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煉的女兒講真象的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5日】一天中午女兒到我這兒來吃午飯,我說:哎,我的這些大學同學不知都怎麼了,大學畢業既沒想當大官也沒想發大財,很多人卻入了黨。現在他們明明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和腐敗,但當「九評」發表後,勸他們看「九評」,快退黨保平安時,卻說不關心此事,與己無關。

女兒說:這有甚麼不理解的,你沒有設身處地站在他們的角度上,總以你的思想想別人。他們成天生活在謊言和高壓下,他們敢想,敢說嗎?採取目前的態度,我認為很自然。

我說:對,我也能理解他們,我也想了各種辦法讓他們能了解真象。我是真為他們著急,我是想救他們呀!女兒說:是,我知道你著急,我看著你也著急。

女兒說:你就不會說點實實在在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我不煉法輪功,但我一有機會我也講法輪功真象,我就不像你那麼講。比如,我當導遊時,看到有法輪功給旅遊者散真象資料他們不敢接時,我就對他們說:沒甚麼,拿著,到旅館關起門來看看,這上寫得和你們在國內聽到的完全不一樣,我相信你們都有判斷能力,一看就明白真假,可別錯過這機會。結果人人都拿。

女兒說:我講真象不硬性給人家灌,我會選擇比較自然的場合。比如吃飯時,有人談到法輪功,當有負面看法時,我就接茬說,我媽就煉法輪功,我看到了她煉功後的變化,煉了近十年了,從不生病,就連我和我兒子,哪兒難受了,不用吃藥,一到她那兒,準好。所以這幾年我和兒子生病都沒吃過藥。另外我從小就對我媽有逆反心理,所以老鬧矛盾,整得我倆都不痛快。但她修煉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有矛盾,她不怪我,而先向內找,你說我這一個巴掌拍不響,連我都變了,現在我有甚麼事也願意跟我媽說了。這不挺好嗎?我也接觸過她周圍的許多法輪功學員,個個都很友善,個個都有故事。

女兒說:我到中國使館辦事,使館人對我說,管管你媽,別讓她老來使館前靜坐或在外邊活動。我說,我媽是獨立的,我可沒權干涉她幹甚麼或不幹甚麼。我只知道,我媽煉了法輪功沒病了,根本不用我照顧她,她那麼大年紀卻處處照顧我。另外我們以前老有矛盾,現在有矛盾,她先向內找,矛盾就化解了,就憑這,我也不能去干涉她的自由呀!

我邊聽邊想,然後誠懇的說,你講的有理。前幾天,我拿起電話找到了一位四十多年沒聯繫的中學同學,我們從回憶純潔的少年時代到互道坎坷的生活經歷,再尋根溯源,結合「九評」,找出造成每個人不幸的禍首──共產邪靈。水到渠成,她們全家四口都主動退了黨、團。我真為她們明白的選擇自救而高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