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推「九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2日】2005年7月,我回老家縣城探親,住在教師家屬小區中的父母家。我在與小區居民的每天傍晚樓下的「茶話會」中得知,他們對當前的中共惡黨的腐敗深惡痛絕,由於教師的職業習慣,他們對國家民族的前途的憂患意識也較一般百姓為強。然而,由於中共幾十年黨文化對他們的洗腦,正如師尊所說,即使是批評該黨,也是在「在其黨造就的文化意識中反對其黨,其實還是在黨文化中看其黨」(《不是搞政治》)。由於信息的封鎖,他們對「九評」及「九評」推出以來的退黨大潮一無所知。

面對眾生的被毒害,我強烈的意識到自己做為大法弟子肩負的救度眾生的使命,在當地學員的正念加持下,我決定集中對該小區推一次「九評」。

首先是資料的精心選擇。本著「九評」系列資料不和大法其它真象資料一起發的原則,除「九評」外,針對他們資訊封閉的現狀,我精心選擇了七、八種輔助「九評」的小冊子,每本「九評」至少夾兩本小冊子,包括「抹獸記」、「他們為甚麼逃離中國」。鑑於當地地處西北,自古民間就有大量預言流傳,我還準備了大量的「預言中的今天」等小冊子。

做為「九評」的外圍輔助,我又準備了幾套「江澤民其人」,以及VCD、DVD等「九評」光碟,由於他們相互熟知,我堅信他們一定會互相傳看。

在確定當晚11時去發放後,從下午開始,當地同修和我對該小區進行了至少五次的集中正念清除:意念中消除該小區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同時給該小區下一個巨大的能量罩,防止邪惡的一切干擾。

由於該地區學員走出來證實大法才僅一年不到,他們對大量發放「風雨天地行」等真象資料非常主動,感覺毫無壓力,然而,對推「九評」感覺沉甸甸的。鑑於此,我決定一個人去推,讓他們在外面騎摩托接我,在家正念加持我,我想這個過程也能促使他們衝破壓力,儘快跟上正法進程。

在具體發放細節,由於該小區有四棟樓,我把資料分成四包,放在一個大旅行袋裏,到時先把四小包分放在各樓下的隱蔽處,每發完一棟,再空手去取下一棟樓的那一小包,既安全又高效。

然後,在臨出發前,我端身正坐,淨心誠意,對真象資料開始正念加持與溝通:你們是大法弟子節衣縮食,冒著生命危險製作出來的,是救度眾生的福音,決不允許你們被壞人上交、毀壞或收走,你們每一個字,每一頁紙都要落在眾生的手裏。絕不能像以往那樣被邪惡鑽空子、被毀壞或收走。

晚上11時,當地學員騎摩托把我帶到了該小區大門外,在外面加持、接應,我背著沉甸甸的大旅行包大步走進小區。迎面的小區值班室門外坐著的老李認出了我,很高興的向我打招呼。由於我給他講過真象,他對我很敬重。我一邊和他應答,一邊心裏默默對他說:「你快回室吧,我要發資料、救眾生了,你看到了會給你造成巨大的壓力。」十多秒後,我再一回頭,他已回到室內看電視去了。

進入小區後,我迅速把大包中的小包分放在各棟樓下的隱蔽處,先從最裏邊的樓開始發放。我先上到頂樓(5層),再逐層往下發放,然而,由於天熱,雖已近深夜12點,家家防盜門大開,燈火照得樓道裏大亮,門口不時還有人走動。見此情景,我在樓頂立掌,向下對著住戶居民的本性開始正念的喚醒:眾生,你們億萬久遠的等待就在此時此地,你們當初把得救與進入未來的希望寄託給正法與大法弟子的救度而來到人間,今天,我順天意來給你們推九評、傳真象,你們明白的一面一定要作主啊!

在我加持正念後的一兩秒之後,我眼看著各層住戶把自家的防盜門「砰砰」全都關上了!眼前景象使我熱淚盈眶,我一層一層走下去,給他們把資料放在了門口或報箱上,心中默默的呼喚:願你們每份都落入眾生手中!

轉眼間,我發的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就在此時,因一時的麻痺與放鬆,差一點被鑽空子。

我從一單元出來,因見四週無人,直接就拐進了同一棟樓的二單元,其實《明慧週刊》中同修提過這個問題:從某樓的一個單元出來,應勤快點,到其它樓再進單元門,而不適宜在同一棟樓反覆進出各單元,這樣極易被居民起疑心,被邪惡鑽空子。我也知道這一點,但因為發的順利,再見周圍無人,就大意了。

剛走進二單元,我聽到背後有腳步聲,一回頭,黑暗中果然有居民開始注意並跟上了我。我回過頭來,靜靜看著對方在黑夜中立起掌,正念加持:我推九評、救眾生是眾神關注與加持的焦點,是順天意而行,決定不容許任何因素的阻撓干擾,請師父與眾神加持。立刻,在隱約中,我看到眾神形成一個強大的環狀能量帶,在我胸前身後快速轉動,一會兒,我周身被強大的慈悲場籠罩著,如同要飄然起的能量球。我再一看,那人已不見蹤影。

半小時後,當我全部發放完時,小區的大鐵門已關閉,值班室老李早已睡著了,他孩子全神貫注在看電視,我本打算讓他給我開門,見此情景,就縱身攀上大門跳出了小區。

事後,我正念中加持:明天早晨讓每一家住戶,從一樓到五樓,按先後順序起床開門拿到資料,不許重拿,也不許讓樓上的住戶下樓時取走其它住戶的資料。

幾天後,我已離開當地,給該小區打電話回去,父親高興的說:「不知是誰,一夜讓小區家家收到了『九評』,現在每天傍晚的『茶話會』全是『九評』的內容,人們興奮的議論著,互相交換著小冊子和光盤,整個小區的人心與輿論一下子轉了過來。」

在發放中,當我路過家門口時,我本想進去看一看父母,然而為了不給他們造成壓力,我還是沒有敲門(因為此前我已搬出家裏住在朋友家,並告訴父母我已離開當地了)。腦海竟然浮現出「禹王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聖人的心境似乎在穿越時空激勵著我、感動著我。

父親愉快的心情讓我欣慰,是啊,父親早在1996年得法,大法被迫害中他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由於當地長期的信息封閉,包括我父母在內,人們對真象知之甚少,生活在那樣的環境,父母感到壓力很大。此次在該小區的廣推「九評」及慈悲加持,徹底改變了該小區壓抑、不正的場,扭轉了該小區眾生的觀念,喚醒了人們的良知與善念,幾年來壓在父母心上的巨大壓力一下子沒有了。

慈悲喚醒眾生本性,正念融化一切障礙。邪惡是在用錢迫害,我們是在用心救人:事前的精心準備,過程中的相互配合,發放中的慈悲呼喚,處變中的不驚不慌,事後的加持回訪──整個過程用心縝密、有始有終、圓容無漏。

經歷中的具體做法對其它地區其他學員不一定適合,但過程中最主要的一條信念是:「神在世,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