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在課堂上揭謊言、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3日】 我是1997年冬得法的小弟子,今年讀高三。得法後學習不斷進步,成績在班裏名列前茅,經常受到老師的表揚。10月19日星期二下午第三節上政治課,當政治老師講到我國的宗教政策時說,我國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對×教要堅決取締,例如,「法輪功」;然後他講了一大堆江××團伙控制的電視、報紙等媒體對大法誣陷的東西。有個男生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就小聲問我是否是這樣?我回答:「不是這樣的!」

由於我的聲音比較大,被老師聽見了,於是我就舉手發言。我告訴同學們:法輪大法不是電視、報紙上等媒體宣傳的那樣,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修煉人要時時以「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請你們用理智去認識法輪功。

當我坐下時,我聽見有個男生在鼓掌。政治老師立刻翻出下面幾頁政治書上的「自焚」事件,還有一些造假的事件,進行反駁。於是我第二次站起來說明了自焚事件的真象和4.25上訪事件的原因。政治老師不肯相信我說的,於是我又舉了生活中的例子給他聽,還說了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形勢,但他都無理否認,不肯去相信。在他眼裏只要思想上不贊同××黨的,他就一概否認。

在我和政治老師辯論時,其中有一位同學反駁我,但也有一位同學站起來反駁老師說的某些錯的東西。就這樣好像辯論賽差不多,一直到下課後還在進行辯論。我和政治老師的辯論,引來了很多其他班級同學的觀看,各班同學都圍在我們班周圍,聽我們的辯論。老師走後同學們都有很多疑問想問我,可是都被班主任趕走了,同時,她也無故趕我回家。

第二天,班主任很早就在樓梯邊等我,我一到樓上就被她拉著,說要去見教導主任,先不要上課。我說不去,我沒做錯事。她不肯,硬要我去說清楚。

我來到教導處,一進門,教導主任就破口大罵,他拿出紙筆叫我把昨天下午的經過詳細的寫下來。我說我不寫,但她硬要我寫,我隨便寫了兩句,只把我為甚麼要發言寫出來,然後我就跑回教室。

沒等多久,教導主任又來叫我出去,我不想去,可是老師硬要我出去。過了一會兒,教導主任,班主任,還有級組長,把我帶到校長室(副校長室)。一進門,就看見所有的校長都在裏面,我走進門,正好對著正校長,我們都很有禮貌的問候。接著他就說:「你怎麼這麼傻,為甚麼要講呢?自己知道就行了嗎。」

我解釋說:「法輪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話還沒說完,校長就打斷我的話說:「現在是你做我的思想工作,還是我做你的思想工作。」

我答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校長說:「我說的也是真心話。」

我接下去說:「既然你說的是真心話,我說的也是真心話,那為甚麼你的真心話可以說,而我的真心話就不可說。」

校長無言以對,於是我把第一次發言的話重說一遍。一名副校長說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法輪功,「不要多費唇舌,向610反映,劉××,我看你又要交伙食費了。」4月份,我去貼真象資料,被不法人員綁架到洗腦班,610不法人員向我父親勒索伙食費。教導主任接下去說:「你準備去學習班吧。」

我對著他們說:「我不去學習班。」教導主任說:「不去,你說了算嗎?你不去也得去。」他們嚷道。之後我就沒理他們,心裏在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學校的這些官們打電話給610,打了很久才打通。他們還特別叫一個校警來看著我,怕我走掉。校警來了,他對我很好,幫我倒茶,說話很溫和。我一直沒有機會跟他講大法的真象。因為教導主任不允許他問。610到了,他們要把我帶到校長室,在路上我對校警說:請記住「真、善、忍」。校警點了點頭。他們對我監視很嚴,就連上廁所都由教導主任和級組長看著。

到了校長室,他們讓我在外面等著。過了一會兒,我才進去。610的人問我:「你寫的三書是怎麼回事?」我答道:「你知道遺囑怎麼樣才可生效嗎?」他說:「聽不懂,語文水平不是很好,請說清楚一點。」

我回答:「強迫改變不了人心。」他又問我,他們怎麼強迫你們了,我說:「你們把我們關起來。」這使他無話可講,因為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然後他叫我把昨天的經過講出來,我寫給教導主任那個簡短紙條重說了一遍。之後,他們叫我出去等著,我就在發正念。

過了一會兒,他們叫我進去,校長說可以回去上課了。他們告訴我可以上課的原因是:我在課堂上講的沒有人組織,行為比上次貼傳單較輕,他們也不知道如何處理,要先做材料上報,以後再說。

我知道這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在幫我,給我繼續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一個環境,這使我感悟到正念正行的作用,只要念一正,邪惡自滅。

以上是我的一點經歷,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其實我也還有很多沒修好的, 我要在以後的修煉中,去掉不好的東西,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