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也要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日】那時由於我小,沒人照顧我,媽媽就把我背到煉功點。大人們並沒有注意我,覺得我小,可是師父講的法我都聽到了心裏。在五、六歲的時候,我把周圍的小朋友們領到家裏,放師父講法與教功錄像,學著媽媽的樣子,幫小朋友們糾正動作,告訴他們按師父的動作做,周圍許多小朋友得法修煉。有的小朋友還回家告訴爸爸媽媽,還把他們父母領來也學大法。

迫害開始了,電視、廣播開始對我們誣陷,公安局、街道、父母單位……經常到家恐嚇威脅,抄家,我多次把大人沒來得及放好的大法書,大法資料放好。有一次惡警突然闖進家來,我從容的把大法書放到我的小書桌裏,惡警看我小沒在意。

由於造謠打壓,一些同學、小朋友相信電視,廣播等媒體所說,說法輪功的壞話。我就把跟我玩的小朋友們領到家裏,打開VCD讓他們看真象光碟,看著看著,小朋友都明白了。有的說:共產黨太狠毒了。有的說:噢,原來法輪功是被迫害的。

一次我還把真象傳單拿到了班級裏,同學們都爭著傳看,班主任老師還把傳單內容抄到了黑板上,讓同學們看。

有時新經文或大法資料,大人們不方便拿,我就一張一張的去送或去拿。大人們去撒傳單,掛條幅,我也跟著去做。有一次,走路時間長,腳都腫了,我也不說苦。我與一個小朋友去貼標語,我們太矮,貼的太低,就上到柴垛上把標語貼在大牆上。我人小能起到許多特殊的作用,有幾次公安局抓人挺緊,大人們有的被抓,有的被監視,家中的資料不能及時的撒出去。我就找了五、六個小朋友,一人拿了一些真象傳單,每人負責幾棟房,一家家送,撒完我們又聚在一起,回家再拿,大半天就把幾百份傳單撒完了,我和小朋友們都熱得臉上淌了汗,可都沒說累。

有一天晚上,我跟媽媽去一個偏遠地區撒傳單,我和媽媽在一起撒,總有一個人閒著,這樣很慢,我就跟媽媽分開單獨撒,開始媽媽還不放心,看我還行,也就放心了。由於天黑地不熟,我深一腳淺一腳的,鞋陷到了泥裏。住家有狗的又多,狗一叫我有點害怕,可我一想到師父就不怕了。開始我還擔心找不到媽媽會迷路。當撒完最後一張一抬頭,正好看到媽媽。

我告訴我認識的同學、小朋友:法輪大法好。當我看到有人攻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時我就發正念清除,同時請師父加持。那天我自己單獨去掛條幅,有一個人總在周圍走動,我一發正念,那人就走了,我把條幅掛好了,看到掛著「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我開心的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