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講清真象要有韌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9日】在勸世人「三退」中,自己雖然與做的很好的同修仍然有很大的距離,但是仍然按照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情,紮紮實實的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在今天說服一位同事同意「三退」之後,覺得這個過程比較曲折,但是因為我想著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一次又一次的不失時機,用自己做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加上救度眾生的韌性說服了她,所以想寫出來,與同修共同見證證實大法救度世人中韌性的重要。

在「三退」開始時,我就儘量的向同事講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因為我發現對個別的同事講,他(她)們比較容易接受。有一個同事,年紀比較小,對中共惡黨的邪惡認識不清,而且常人心很多而且很明顯。雖然我很早就給她看過了關於《抹獸記 蘊天機》的小冊子,但是邪惡總是干擾她沒讓她看完,現在想想,當時應該對她每時每刻都發正念,這樣就可以儘早的讓其獲救。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中提到,「人的思想境界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如果一個一年級的小孩,你給他講大學的課題,他就不會上學了,他就要逃學。」因為考慮到這些從來沒有接觸過中共邪惡的80年代的一代人,而且他們只有在認識了大法的偉大和美好之後,從正面了解到邪惡對堅信這美好的修煉人的殘酷,我覺得這更有震撼力。所以我在給該同事講真象的時候是先從《梅花詩》開始的(註﹕在次特別感謝同修的努力拍出了這麼多絕佳的作品,提供給我們證實法的利器。)她對預言呀,傳說呀很感興趣,於是我就給她放了《梅花詩》。她看著看著就對我說:「這部片看起來挺悲壯的,和電視上講的不一樣。」然後我看出,她開始有一點接受我之前有給她講過的關於法輪功的真象了。但是在看過之後,她因為正在忙於常人的事情又忘記了我給她講的。

之後有好幾次找機會,邪惡都指使她迴避我,甚至是我給她看「九評」,她也不看,後來有海外的同修給她電郵了「九評」,她還是沒看,我當時覺得很難過,但是我只想到在我的修煉道路上慈悲的師尊一次又一次的點撥我,讓我認識法理從來都是這樣慈悲的,我在想我就是要成為具備這樣慈悲的師父的弟子,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堅信她先天佛性的那一面是肯定可以接受的,於是我暫緩下來,開始找原因。後來我就問她,你是不是要看到有很多的人都在做這件事情你就會去做,然後她點頭了。原來我之前忙於講真象,忽視了正念,忘了告訴她如何上網自己了解退黨洪流的事實。所以我登錄上了大紀元的退黨網站,讓她看那麼多的人都在做「三退」的事情,同時將貴州「藏字石」的圖片給她看,她看了之後,嘴上雖然還是說:「我不知道這樣做是為甚麼。」但是我看得出她已經有退的意願了。後來在吃飯我們單獨一起,我再問她的時候,她就同意了。

現在想想,當時自己只顧勸她,沒有考慮到還有一個同事在場,應該做到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上所講給我們的法理:「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大家記得,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

回顧這整個過程,雖然曲折,(註﹕因為自己一直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處於獨修沒有其他同修的狀態,交流就只有通過「明慧網」上同修們的精進來鼓勵自己),師父的慈悲呵護和點化使自己在證實法中又能從法理上提高了。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儘量的處處體現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這就在開始給這位同事一個良好的印象,就是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這些都給證實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然後再從每個人的特性和執著來講真象,就很容易了。我覺得時間已經很緊了,要加緊時間,但是也要穩健的做好師父所說的三件事。這段經歷雖然只適用於和經常接觸的有緣人,但是我相信即使在平時的講真象和救度世人中,在正念正信中,只要有慈悲、耐心和韌性,我們就能夠穩健的走正走好我們自己的路。

其實只要我們用心去做師父交代的三件事,隨手都有可以用來證實法的事例,因為正如師父在《致2005年歐洲法會》中所說的「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

個人層次修煉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