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外孫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日】我今年65歲,1995年6月得法,96年6月我的小外孫出生,我給他聽大法錄音,給他念大法,學說話時教他說大法,他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著。

99年4.25我去信訪辦上訪,因此惡警、單位、街道不法人員經常到我家。99年7月19日孩子親眼看到惡警非法把我抓上警車帶走。回來後我成了重點迫害對像,剛滿3歲的孩子幼小心靈上蒙受了共產邪靈的黑暗影響。有一次我剛擦乾淨室內地板,惡警就來了,在屋裏穿著鞋走來走去,小外孫大聲喊:「我姥姥剛擦乾淨地,你把鞋脫了,換拖鞋去。」

他理直氣壯,一點不怕,惡警瞪他一眼,歪著脖子走了。惡警還經常用電話監視我,不讓我出門。有一次惡警打來電話,他急忙去接,一聽是惡警,然後不慌不忙的笑著說:「你是警察叔叔吧?你又要幹甚麼壞事啊?」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99年11月一天,惡警又非法把我帶走,剛到派出所,他媽媽帶著他也趕到了。他站在惡警面前大聲喊道:「我姥姥在哪,把我姥姥叫出來,哼,你們(指惡警)不知好歹。」一時惡警哭笑不得,只好把我放回家。

在2000年7.20惡警又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天氣很熱,我和4位同修被非法關在一室,蒼蠅叮,蚊子咬,全身酸臭,在鐵窗裏鎖的牢牢的。他媽帶他來看我,回去後就給110打電話問他們:「為甚麼把我姥姥關這麼長時間」警察說:「你姥姥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孩子說:「煉法輪功怎麼樣」?警察說:「那我們管不了」。就這樣不法人員關了我4天4夜。

有位同修因掛法輪大法好橫幅,被非法判刑5年。小外孫問我為甚麼看不見阿姨了,我告訴他阿姨因做好人被抓走了,後來教他發正念,營救被抓的阿姨,然後他經常一個人坐著說:「鏟除江××,救出阿姨」。

隨著小外孫長大,又教他背《洪吟》,「論語」和《轉法輪》的韓信受辱胯下那一段。他6歲上學後,老師讓每個同學講一個故事,他就把韓信受辱胯下一段背給大家聽,老師和同學都說他講的好,還獎給他一朵小紅花。

2000年10月後,我兩次到天安門向世人證實大法,從那時起邪惡人員把我當成在逃犯抓捕,我被迫流落在外,孩子知道我沒錢,把他平時存的硬幣送給我。

今年春天小外孫突然發燒,出了滿身水痘,我照顧了他幾天,我拿去《轉法輪》和一本《明慧週刊》(167)和他一起學法。他翻開《明慧週刊》,看到題目為「一字一句記住法,跟誰講真象都不愁」(山東大法弟子),他一口氣讀完了,拿起筆來給師父寫了封24個字的短信,寫完後封好,雙手捧給我說:「姥姥,這是我給師父寫的信,你一定給師父寄去呀,也寫在明慧週刊上,我也很想師父,我甚麼時候能見到師父啊?師父甚麼時候能回來呀?」我說:「很快就能見到師父了,等師父回來我帶你和小妹去見師父。」他高興的喊了起來:「我要見到師父了。」

然而中國的惡黨和江氏流氓集團用謊言及其黨文化毒害了千千萬萬個純樸、善良、天真、活潑、可愛的孩子們。特別是法輪大法在大陸遭受迫害的5年多來,惡黨利用各種宣傳機器攻擊大法,編造謠言欺騙天真的孩子,使他們在無知中對大法犯罪。如一次我剛掛好「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就被一個中學生摘下來了,一次剛貼好「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轉身就被一個小學生給揭下來。對此我心情非常沉痛,幾天來和孩子學法,交流,得知在北京所有學校,每週一全校要升國旗,唱國歌,唱隊歌,宣誓等。我對外孫說:「只要學校有活動,要唱共產邪靈的歌時,你就把歌詞變成唱法輪大法好的歌詞隨著唱。」我又告訴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小外孫女也這樣做。孩子們都告訴我說:「姥姥現在只要學校教唱壞歌,我們就隨著唱法輪大法好。」我高興的誇獎他們:「你們真是好孩子,師父的好弟子呀。」

他的媽媽代他寫了退隊聲明。「六一」快要到了,大陸的同修們,我們要從大法小弟子做起,從大法弟子的孩子做起,勸善親朋好友的孩子做起。告訴所有天真的孩子們,只要學校教唱邪靈的邪惡歌曲,及宣誓等,請把邪惡的歌詞內容變成法輪大法好的歌詞隨著唱。讓大陸所有學校都充滿法輪大法好的正念之場。讓法輪大法好的歌聲鏟除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