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法小弟子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4日】我是一個湖南小弟子,今年剛剛初中畢業。三個月前,我還是一個膽小怕事、正念不足的弟子。我小學時就得了法,可是由於自己怕心太重,一直都在家中偷偷的煉,不敢同別人講。在別人看來,我與普通的同學差不多,惟一的區別便是比別人老實一點。直到上小學六年級,發生了「自焚」等一系列誣陷法輪功事件,天塌了下來。有同學曾看見我與爺爺奶奶在煉功點上煉過功,於是在一天,班裏簽名抵制大法時,他便高聲大叫,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的臉便紅到了脖子根,出於怕心,我違心地簽下了名。從那以後,我一直將這件事埋在心中。學法煉功也不太積極,認為自己乾脆算了,就這個樣子等到「平反」算了。就這樣我從小學升入了初中。在師父一次又一次的點化和媽媽的幫助下,我沒有振作起來,在老師和同學面前也是一樣。

可是到了初三,一件又一件事使我驚醒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成立;36名西人學員來天安門證實大法……,更多的是比我小的大法小弟子們證實大法的事蹟影響到了我。於是我走入了證實法的行列。我開始向同學們講清真象。

我們班的同學們性格不一,愛好也不同。但看過誣蔑大法的電影後,對「法輪功」這個詞存有不小偏見。我就從發起這場迫害講起,許多同學明白了真象,但我也確實碰到了許多「硬釘子」。

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物理成績好,邏輯思維能力強,當我向他講起江××如何壞時,他還能接受,法輪功教人向善,他能理解。有一天我給他看《正見週刊》,裏面涉及到一些常人默念「法輪大法好」出現的奇蹟、和一些煉功人修煉祛病的神奇事件。他說:他的父親看了以後哈哈大笑,說這簡直不可能,我說:這是真的。他說:要是氣功這麼好,那要醫院幹啥?我說:氣功不是「藥」,他對人有心性要求的,你如果抱著一顆想治病的心去煉功,那當然不會起作用。他還是不相信,也不想聽了。我當時想:算了,他已經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但是我心裏依然很難受。不知道是否應繼續講下去。

有一次,我在乘公交車,碰見一個小學老師,我向她說起法輪功,她說:法輪功,那離我太遙遠了。於是我向她講了一些真象,由於時間短暫,我只得向她告別。

「太遙遠」這似乎已經成了許多同學的特點。他們的眼中只有「追星」、「成績」、「網吧」等一系列現在變異社會的東西。他們已經被舊勢力的所謂「社會主義文化」灌輸下漸漸迷失了「真、善、忍」,至少我看見的同學是這樣。但我知道,這便是我要破除的魔障。於是我將每一期的《正見週刊》、《明慧週刊》看完,用嘴去講。我堅持每天做好三件事,漸漸地,全班同學幾乎都知道了這個法輪功,老師也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 一百多天的時間過去了,儘管只有幾十個同學了解了真象,但是在高中,我將會繼續下去。

最後,希望許多像我這樣年齡的小弟子們走出來,多講真象,記得我曾經做過兩次夢:一個是在自己重新開始修煉時做的夢,夢見自己坐在一條路上,看著道上的人們一個又一個從我身旁走過,最後我終於站了起來,邁步向前,當時我真想哭;另一個夢是我夢見在夜裏,月亮不見了,變成一個金光閃閃的大門,在天幕上格外耀眼。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點化我,讓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