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弟子:在修煉中成長,在證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5日】

師尊好!同修好!

我是吉林大法小弟子,今年13歲了,修煉大法已經七年整了,在大法中受益無窮。沒修煉前經常愛嚇著,發燒是常事,修煉後再也沒嚇著過,時而也有發燒的時候,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也忍一忍就好了。

記得有一次,學校同學中得了流行病,滿身起疙瘩,當時我也染上了,到學校老師不讓我上學,就把我攆回家去了,當時已有很多同學多日不能上學。回家後媽媽帶我學法煉功,第二天疙瘩全都沒了,老師和同學都感到很驚訝,當時我並沒敢說學法、煉功好的。我知道這是大法的超常,是師父在管我。

99年7月20日以後,我同奶奶、媽媽、大娘、姑姑、哥哥一起去北京上訪,當時被抓上警車,信訪辦根本就進不去。大人被拘留,我和哥哥被爺爺接回家。十幾天後,大娘和媽媽被非法勞教一年,投入了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當時我只有8歲,哥哥只有12歲,我們就失去了應有的母愛,姑姑家的小妹也只有8歲。爺爺、爸爸、姑姑證實法去吉林市江邊煉功,被非法拘留了,家中只剩下86歲的太奶、還有大哥、小妹、我和奶奶。大爺上班,奶奶一個人照顧我們上學、生活,還要照顧生病的太奶(由於太想念大娘和媽媽)。眼見太奶病危,奶奶要求放人,可是警察硬是不放爺爺、爸爸、姑姑回家,拘留到期又給送入了洗腦班。

警察到家騷擾,是家常便飯。在這種情況下,奶奶依然帶著我們學法、煉功,修煉心性。太奶在日夜思念的煎熬中離開了我們,但是她已經深深的知道法輪大法好。因為我們全家四代同堂12口人住在一個院子裏,沒修煉前經常有一些矛盾,修煉後矛盾再也沒有了,全家人在大法的沐浴下真是其樂溶溶。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們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述著大法的真象。有一次,我和大娘、媽媽去發傳單,竟然讓大娘背了一段路,有時也到集市上發傳單。我和大人也去鄉下步行二、三十里地給農民送真象資料、掛條幅、貼不乾膠等。

大法真是神奇。一次大人都沒有掛上去的條幅,我卻掛上去了(10米高左右的電線上)當時我想師父加持一定掛上去。我也經常為同修傳遞經文及明慧文章。同修稱我是小通信員。每當有師父的短經文時,我們全家就要比誰先背下來,我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深深的知道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

我也和同學講真象。有一次學校發的致家長的一封信中的第4條誣蔑法輪功,讓學生及家長簽名,我把它撕了。結果老師把我送到校長室,校長讓我把撕的經過寫出來,我藉機會給校長講真象,講媽媽沒修煉前重病在身,在多方醫治無效的情況下煉了法輪功,病神奇般的好了。校長問我選擇法輪功教育,還是選擇學校教育?我說兩個都要,校長說:只能選一個,我豪不猶豫的回答選擇法輪功。最後校長讓家長去一趟。媽媽知道後,心想這不正是講清真象的機會嗎?爸爸媽媽一同去了校長室,他們向校長講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以及大法遭誣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及善惡有報的道理,最後爸爸在忘了劃掉那一條的情況下簽字,我也簽了。回家後,經過切磋,媽媽知道還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媽媽在開家長會時再一次講明了對那一條的不承認。

大法遭迫害的五年間,我媽媽兩次被非法勞教,爺爺、奶奶、爸爸、大娘、姑姑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勞教、拘留、洗腦班的迫害,每逢敏感日警察便上門騷擾。2002年十一前後不法人員竟然想把媽媽和大娘送洗腦班,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擺脫魔掌,被迫流離失所。在媽媽不在家的日子裏,我天天盼媽媽早點回家。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沒有動搖過修煉的決心。

讓我們共同精進,在今後的修煉中努力按師父說的做,早日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最後讓我們以師尊的《無阻》共勉。

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