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發正念 邪惡關不住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9日】我於2002年5月13日有緣得法。當我一拿起《轉法輪》,就愛不釋手,我下決心要修煉。當時沒人教我動作,我練了二個多月的錯動作。但我堅信:現在沒人教我煉功,師父會給我安排好我的一切,不管將來的路還有多長,不管會遇到多少風吹雨打,我一定會成為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我要以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顯現在世人面前。我的修煉生涯從此開始。

* 講真象、救眾生

說是偶然的機會,其實是師父的安排,我與一位同修相識,她教會了我動作、如何向世人講真象。我們一邊學法煉功,一邊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是,我們的善心不被人理解,被人舉報了。2002年7月15日,我們被當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和同修正念走脫。我被迫到外地過了8天。當我回家時,諸親六眷人人阻攔、個個唾罵我不該學大法。我依然繼續我的修煉。我時時修心性,嚴格要求自己,學好法,每天堅持不懈的發正念,基本上一天發15個以上正點的正念,堅持到各地講真象。

2002年末,我發真象光碟、資料時,再一次被不明真象的村民舉報,當地來人把我抓到派出所。我就地與形形色色的人講真象。我發正念求師父叫惡人看不見我,讓我出去。所以在惡人的眼皮底下,我走掉了。我隨便找一輛麻木送我回家,我給麻木司機講真象。警車在後面不停的追,我就叫麻木司機停下車來。面對惡人,我說:我是在救度你們啊!我是好人,你們將我送到哪,哪兒都不會接受我的。他們不聽,將我送到110,不要,他們又把我送到派出所,也不要,最後他們只好把我送到縣看守所。

第二天早上,我利用各種機會給我能接觸到的每一個人講真象。我跟他們講:師父從92年開始傳法,期間從未有學員「自焚」過,難道迫害之後的法輪功不是教人真善忍嗎?師父告訴我們:自殺是有罪的。你們不要聽江澤民的謊言。親人來看我,我拿起話筒便大聲講真象,以便號子裏的人都能聽真象。年邁的父親很擔心我,我耐心勸說他老,結果他便對我放心的走了。

過了一會兒,警察提審,我求師父加持讓他甚麼都問不到。果然,他甚麼都沒問到。他讓我寫認識,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第二天,當地派出所把我送回家了。我很高興又走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證實法的路上,我甚麼怕心都沒有。我每天走到哪裏就講,到哪裏,不管是在車上,還是在街上,我用溶化鋼鐵般的慈悲,用強大的正念,讓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讓一切為正法讓路。這樣,明白真象的世人很多,不接受的人很少。

* 信師、信法,闖出洗腦班

2004年6月15日,當地派出所又將我綁架。我在他們的辦公室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不配合邪惡的審問,他們十幾個人將我戴上手銬,我說你將我送到哪?我就到哪去「端黑窩」。在我被送往洗腦班的路上,我向大街小巷的人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

到了洗腦班,在中飯時,有十幾個人在一起,我就向他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是無辜的遭受迫害。」洗腦班的所有人被鎮住了。我接著說:請不要被江澤民的謊言所欺騙,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善惡有報是天理。邪惡之徒把我送到房間,我在床上發正念,惡人把我按在地,我還是照發不誤。我同時勸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他們就走了。

第二天,610頭子及猶大全部上陣,我甚麼也不配合他們。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並用眼睛對著惡人的眼睛,我對惡人說:你們背叛了師尊,沒有正念,真是無恥!惡人就走了。晚上,那夥又來轉化我,我堅決不配合。我對一名張幹事說:迫害法輪功會有惡報。他不屑一顧:「我去年整法輪功賺了十萬元,我抓了兩個法輪功,我還是沒得報應吶!」我聽了真為他迷失本性犯罪而難過。他和610頭子開始打我,把我打倒在地,凳子壓我腿。

又是一天,我絕食抵制迫害,惡人不許我睡覺,讓我罰站,只許一天睡兩小時。我被罰站三天三夜。我站著就煉動功。三天以後,610頭目和猶大一齊上陣打我,把我拳打腳踢,還把我上背銬。我想起師父的《洪吟(二)﹒心自明》中的話「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我跟惡人講真象。

第五天,惡人讓我看誣蔑錄像,不准我開口,我絕食抗議。

第六天,他們搞總結,問我有甚麼想法。我告訴他們: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將解體,誰也動搖不了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

第七天,公安局來人提審我:別人都轉化了,你為甚麼不轉化?我告訴他們:煉功修心向善沒錯,做好人無罪。轉化就是把人轉化成「假惡暴」。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他們又問:「人家修十年都寫轉化書,你不寫,你是甚麼層次?」我回答:「我不管甚麼層次不層次的,我有這個智慧來破你們這個邪窩。」

第八天,他們白天陪我,晚上面目猙獰,當我的面做不敬師不敬法的壞事,我發正念、大聲喊:「不許胡作非為!」

第九天,他們又弄來兩名精神病院醫生,說我是精神病人,要醫生給我治病。我理智的應付他們,同樣給他們講真象,結果他們沒對我做甚麼就走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幫我。當天是晴天,晚上大風大雨夾雜著雷鳴。我坐在床上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的幫助。

第十六天,惡人按住我的手,兩個猶大按我膀子,強行叫我寫所謂的「轉化」書,我不寫。

第十七天,惡人開始上邪課,我發正念解體課堂上的一切不正的因素,清除被迫妥協的同修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在手心上寫:還我們偉大的師父清白。舉手讓同修們看,叫他們不要離開師父的法,堅定正念。結果,我們這個班的同修又清醒了,這是師父幫我做的。

第十八天,來了幾輛車,說要把我送到勞教所。我說我不去,我的路是我師父安排的。我全鎮十幾萬人,只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我要回家救人。到第25天,惡人將我無條件的放了。

最近這幾天,邪惡之徒又常來騷擾,我用強大正念鏟除指使惡人行惡的另外空間的一切亂法爛鬼,同時,我也向內找:邪惡來干擾我,為甚麼,想到就是我沒有把惡人惡事揭露出來,讓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就寫了出來。

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