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修煉經歷:風雨兼程 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6日】我是中國黑龍江省的大法小弟子,出生於1992年5月13日。聽媽媽講我是個早產兒,提前一個半月趕到這一天出生的。下面就講一下我的修煉歷程。

一、得法學法 修正自己

我四歲的時候跟隨父母修煉。那時候在煉功點上數我的歲數最小,但無論是煉功還是出去洪法一樣也少不了我。那時候我自己看不了書,只是聽大人們讀或是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帶,有的時候聽一聽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

在煉功點上,有很多的爺爺、奶奶盤腿的時候怕疼,盤一會兒就拿下來了,我無論怎麼疼也不拿下來,爸爸小聲對我說:「疼你就拿下來吧!」我也不吱聲,只是眼淚不斷的往下流,心裏想著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很多奶奶慚愧的說:「我們都不如一個四歲的孩子。」

我的身體素質很好,自從煉功以後更是很少有頭疼感冒的,但是只要我一做了錯事,保證就會有報應。五歲那年,有一次一隻吃了老鼠藥的老鼠趴在院子裏,奶奶看見了就用石頭打它,我也學奶奶的樣子拿石頭打它,把它的眼睛都打出來了。第二天的早上5點多鐘,爸爸媽媽在屋裏煉功,我煉了一會就自己在院子裏玩,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很細的鐵絲,直奔我的眼睛紮過來,當時就出血了。爸爸和媽媽聽到我的哭喊聲趕快從屋裏出來,血水伴著淚水從我的手指縫裏流了出來。媽媽當時嚇壞了,不斷的跟爸爸說;「快上醫院吧?」我一邊哭一邊說:「煉功人不上醫院。」一個星期以後我的眼睛好了,但至今我的眼睛的白眼球上還有紮過的痕跡。事後爸爸問我為甚麼鐵絲會扎我的眼睛,我就把頭一天把老鼠的眼睛打出來的事情和爸爸說了。爸爸告訴我煉功人是不能殺生的道理。

還有一次我和二叔家的小妹妹把鄰居家還沒成熟的杏摘下來,跑回家拿給媽媽看,媽媽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問我:「這樣做對嗎?大法弟子講真善忍,你這是甚麼行為呀?」我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錯了。後來我跟小妹妹出去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小石頭一下子跳過來就把我的大腿上劃了一個口子。類似這樣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

二、風雨兼程 助師正法

99年4.25父母去北京證實法,我和奶奶在家,我很小,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三天後父母回來了,但我家的學法小組從此就解散了。緊接著就是7.20父母從省政府回來後成了被監控的對像:家裏的電話被監聽,派出所經常到家裏來騷擾,父親有時候被跟蹤,原來非常熟悉的爺爺、奶奶在街上見面都不敢說話,總之到處是紅色恐怖。

為了能讓同修們及時的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11歲那年,我主動的承擔了部份傳遞工作。因為有時候父母不方便,我是個小孩子沒人注意我。有很多同修有怕心不敢接材料,看到我給他們送就覺得自己還不如一個小孩子,就從不敢接到敢接。這幾年來,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我從沒耽誤過同修們看材料,都能及時的送到他們手中。

我還和父母去撒材料,每次都是我背一書包的真象資料,我和媽媽一組,爸爸和另外一個同修一組,幾個小時我們就把幾千份資料撒完了。

有一次我們幾個到離我們很近的農村去撒材料,我和媽媽一組在道南,爸爸和同修在道北。媽媽貼我就撒,當走到一家院子裏的時候,這家的大門沒上鎖,我直接就進到他們家屋裏把真象材料放在窗台上,出來時才看見有一隻大黑狗,當時我也嚇了一跳,但馬上心裏告訴黑狗:你不許咬我,我是來救人的喲。大黑狗果然沒出聲。

還有一次我和爸爸一起拿筆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光注意寫了,並沒注意身後有人,那人問:「你們在幹甚麼?」因為是黑天,看不清那人的臉,聽聲音是個男的。爸爸說:「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人果然貼近了去看,爸爸領著我就走了。至今我和爸爸寫的「法輪大法好」還留在牆上。我和奶奶出去貼不乾膠,奶奶有怕心,貼得不整齊,我就再過去把她貼的不乾膠好好的弄平整了,路上的人看見了都對我笑。

2002年5月份,有20多人突然闖入我家,把父母和奶奶都戴上了手銬要帶走,那天正趕上我中午放學回家,看到這情景我並沒有害怕。我順手撿起來一個瓶子往地上一摔,「啪」的一聲,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我質問他們:「你們為甚麼抓我的爸爸、媽媽?」有一個20多歲的男的直奔我來,舉手剛要打,爸爸說:「你還是不是人,連一個小孩子你也要打嗎?」後來他回去了。他們把我家裏翻得亂七八糟,看看家裏也沒有值錢的東西,就要把家裏的錄音機拿走,我過去拿過來說:「那是我的東西,你們不許動。」看著警察把父母和奶奶都帶走了,我並沒有哭,而是找了一個公用電話給我知道的一個奶奶打電話,告訴她父母被抓一事,這樣她們知道了做好了一切安排,下午我還正常上學。

自從父母被抓以後,我就暫時住到了姑姑家,姑姑是常人,於是我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在學校裏我很少說話,回到家裏我也默不作聲,寫完作業我就站在門口眺望遠方,多麼希望媽媽能出現在我的視線裏,因為我想媽媽。在內心深處聲聲呼喊:師父啊!您能幫幫我讓媽媽回來嗎?有的時候我偷偷的抹眼淚,怕姑姑看見了為我擔心。

有一次,一個不認識的奶奶到學校裏找我說:「我也是同修,我和你父母都認識,孩子如果你有困難就找我,我家就住在×××。有一個奶奶要見你,你放學後到我家來一趟行嗎?」我當時並沒有相信她,我怕是壞人,因為我在煉功點從來都沒見過她,就說:「那你把那個奶奶叫你家我看到她再說吧!」放學後我到了那個奶奶家,一入屋就看到我認識的奶奶,奶奶也看見了我,我「哇」的一聲抱住奶奶大哭起來,好像一下子見到了久別親人,奶奶和屋裏所有的人都哭了。奶奶告訴我:爸爸媽媽不在,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有困難就說。我使勁的點了點頭。

媽媽和奶奶在看守所裏呆了70天後正念闖出來,爸爸被判了三年勞教,被劫往當地勞教所。媽媽回來後全身長滿了疥瘡,當時表現的是心臟病特別的嚴重。我和媽媽住在自家的土房裏,由於年久失修,房子漏雨,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滿屋子都是大大小小的盆和碗,媽媽躺在床上行動很費力,後來同修們來看媽媽,留下了米和麵以及我上學的錢。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和媽媽度過了最難的時候。

2003年初,媽媽承擔了當地的協調工作,又做大法的工作,又得打工養家,媽媽非常忙,很少有時間照顧我,我從不怨媽媽,因為我知道她在做最好、最正的事,我要協助媽媽做好大法中的工作。

由於升入初中後課程多、時間緊,我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大面積的撒真象材料了,並且學法也相對的少了,但我還是能時刻按師父的法的要求來約束自己。有一次我拿真象材料面對面的給一個人:「阿姨給一個好東西,你看看。」「甚麼呀?」阿姨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我說:「看看吧,對你有好處。」我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阿姨看了沒有,那個阿姨看了一眼,一看是法輪功的就扔在地上,我無奈的搖搖頭,回去又把傳單撿起來。回到家與媽媽切磋。媽媽說:「向內找一找,為甚麼她不接受?」我說:「她就像師父說的那種不能救度的人。」媽媽說:「我讓你向內找,你卻向外求,你怎麼就知道她是不可救度的,問問你自己,你當時有沒有怕心,是一顆純淨的只想救人的心嗎?」我不吱聲了,向內找一找:最近學法少了,發正念也少了,常人心也比以前多了,在這種情況下做事是達不到應有的效果的。

三、抓緊時間救度眾生 跟上正法進程

現在我和同修利用暑假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最喜歡背頌師父《洪吟(二)》裏的那首《堅定》了:「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我覺得我進步很快,我現在又能雙盤了,我會用法來衡量一切了。

2004年9月,爸爸在同修整體的營救下堂堂正正的回來了,但是被邪惡打了一種不明藥物,現在不能行走,記憶力喪失,全身幾乎癱瘓,躺在床上,有時候他不理解媽媽為甚麼這麼忙,我從中就會調節一下,告訴爸爸,媽媽是在做最偉大的事、最神聖的事,你怎麼能用人情去看問題呢?你是不是太自私了。這時候爸爸就不吱聲了。媽媽很忙,沒有時間照顧爸爸,我就和奶奶在家照顧爸爸,跟他學法、煉功,並且把他扶出去曬曬太陽。我們這一家人也算整體配合吧!

現在我雖然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但我會繼續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好法修好自己,發正念、講真象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