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到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8日】我今年十三歲,是得法六年的老弟子。六年前我和媽媽、姥姥、舅舅、舅母學法,煉功。全家上下非常和睦,休息日我們去弘法,展示功法,有一夥小朋友好奇地圍著我看個不停,我一點都不害羞。

7.20大法遭惡人鎮壓,功友們向當地政府申訴,還有的進京上訪,陸續被抓,我應該做點甚麼呢?我在上學和放學的路上,一有機會就向路上的行人喊「法輪大法好」,有的人望著我,有人微笑著點頭。

有段時間一個願望總是在我心中出現,那就是去北京證實大法。我要在天安門廣場上喊「法輪大法好」,媽媽支持我。機會來了,暑期夏令營去北京我報名了,爸爸(未修煉)說;這是鼓勵你今後好好學習,我才花的錢。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機會。爸媽把我送上車,媽媽用力向我揮手,我懂,媽媽懂,就爸爸不懂。

到京後參加廣場升旗儀式,我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升旗後我覺得應告訴更多的人「法輪大法好」,我便轉身跑向廣場上的行人,邊跑邊喊,轉了一會兒,領隊發現我不在隊裏,找到我,狠狠的訓了我一頓,我一點兒都不恨他。後來專門叫幾個大同學夾著我,怎麼辦?我帶了水彩筆走到參觀景點寫下「法輪大法好」!博物館、長城、世紀壇……我想讓更多的好人看到。

回來後,我向同學講真象,很多人都相信,有的有疑問,我就把他們帶到家裏讓媽媽講,果真他們都明白了。

班上的同學都喜歡跟我玩,老師也說我品行好,善良。我知道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可是有段時間班上一個同學總是打我,把我凳子弄爛了,我只好站著上課,我每次從家裏帶水喝,他多次把我水喝光了,還把瓶子打爛。我和媽媽一同學法,找自己的原因,學了師父「正法與修煉」經文後,我悟到,應該糾正他不好的行為,這是對他生命負責,不准邪惡加害我與眾生。我對著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不好的因素,給他講道理,講修煉故事,現在他不那樣幹了,還很友好。

一次晚上放學時,下起了大雨,學校車棚燈又壞了,取車的同學一大群,看不清楚,亂作一團,我又打開「應急燈」給他們照明,車子一輛一輛取走了,當我自己打開鎖後,電用光了,路上走得很慢,到家時比平時晚許多。平時我看到路上有石頭,就主動搬開,有的同學不理解,說閒話,但我仍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努力做到先人後己,先他後我。

冬季的一天,班主任拿一張「入團表」讓我填寫,我知道自己應該作出選擇了,家裏爸爸逼我,不填就滾出去,說話間把我推出門外,我手提著鞋子,站在水泥地上,真冷。我是大法弟子,堅持真、善、忍,沒錯。我打不開家門了,等媽媽找到我時,我正和小朋友打彈子玩呢。媽說:你還行啊,小子!我和媽媽都笑了。

「自焚「騙局發生後,學校逼著學生簽名,媽和其他功友還在拘留所裏絕食抗議,我怎麼辦?中、小學生排著長長的隊,太陽底下,帶的水喝光了,同學們連課都不上了,在等簽名。我和其他幾個同學早已說好,就不簽。輪到我們組時,老師有事,免簽,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們,讓我純純淨淨的修煉。

回到家裏,爸爸說今天去見你媽,你學乖點,她不吃飯你就磕頭,把頭磕起包,記住!到了看守所,見到媽媽我就不按爸說的做,邪惡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告訴媽堅持到底,這輩子咱們就修大法了。爸爸擰我,打我頭,可就改變不了我。

前段時間,我們這有同修被抓,爸爸盯著媽媽,我和另一小弟子就去發真象材料,裝滿滿兩口袋上街了,商店、駕駛室、櫃台、飯店桌上……我希望有緣人能看到,能得救,材料很快發完了,我時刻記著我是大法弟子。

班上還有的同學受謊言毒害呢,我繼續講下去,讓更多的好人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