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馬三家親身經歷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0日】我是九九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心臟病、氣管炎等,使我苦不堪言。得法後一身的疾病不治而癒,我感謝大法,感謝師父。

1999年720以後大法與大法弟子受到邪惡迫害,我們失去了大家集體修煉的正常環境,為了討回公道,還師父清白,我於2002年進京證實大法。當我到天安門時,我拉開條幅,有兩個警察用繩子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後往車上拽,到了北京東城看守所以後,警察就用電棍電我,這時我就想,「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是師父的弟子。」電棍沒電著我,電著那個惡警,那個惡警就走了。他們又用電針扎進我的手背,我忍著巨痛一動不動。他們看我一動不動,就說電針不好使了,就拿下去了。他們就把我押進小號。因為在這期間我沒有報姓名住址,押進小號以後,惡警叫我坐在椅子上,用手銬把我雙手銬在一起,用力往後拽,當時我想我決不配合,惡警又將我拽倒在地上,他又用力向上拽我,我就向下拽。這時我看到血從手脖上往下流,我忍著巨痛一聲不吭,惡警說:「你心真誠!」

在2002年5月13日,我被非法判勞教3年,被送往瀋陽馬三家,馬三家惡警將我關入鐘和樓,把我雙手雙腳銬在鐵椅上,一天給吃兩小塊玉米餅,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長達8天。又用他們所說一級背銬,把兩手拉後背銬上後吊在鐵管子上。即使這樣,他們也改變不了我對師父對法的堅信。他們又把我放下來,把衣服扒光用棍子亂打,大隊長王曉鋒用高壓電棍,電我腳心、手心、乳房。惡警薛鳳用高壓電棍電我的腋下和身體的敏感部位,他們看我還是不寫轉化書,副隊長惡狠狠的上來,用電棍電我的脖子氣管部位。當時我覺得只剩下一口氣,我就喊:「我跟師父走,師父法不變,我心不變!」惡警說白廢了,她還是跟師父走。他們就不電了,然後把我銬在鐵管子上。一夜之間,我身體像脫節一樣難受,早上發現脖子被電起像雞蛋大的黑血包。

惡警又指使惡人輪班看守長達40多天不讓我睡覺,我身體已經浮腫,腿腫得和褲子一樣粗。惡警還不罷休,有兩個男惡警用力把我的腿搬上雙盤,又用繩子捆上長達10個多小時,又叫我站起來,我站不起來,惡警王副隊長就拳打腳踢,打的我全身都是黑紫色。

第二次迫害,他們在地上將我腿雙盤,雙手拉後背銬上,又將脖子捆在右腿上,整個上身和腿連在一起,頭接近地面上,又用棉被蓋上長達48小時,我堅決不向邪惡低頭,不寫轉化書,惡警又將我雙手吊起來,把脖子用枕頭壓上,長達12小時之久,以上這幾種酷刑經常使用。

以後看了經大法弟子帶進的師父經文《向世間轉輪》,我們全體堅定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把勞教服扔掉,集體不去勞動,因此他們給我加期2個月,我決不承認這種邪惡迫害。後經師父點化,我絕食8天正念闖出。

如今,馬三家所關押大法弟子集體抵制邪惡,不穿勞教服,絕食,望大法弟子齊發正念,解體邪惡,加持獄中大法弟子正念走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