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酷刑「過五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7日】熬過了艱難而又漫長的三年又三個月, 我終於活著回來了。我是2002年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王村勞教所)的。因為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被作為重點殘酷折磨,九死一生,至今想起來不寒而慄。

下面將我自己親身經歷的酷刑折磨與慘無人道的迫害寫出來,告知世人,看看中共邪黨的殘暴,看看這個惡黨指揮下的勞教所扮演的甚麼角色,它們的所謂「關心」「體貼」「春風化雨」是甚麼貨色。

王村勞教所非法關押著200多名大法學員,為了迫使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勞教所的管教人員在江××流氓集團的授意下,殘酷折磨與迫害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凡是進去的,都要「過五關」,這五關就是:1. 車輪熬夜; 2. 坐冷板凳;3. 手銬吊打並伴有各種酷刑; 4. 鼓氣球;5. 精神摧殘。

一、車輪熬夜

剛一進去,第一關就是不准睡覺。每天每時被強迫坐在2寸寬的小木板上,不准閤眼,少則五、六天,多則十幾天甚至一個月不准閤眼,眨一下眼皮就是一陣棍棒毒打,惡警輪番休息,熬過這段時間後每天只准睡半個小時(清晨4:00-4:30),五點之前就起床。

長期的煎熬使人迷迷糊糊,走路不會過步,四肢與大腦已完全不能協調,兩個人架著去廁所,東倒西歪,頭常常撞到牆上,扶自己的膝蓋都能扶在別人身上,直至精神崩潰,胡言亂語。有的進去後幾天就成了精神病,吃大便,喝尿等現象時有發生。

這就是中共媒體對外宣傳的「幫助教育」和勞教所對大法學員的「關心」。所有的大法學員「保外就醫」就是被他們迫害與摧殘致生命危險的結果。

二、坐冷板凳

坐著也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迫害。每天幾近二十四小時坐在2寸寬的「嚴管凳」上,板面釘頭外露,腿是活的,來回一晃,釘子就刺在臀部上。人被強制坐在凳子上直挺挺的,不讓動,兩、三個打手看著,手必須放在膝蓋上,小腿豎直,兩個小時後就會腰酸腿軟,兩眼發花,再坐下去,全身酸痛,用手撓癢都會招來一陣毒打,除解手外任何時間都這樣坐著。

不出兩日,臀部就被磨爛了,兩邊都磨成個大洞,血肉模糊,內褲及褲子都粘在一起,解手時因退不下褲子就用冷水泡,一層層的慢慢揭開。傷口結痂後更不敢接觸板面,但還照樣被逼坐著,痛苦至極無法用語言形容。整個臀部長滿了坐瘡,疼痛難忍,苦不堪言。

三、手銬吊打及各種酷刑

手銬吊打也稱為「坐土飛機」,有多種形式。

1、「直升機」:兩手吊起掛在防逃窗上,腰擔在窗台上,腳尖沾地,一會兒就會使人腰疼腿酸,全身麻木,兩手腕疼得無法忍受,長者吊十幾小時,甚至幾十個小時,吊得死去活來,嗷嗷直叫。為了怕慘叫聲傳出去,他們就用爛布狠命的塞住大法學員的嘴,再用寬膠帶封緊,找來五、六個惡棍同時進行掏胸,摳肋骨,摳股溝處大筋,在腋高處撓癢癢,重拳猛打大腿,大臂肌肉。那種心力交瘁的劇痛是常人根本無法承受的,我當時受刑時滿口的牙齒全咬鬆了,至今不能吃硬食。

2、「噴氣式」:這種方式是用手銬把一隻手銬在上下床的頂部,另一隻手銬在床的底部,身子只能歪斜著,彎腰扭背,擰著頭。這種殘害活像擰麻花一樣,全身骨節都散了架,無法忍受,生不如死。

3、「斜吊式」:把兩隻手分別斜吊在上下床的上、下角上,兩手斜掛,身子斜立,形成交叉狀, 腰胯處擰緊,時間一長,整個人腰疼腿酸,周身麻木,甚至身體都變成斜弓形。

4、弓背形吊掛:把腰擔在上下床的橫樑鋼筋上,去掉下床,頭朝下,把手銬在床腿底部,弓腰駝背向下,把人長期從腰部摺疊起來。還有許多吊法,如躺在床上,四肢吊在四個角上,就像五馬分屍一樣,然後一幫惡棍任意殘害,手段極為下流殘暴,就像一群完全喪失了人性的野獸一樣。

5、電棍行刑:方式也很多。有的七、八根電棍充著電同時擊打,打得全身皮開肉綻,皮肉燒焦。有的電穴位,從腳底向上直到頭頂,各個穴位全部電到。直到人抽搐成一團或昏死過去。有的被專電面部,臉部肉皮全部燒焦,留下滿臉傷疤,造成終生痛苦。

6、繩鞭擊打:像虎口粗細的繩子擰成鞭子,全身抽打,打得人狂呼亂叫,一跳多高,直至不能動彈,昏死過去。表面只能看出繩印子,不傷表皮,全是內傷,過後骨肉分離,痛不堪言,長期不癒。

7、各種刑具。惡警們用各種手段對大法學員進行拳打腳踢,重拳擊前胸,重錘擊後背,狠擊敏感部位,用帶稜的木棒砸頭頂,幾十下,幾百下,直到砸得人頭皮腫脹像饅頭一樣軟,血順著頭髮往下流,一綹綹的血染頭髮往下掉,整個人已力不能支。

惡警們用新皮鞋底打耳光,砍脖子,有一次一雙嶄新的皮鞋竟被用得幫、底分離。方凳子也是刑具之一。惡警拿起方凳朝大法學員的頭部及身上亂砸亂砍,一下就能把人打退五、六步,上百下下來,人已經失去了知覺。惡警們還用皮鞋跺腳趾。我的腳趾至今都是黑紫的,不能站立。用筷子砸手指,砸爛後在按在硬板上用鞋底猛打,打得指甲底部全滲出血來……

四、鼓氣球

這是一種極為慘烈的殺人不見血的迫害手段。惡警們逼迫大法學員喝水而不准排尿,把小腹鼓的漲成氣球一樣,疼痛難以忍受,使人站不住,坐不下。有很多人被憋了30多個小時。為了逼迫「轉化」,他們還要拖著上下樓,那種不堪忍受的滋味實在無法形容,最後都尿不出尿來了,小腹長期劇痛。有的人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褲子,被褥全被尿濕透,無法鋪蓋。男人也夾上了衛生紙,甚至用上了塑料袋。

五、欺世謊言洗腦

勞教所為了強迫大法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管教人員利用猶大沒日沒夜的向大法學員頭腦中灌輸邪黨編造的欺世謊言,放錄音,錄像攻擊大法,滿口污言穢語。在那個邪惡的環境中,惡警指使著猶大們行兇打人,張口罵人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他們無所顧忌的致殘、致傷、致死大法學員,無所不用其極。所能寫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更殘酷的不為人所知的迫害還在繼續發生著。

「善惡終有報」,在歷史的長河中,不論是誰做了甚麼都要償還。共產邪黨及其被利用的所有惡人欠下的筆筆血債總有一天要償還。人不治天治,蒼天已經向世人發出了警告,奉勸那些隨惡黨作惡者 「懸崖勒馬」,脫離邪惡,為自己留下生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