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8日】

  • 給五常市人民的一封公開信

  • 給吉林省四平監獄監獄長高平的一封公開信

  • 致貴州電力試驗研究院全體員工的公開信

  • 退黨保平安

  • 給五常市人民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五常百姓:

    5月12日晚,雙城市單城鄉大法弟子樊玉生被五常市紅旗鄉的一些警察綁架了,現被關押在五常監獄,截至今日,已被無辜關押50多天了,本人以及親朋好友都在承受著巨大的身心傷害和痛苦的煎熬。

    樊玉生自1996年得法以來,時刻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團結鄉鄰、樂於助人,是本村公認的好人,現在正是農忙季節,家裏失去了大勞力,等於毀了這個家。況且他50多歲的人了,遠隔數里親自到五常市只因向各位百姓澄清大法遭受迫害的真象,告訴大家栽贓法輪功的所謂「天安門自焚」、「自殺」、「殺人」的宣傳完全是江氏集團的彌天謊言,目的是愚弄百姓,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樊玉生冒著生命危險,只為大家不再受謊言矇騙,把「真、善、忍」的種子播撒在你們的心田,擦亮大家的眼睛,使大家明辨善惡、是非,讓大家今後能活得更明白,擁有一個美好、光明的未來。老樊何罪之有?共產黨執政的天下就這樣善惡不分,顛倒黑白,不許人講真話,講真象就被迫害,怎能不讓老百姓寒心透骨呢!誰正誰邪、誰好誰壞,這不一目了然了嗎?

    法輪大法遭迫害至今已6年了。法輪功學員心懷「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和平、理性的、非暴力的向各界群眾講清迫害真象,現在明白真象的人越來越多,修煉法輪功的人也日益增加。目前法輪功已洪傳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一書已被翻譯成20多種文本。法輪大法以其淨化心靈、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受世界各國人民的喜愛,現已獲褒獎1300多項。

    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們已被全世界20多個國家和地區起訴;國際人權組織「調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正在追查江氏集團及其追隨者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無論天涯海角、時日長短一定追查到底,直至將其繩之以法。歷史證明了善惡必報的規律。遠的不說,就說「文革」期間,那些「文攻武衛」小丑們,運動一結束,不都鋃鐺入獄了嗎?北京公安局劉傳新不是看大勢以去,已知沒有好結果也畏罪自殺身亡了嗎?

    五常的公、檢、法人員可千萬不要忘了這些前車之鑑哪。這些人當時不都是聽了「組織」的話,堅決執行「上頭」的命令嗎?可到頭來誰又能為他們負責呢?況且三尺頭上有神靈,善惡必報是天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啊!就拿我們雙城來說,例子也不少。雙城鎮幹部冉令才在2001年春節期間不擇手段用各種酷刑殘害大法弟子,冉令才用繩子勒一個女大法弟子的脖子,把舌頭都勒出來了,結果自己得了喉癌在極度痛苦中遭到報應,命喪黃泉;吉林省松原市乾安縣高雲鵬,是原水字村書記,後又調入水字鎮派出所管治安,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就緊跟江氏幹著迫害大法的事,幫著抓捕大法弟子姜喜燕,迫使他勞教一年半,此事導致了丈夫和她離婚。一次高騎摩托車送他妹妹回家從摩托車上掉下來,頭上紮出一洞,當場死亡。這類例子太多,不一一列舉。他們的死不都是在江氏集團謊言的欺騙下,政邪不分,遭到惡報嗎?多可悲呀!

    望五常市的善良百姓明白事理,站在善良一邊,共同譴責那些還在對大法弟子樊玉生行惡的警察,規勸他們棄惡從善,停止迫害,這也是為他們的生命和未來負責,您也是在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光明的未來。

    在此,也正告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樊玉生的所有五常市警察,立即停止你們的惡行,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樊玉生,贖回自己的罪過,不然等待你們的將是法律和天理的制裁。

    雙城市全體大法弟子
    2005年6月


    給吉林省四平監獄監獄長高平的一封公開信

    高平監獄長:

    你好!

    我是一位被監管人員的家屬。我驚聞法輪功學員楊佔久在你管轄的監獄因堅持信仰被逼跳樓,王貴明也因堅持信仰被毒刑拷打,現生活不能自理。做為監獄的第一負責人不知你對這些事情是怎樣看的。我的親人也因煉法輪功關押在四平監獄,做為家屬我很擔心自己的親人在監獄裏的處境。

    我們素不相識,我只是一介普通百姓,也找不到任何關係能與你溝通,所以只能是冒昧的給你寫這封信,希望能心喚心,得到你的幫助和同情。

    高平監獄長,對於法輪功是甚麼,煉法輪功的都是些甚麼人,這些人為甚麼這麼堅信等問題,經過這些年所聽所看及你工作中接觸到的,我想你心中早就明白。就我家人而言,他原本性格暴躁、專橫,在家裏動則與家人大打出手,在單位裏稍有不如意即與領導大吵大鬧,拍桌子叫號,無人能勸無人能管。學煉法輪功後,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前人人都怕他,很少有人見過他笑,煉功後笑容整天掛在臉上,再大的事也不見他像從前那樣,張口即罵,舉手就打;他說:我師父要求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替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他按師父的要求去做,連單位導都說他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並說都像他那樣煉法輪功,國家早好了。同時他煙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一切不良嗜好全都不見了。全家人看見他這些變化能不高興嗎?家裏外面無不交口稱讚。中共政府鎮壓,他認為這是政府不了解法輪功,應該讓政府了解法輪功是好的,他去北京上訪,講他親身受益,講煉功前後的巨大變化,講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他相信政府會給法輪功以公正的評價,但這一切卻使他鋃鐺入獄。監獄長先生,你說他不冤嗎?

    他被抓後,辦案單位多次酷刑毒打他,上大掛、坐老虎凳、電刑,使他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身上多處骨折,內臟受損,這些都是在他被抓一年後才知道的。我們都是善良的百姓,愛我們的國家,愛我們的民族,相信人民的警察是保衛人民的,可是當這些血淋淋的事實就發生在自己的親人身上時,我們茫然了。就是這樣他卻對我們說:不要記恨打我的人,他們不了解真象。

    我們忘不了在法庭上電棍劈啪的響,沒有一個人敢為他說句公道話,連律師也被告之不能辯護而成了擺設,有一個大法弟子因說一句我要退庭,就被拉出去毒打,片刻腳骨就被打折,後又抬進法庭,酷刑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法庭上。更忘不了接見時他流著淚對母親說:媽,我說真話錯了嗎?我相信政府錯了嗎?媽媽呀,兒子沒有罪啊!

    最初媽媽不能理解他,當多次看到兒子身處囹圄還能心繫他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對比從前,是非曲直一目了然,我們不能讓他轉化成原來的樣子,一個人丟棄惡習變為好人多麼不易,信仰真善忍無罪!如果非要把好人轉成社會的不安定分子,我們不同意,監獄長先生,你能同意嗎?

    聽老人講「三尺頭上有神靈」,蒼天在上,善惡到頭終有報。歷史已經給過我們多次教訓,三反、五反、反右、文革,每次運動過後那些忠實的執行者都成了政策的犧牲品,他們不僅受良心與道義的永久譴責,還要受法律和天理的懲罰。監獄長先生,你不僅是監獄長,你同樣是父親、丈夫、兒子,你也是血肉之軀,你也擁有自我的個性,有你自己的信仰,當你做為一個人的這些基本權利都被無情剝奪時,你會如何呢?

    我誠摯的希望你能感受到我們這些家人的心,用你的良知善念來感知我們。請你善待你那裏的法輪功學員,當人們都找回善念,復甦良知時,你會無愧於自心。

    大法弟子家屬
    2005.7.3


    致貴州電力試驗研究院全體員工的公開信

    電力試驗研究院的同事們:

    你們好!我們是貴州電力試驗研究院職工,自2003年5月28日那天下午下班以後,就再也沒有和你們見過面。一晃已快一年,本想和你們面對面的談談;但由於一些人為的原因,我們不得不採用這種形式與你們溝通,還請大家理解和體諒。

    離開你們和家人的這段時間裏,要說不想我們曾為之貢獻了幾十年生命年華的工作單位中試所,那是不可能的;要說不想我們的同事及親朋好友也是不可能的;要說不想自己已高齡的父母和丈夫、孩子更是不可能的。但是為了一個美好的信仰,為了一個對任何個人或集體、民族、國家只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也是維持人類道義和良知的「真善忍」--這個我們永遠都不會後悔的選擇,我們竟被逼到了流離失所的地步。不過,我們至今也不抱怨哪一位領導或哪一個人,只是把我們出走的原因和想法跟大家聊聊。

    一、鎮壓法輪功的依據不能成立

    我國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憲法》至今也找不出一條不准修煉法輪功的規定或相關規定。1999年7月20日開始打擊法輪功時,因為沒有鎮壓的法律依據。到目前為止,出台的所有關於法輪功的法律條文及司法解釋都是嚴重違背了立法原則及《憲法》規定的;因為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制訂的任何法律都不能超越《憲法》,而只能在《憲法》規定的範圍內制訂法律。這也是原來中試所舉辦的多種法律知識講座班曾反反復復強調的原則。

    二、「610」辦公室的由來

    「610」全稱為「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誰都知道對法輪功的這場腥風血雨的鎮壓是來自江澤民妒嫉法輪功人數多,並在江的一意孤行下發動起來的。五年多來,專制獨裁的江××以個人意志、淫威凌駕於黨和國家之上,傾盡國民經濟四分之一的財力鎮壓法輪功,成立了其直接迫害法輪功的執行機構,類似於文革時期「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610」辦公室。這個不具任何法律依據的組織在性質上與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相似,由江親自操縱,直接鎮壓沒有任何政治訴求的上億手無寸鐵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普通煉功群眾。

    三、法輪功是正法而非邪教

    「法輪功是一個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這句話是鎮壓法輪功前中央派出的調查小組組長喬石在調查報告中講的。法輪功自公開傳出以來,一人傳幾人、幾十人……,到99年鎮壓前,短短7年的時間,就有上億人在修煉(從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的印刷發行量就可看出),從中國一個國家傳到了世界70多個國家。那麼這70多個國家的政府和人民為甚麼允許法輪功存在和發展呢?為甚麼那麼多與我國友好的國家政府也支持法輪功的存在和發展呢?從這個意義上也充份證明法輪功是正法而非邪教。

    四、我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

    很長時間以來,我們都是多種慢性疾病纏身的人,風濕心臟病、萎縮性胃炎、整個消化系統病變、低血糖、游走性關節炎、鼻炎、咽炎等。很多的時間和精力都是用在求醫、求藥、住院、輸液、打針上面,我們的家人一直都圍著我們的病在轉。住院、出院、看病、拿藥、吃藥,這些內容佔據了我們生活的大部份時間,幾乎和誰在一起談的都是關於病、治病、甚麼甚麼藥的話題。由於身體不好,脾氣也不好,家庭關係一度非常緊張。當時在院裏是有名的藥簍子、病歪歪。我們曾對生活失去信心,不知道自己的活路究竟在哪裏。

    就在風濕病日益嚴重影響到心臟威脅我(黃)生命的時候,我們有幸煉上了法輪功,明白了造成我們有病、受苦、受難的原因後,我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轉法輪》第13頁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自從走上修煉道路後,我們就是用「真善忍」這個宇宙標準來規範我們的思想和言行的。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裏,我(黃)整個變了一個人。原來從一樓上到二樓都要歇兩氣,還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三伏天都要穿外套,冬天穿羽絨衣、羽絨褲加毛衣毛褲,厚得蹲都蹲不下來。煉功幾個月後,病症完全消失,小跑著上樓下樓一點不覺得累。整個人精力充沛,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我們深深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修煉法輪功後,我們不僅從病魔中重新站立起來,而且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的指導我們克服著自身存在的缺點和不足,獲得了真正的新生。對工作兢兢業業,不圖名、不圖利,出色地完成著領導和所在崗位要求我們幹好的工作。修煉以後,我們學會了善待別人、關心別人,慈悲別人。在單位、家庭以及社會上,我們遵紀守法、文明禮貌、樂於奉獻。家庭關係和睦了;同事關係融洽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好處了。整個人的思想境界都得到了昇華,所有的病症一掃而光。逐漸地,我們的心像一隻就要飛翔的小鳥,無比的快樂,無比的自在!而這完全是從大法修煉中來的,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五、出走的原因

    我們為甚麼要出走?這是全中試所每一個職工和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關心的一個話題。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時時難。這一出走的決定是在我們腦子裏翻騰了無數無數遍的問題,因為一走,我們馬上就會面臨著很多困難,但是我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這個事情牽扯到了許許多多的人。2003年5月13日,幾個院領導齊刷刷鄭重其事的分別找我們談話,逼迫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並要我們寫「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等三書四書。那段時間,由於事發突然,給我們的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家庭成員也不例外。家庭成員受到的壓力反彈出來,落在我們身上又造成了更加令人窒息的重壓。此時我們的思想進入了一種難以名狀的境地,然而隨後幾乎隨時都會有人以同一種口氣「勸」你,「勸」你「放棄」或「權宜之計」。從談話的架勢、語氣及要達到的目的等等來看,彷彿又聞到了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濃濃的火藥味──

    那一陣陣震耳欲聾的「打倒誰誰誰」的口號聲,「揪鬥誰誰誰」的批判聲……。那一個個被反扭手臂、強壓著頭、頸掛黑牌的一張張蒼白痛苦的臉及滴淌下來的汗水在面前晃動著、晃動著……。一段時間說某某某死了,某某某又是甚麼問題,又死了。這些內容整天充斥著人們緊張的頭腦。說不定今天還在揪鬥人的人,明天又會被誰揪鬥;說不定哪天你家門上就會被人貼上大字報,揭發批判你的甚麼甚麼問題。昔日還親密無間的朋友,一夜之間就反目成仇,成了揭發批判你的對像;夫妻之間也互相揭發批判。國家主席劉少奇被冠以「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揭批的材料報上公布了一批又一批,劉少奇被整死了,「叛徒、內奸、工賊」「鐵證如山」!當年被打倒過三次的鄧小平又出來主持工作,報上又公布了劉少奇平反的消息,說他當年冤死在開封一個監獄的過道上,死時身上只裹了床毯子。又不久,據內部消息說當年整過或整死過這些高級領導幹部的「甚麼甚麼專案組」的主要魁首被秘密槍決了,通知其家屬是「因公殉職」。因為當時充當「打手」角色是工作需要,現在「因公殉職」又是因為形勢及擺平方方面面的關係需要。嗚呼!人哪,多可憐哪!方方面面被人利用到死了還蒙在鼓裏!

    那個領導找我們談話「上面不准煉,你們就不能煉」,這是讓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唯一」理由。「因為這樣」、「所以那樣」的過程都沒有。「不准煉」是硬性的,沒有商量,只有「不」,不給再說話的機會。這對於一個對「真善忍」宇宙真理從感性認識通過多年親身修煉體驗又昇華到理性認識的人來說,那是一種甚麼感受?我們只是選擇了一門修煉的功法,跟全院人的工資獎金有何關係?就像你選擇跑步、跳繩、游泳健身一樣,完全是個人的事,跟別人沒有任何瓜葛,卻非要扯到一起去談長談短不可!

    舉個例子,你自己病死病活的跟全院的人有何關係?你身體好是你個人的事,你病得要死也是你個人的事。我們煉功身體好了怎麼會跟全院的工資獎金掛鉤?我們病得要死了,醫生也無回天之力的時候怎麼不跟別人的工資獎金掛鉤?就像一個職工病重了,大家都會出於關心表示同情,甚至會激動地懇求醫生一定要施展妙手治好你的病等等。有一天,你得了一個良方,治好了再世華佗也治不好的病時,你會激動地奔告人人,那個良方是如何如何治好了你的病!但是當你健康地面對他們,他們卻要你放棄救了你命的東西,反過來還要你去批判他,反對他,無中生有地揭批他的時候,你會是怎樣的心情?

    記得兒時,我們學過「東郭先生和狼」的寓言,講東郭先生從獵人的刀口下救了狼,獵人走後,狼卻對東郭先生說:「你救我要救到底,我現在餓了,我要吃你……」如果說人的本性變得跟豺狼一樣了,不就成了老百姓罵的一句話,叫做「狼心狗肺」了嗎?

    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師父要求我們「在任何環境下你都要做個好人,在任何環境下你都得是個好人」。那麼在這樣一個牽扯到這麼多人切身利益的巨大壓力下,我們該如何做個好人呢?我們既不能做千夫指罵的「狼心狗肺」之徒,也不能做中試所幾百號人指罵的「影響我們工資獎金」的人。怎麼辦?我們該怎樣選擇?

    我們修煉了一門教人遵循「真善忍」來規範自己思想言行的功法,我們就是遵循「真善忍」的真理得到了一個好的思想和身體。我們從「真善忍」的法理中找不到一點不好的、讓我們放棄修煉的理由;而不讓修煉,則是外界對我們精神的強加,對我們信仰的侮辱和強制!

    我們走出來了,是為了不影響全所幾百號人的工資獎金;我們走出來了,所領導才沒有機會繼續讓我們做違背「真善忍」的事。因為任何人做了不好的事他自己都得去承擔的,這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任何人都逃脫不了。為了讓無辜的生命在無知的情況下不至於做太大的壞事,從而在今後遭致太大的天譴,我們避開這個「焦點」出走了!我們想著的是為別人好,沒有想我們自己。而我們失去的是自己多年工作的崗位、金錢、家庭、父母、兒女、丈夫、朋友、物質上的一切,我們付出的是甚麼,誰能懂呢?

    雖然我們流離失所了,雖然我們失去了過去物質上的一切奢華,但是我們只想保留人類最珍貴的「真善忍」,以及思想和精神上的完全自主!

    我們曾經非常痛心,痛心我們幹了幾十年的工作崗位,我們是那樣熱愛它,珍惜它。我常常為了一份文件的歸檔率,不惜腳步樓上樓下一次次去敲那一扇扇緊閉著的科室門。請他們讀文件,請他們歸回文件。一次次耐心地向他們解釋著文件歸檔的重要性。從文件處理箋上那上閱讀者簽字的日期,及一個個文件上有幾十人簽字來看,我曾經為一個個文件的傳閱和歸檔付出了多少汗水,我又在中試所檔案上的「省級」、「國家級」做了多少鋪墊工作。在《貴州電力試驗研究院月大事記》工作中,十幾年如一日,我每月逐項、逐件、逐事的仔細搜索著,又逐字逐句的篩選、掂量、字斟句酌、反反復復。那是月大事記啊,每月一次!我記載下了試研院那轟轟烈烈的生產調試工作業績,記載下了試研院從事的重要工作活動,記載下了試研院十幾年中的機構沿革、中層幹部及院領導的調整及科室的調整配置。我記載下了中試所十幾年中種種工作的輝煌業績和重要歷史史記。經常僅為一個數字的落實我要去諮詢很多的人……那裏面浸透了我多少的心血和汗水!

    2001年11月,院領導將我從文秘崗位下調到搞收發,原因是我修煉法輪大法。在收發崗位上,我仍然遵循「真善忍」的真理重新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又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項工作中。在一年半的收發工作中,無論是公家的、私人的,哪怕是私人的一張報紙、一封平信,只要是來到收發室的東西,件件都有交待,樣樣說得清楚。全院的領導和群眾都對我的工作一片讚揚聲。就在大家對我的工作交口稱讚的時候,2002年4月,又將我的技術職稱由「中級」降到了「初級」,工資降了一截。

    人人都有自己的家,都有自己的父母、兄弟、妻子、兒女。人人都是血肉之軀,都有愛和被愛之心。我們的孩子是那樣的年幼,作為母親的我們,從內心來講啊,離別孩子和親人的思念從來就沒離開過心頭。但是作為給予孩子的不僅僅是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關愛。如果孩子知道了他的母親曾經為了自己個人暫時安逸、舒適,做出了出賣自己救命恩人的「狼心狗肺」之事後,孩子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人生快樂和幸福。而我們的出走,是讓所有的人,包括孩子在內的人能夠認識到真正意義上的「人」的品格。當然這樣的選擇,面臨的卻是漂泊的日子、酷熱的夏暑、漫長的寒冬、世道的艱難和生活的艱辛,但是我們留給孩子的是真正人格的品質,真正做人的良知和道義。這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做人的根本。我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來,遵循」真善忍「的真理,理解人、善待人,我們愛所有的人,因為我們的愛是昇華的──那是慈悲。我們每天承擔著接送孩子、教育孩子、撫育孩子的責任。長期以來,我們經常在只有自己一個人承擔全部家務的情況下,還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我們引領著孩子,帶領著他走著一條健康成長的路。我們為家庭、為工作付出了很多很多。我們無愧於我們的工作;無愧於我們的家 庭;我們不愧是優秀的職工,不愧是好妻子,好母親,我們無愧於社會。因為我們為這一切都曾經做得那麼好,那麼優秀,那麼努力,那麼盡心。

    有人可能會說,你們做得那麼好,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從中央電視台播放的2001年大年三十發生在天安門的「自焚」現場錄像可以看到,「自焚」者王進東兩腿間的塑料汽油瓶在高溫燃燒下竟未著火,臉都被燒成那樣重傷,頭髮卻齊刷刷的毫髮無損。電視上公布的原來王進東的臉是個瓜子臉、長耳朵;「自焚」的王進東是團臉、耳朵短而圓。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做完氣管切開手術後幾天就能唱歌,聲音清脆的接受電視台記者的採訪喊阿姨,根本不符合醫學常識。從電視上的鏡頭就可以看出重重疑點,前後仔細一推敲就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此外,《轉法輪》第229頁關於「殺生問題」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自殺也是殺生,而且罪業很大。因此,從「自焚」行為來看,和法輪功的要求是完全相悖的。師父還多次談到過,不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的人,不能算大法的人。以此對照,「自焚」者不是法輪大法的人。

    我們要想說的話還很多很多,但由於篇幅有限,只能談到這裏。我們提請全院的領導和同事注意一個問題,我們這麼好的人,為甚麼還定要把我們層層轉送,直至監獄、勞教所、刑具……。難道好人就應該是這樣的待遇嗎?所謂的「轉化」是要把「真善忍」轉化成「假惡鬥」嗎?難道人們不喜歡真誠、善良、忍耐的人嗎?

    請全院職工向我們伸出援助之手,幫助人們回到道義和良知中,幫助我們回到你們大家的中間。哪怕你對我們只有一句支持的話,哪怕你對我們的信仰只有一句贊同,哪怕你在關鍵的場合只說一句公道話,哪怕你對我們只有一個小小的祝福心願,我們對你們的支持、信任與祝福,一切盡在這無言的謝意之中!

    順致問候予每一位同事、朋友!

    貴州電力試驗研究院職工、你們的同事:黃貫群、李世芸
    2004年3月


    退黨保平安

    大陸大法弟子

    投稿者註﹕根據網上資料,編了這個《退黨保平安》的參考資料,希望在張貼退黨聲明中,能方便同修。

    生活在共產黨統治的社會裏,從小到大,對遇到的很多事情,雖然感到不可理解,甚麼「我把黨來比母親」、「聽黨的話」、「紅旗是鮮血染成的」等等,但看看周圍的人都這樣,也就見怪不怪了。參加了工作後,大家都入黨,也誤以為黨是人民的靠山,共產黨的政府是維護老百姓的,大家都生活在這個環境裏,為了生活,也只好隨大流了,也就隨著入了黨。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通過所見所聞的許多事情,感到黨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不為老百姓的身心利益著想,專橫霸道,沒有理智,而且表現的很虛偽,邪惡。

    就拿當前社會來講,共產黨買官賣官、以權謀私,貪污腐敗,違背憲法,踐踏法律,草菅人命,政匪一家,賣淫嫖娼等等,把社會搞得烏七八糟,不成樣子,作為執掌國家一切生殺大權的黨政府,不把精力用到正事上,不好好的殺一殺那些壞的風氣,卻把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到抓、整一批善良無辜,手無寸鐵的好人(就是煉法輪功的人)上,因為他(她)們都是好人,既善良又實誠,是一批無私無我的專為別人好的最好的人。而且他們學的那些書(大法的書)都是教人心向善,教人做好人的。他們煉的功都是祛病健身,讓人有個健康的身體的,這本來是好事呀,如果全國人民都學這法,煉這個功,人的身心都得到健康,社會多安定美好啊。然而這個黨領導的政府卻與這麼好的功法和學煉這個功法的人為敵,還給他們造了許多謠言,以作為迫害這些人的藉口,同時還煽動誘騙了很多老百姓仇恨這個功法和這些煉功人。

    據說政府為了讓這些人放棄信仰,施用各種酷刑,手段非常惡劣,慘無人道,整死人無數,還對外隱瞞實情。這不是在傷天害理嗎?這是我信賴的黨政府嗎?跟這樣的黨走能走正路嗎?能有好結果嗎?這樣下去會遭報應的,天理難容啊!因為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一絕對的天理。現在百姓怨聲載道,都說當今社會完了。

    海外媒體大紀元於2004年11月19日發表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一:評共產黨是甚麼、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揭露了共產黨從建黨以來「假、惡、鬥」的手段和見不得人的邪惡暴政,以前對共產黨還多少的有些幻想,孰不知從它起家開始,就是如此的壞,如此的邪惡: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從土改到大躍進,害死人無數,從文革、「六四」到法輪功,帶來的是民族的浩劫,中共的歷次運動殘害死了無數善良的中國人,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災難。

    共產黨壞事幹絕,已失去人心,失去民心。中共作惡多端,殘害了無數善良的中國人,必遭天譴。從古到今許多預言都談到這個時代正是「天滅中共」的時代。如周朝的《乾坤萬年歌》、三國時期諸葛亮的《馬前課》,唐代的《推背圖》、北宋邵雍的《梅花詩》、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聖經啟示錄》、法國諾查丹馬斯的《諸世紀》、韓國南師古的《格庵遺錄》、古印第安人的《霍比大預言》等都告訴了人們今天人類將發生的一切,神必將清算這個惡黨邪靈所犯下的罪惡,這是神的警示。

    現在的「黨員」稱號是正人君子、正義之士的恥辱,不能再繼續玷污自己一生的清白,在此「天滅中共」的特殊歷史關頭,特此鄭重聲明:從即日起退出邪惡流氓組織──中國共產黨。聲明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包括黨、團、隊,並且宣布入黨時舉著右手,對著血旗的宣誓全部作廢,徹底與共產惡黨決裂,重新選擇自己今後要走的路。

    在歷次運動中過來的人,你也不要錯誤的認為,我已經幾十歲了,早已不是黨、團、少先隊,別忘了你曾經在血旗下發下為邪黨犧牲的毒誓,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寫聲明是為了抹去這個印記,就能保住未來!人在這件事上,都得為自己的好、壞一念而負責,這是絕對的。為了您的安全、正常工作、生活,寫三退時用筆名、別名、小名都一樣有效,有能力上網的,在安全的情況下,最好還是到《大紀元》網站聲明。暫時上不了網的也可以把聲明寫好貼在公共場所,表明自己的心意,等有機會再上網聲明,為自己做出光明的選擇!

    在此,也向那些被其黨矇騙了的親人們說幾句心裏話:千萬不要聽信惡黨的造謠宣傳,不要上當受騙,自己要用腦子,用眼睛好好想一想,看一看,甚麼是好,甚麼是壞,要想明白,看清楚,要給自己生命的未來選擇一條平安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