現仍非法關押200名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4日】「山東省第二勞教所」位於山東省淄博市以西的王村鎮,至今仍非法關押著200名男大法學員。那裏的管教方式兇狠殘暴,無所不用其極,特別是對敢於公開說「法輪大法好」的大法學員,通常採用電棍、車輪熬夜、手銬懸吊、用鐵木器擊打、脫光衣服冷凍、脫光衣服抓搔、關小號、強行長期罰站、不讓大小便、加期、延期等等手段。不管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從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時間上無所不用其極的摧殘折磨迫害。

2003年秋,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有數十人,為此邪惡之徒氣急敗壞。司法廳直接下令成立所謂的「攻堅組」實行「春雷行動」,將大法學員關在一樓的一間房內,進行了兩個月的殘酷迫害。

讓我們先來看看大法學員楊少帆受到的所謂「特殊照顧」。楊少帆的父親剛去世幾天,楊少帆便被非法判了勞教,關進了山東省第二勞教所。其母想念兒子,一個從未出過遠門的老人,帶著兒子的幾件衣服,千里迢迢輾轉來到勞教所。老人年事已高,體弱多病,加上喪夫之痛,更加想念兒子,急切想見兒子一面,力求他們同意以了母願。然而邪惡之徒卻將這位母親拒之門外,揚言:「你兒子沒轉化,不能見!」還說:「這是所領導的意思。」母親痛心失落的癱在地上,泣不成聲。過往行人見此慘景無不同情。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勞教所自知理虧,不得已才讓母子相見。

事後,勞教所的邪惡之徒對此耿耿於懷,認為丟了所領導的臉了。惡警韓主任(現仍擔任此職)便赤膊上陣,對楊少帆不斷的折磨施暴。先是勒令他一個月不准睡覺,睡也只能睡一個小時,同時每天不斷的打罵,致使楊少帆迷迷糊糊,走路都走不成,踉踉蹌蹌,邁一步很艱難。韓某某與惡警王力兇狠的拿著兩根電棍電擊楊少帆,從頭部到腳心,最後把褲子脫掉,伸向生殖器官電起來。楊少帆在劇烈的電刑中痛苦的嘶叫,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

大法學員趙可貴今年已經50歲了,因寫「法輪大法好」,惡警們把他懸銬在上下雙層鐵架上,一隻手在上床,一隻手在下床,讓他站不起來又蹲不下,就這樣折磨了一夜,雙腿疼痛麻木難以站立。第二天,惡警副大隊長孫豐俊(家住章丘市)拿著一根一尺長的木條,照趙可貴頭上猛砍,趙可貴的頭髮被砍去了一大撮,皮開肉綻,血流不止,順著臉往下淌。當他的親人得知後,他那上大學的女兒當時就被嚇哭了……

他們採用抓、搔、撓的辦法迫害大法學員。他們先把大法學員強行呈「大」字形懸掛在鐵稜子上,扒去衣服,裸露出胸部與下身,然後四五個邪惡之徒一起上,夾住被迫害人的大腿,雙手亂摳亂抓,從腋窩往兩肋到胯部到腹股溝到腳心,反覆來回瘋狂抓撓,致使被迫害人胸腹部劇烈抽動,呼吸急促,大汗淋漓,如同萬蛇穿心。銬在鐵稜子上的臂腕被強力拉拽,手銬深深鉗入肉中,兩臂疼得失去知覺。邪惡之徒每折磨一個大法學員時間都長達數小時。有的被迫害者大小便失禁,很長一段時間,精神和肉體得不到恢復。而常用此法的是惡警大隊長靖繼盛與他的幾個隨從惡警,受此刑之苦的大法學員有張連賓、十慶金、王春生、滿軍、趙攸強、徐恆奎、莊奇、王成福、紀西正等等。

62歲的大法學員黃振東有高血壓,邪惡之徒每天讓老人面壁站立,這樣折磨他三個多月。老人堅定,拒絕轉化,最後小腿、腳踝腫得像水桶一樣粗,皮膚放亮,一擊就會裂開。即使如此迫害,邪惡之徒也沒能達到目地。

這群邪惡之徒對群體的迫害也是一樣邪惡殘忍。他們強迫大法學員超長時間超負荷勞動。從早上5點幹到晚上12點多,甚至到凌晨1、2點,長達十八小時以上,勞動負荷只加不減。

惡警孫豐俊在大會上肆無忌憚的叫喊:「江××下台了怎麼樣,胡××更狠。」副所長惡警辛秀忠在數百人的大會上說:「接受我的,不打擊,不接受我的,就打擊。」他們還利用勞教所的社會渣子、吸毒人員、打架鬥毆的社會人員迫害大法學員。2004年,邪惡之徒還邀請監獄的獄警參觀,把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推廣到監獄裏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